1. 首页

张巡的故事

张巡(709–757),邓州南阳(今河南省南阳市)人。唐玄宗开元末年进士,由太子通事舍人出任清河县令,再调真源县令。安史之乱突起,张巡在雍丘一带起兵抗击,后与许远同守睢阳(今河南省商丘市)。肃宗至德二年(757)城破被俘,与部将三十六人同时殉难。乱平以后,朝廷小人竭力散布张巡和许远降贼有罪的流言,为当时明里暗里支持过安禄山等邪恶势力张目。

韩愈感愤于此,于元和二年(807年)写了《张中丞传后叙》一文,为英雄人物谱写了一曲慷慨悲壮的颂歌。中丞,是张巡驻守雎阳时朝廷所加的官衔。

现将韩愈的这篇文章,节选译介如下:

元和二年四月十三日晚上,我(指韩愈自己,下同)和吴郡张籍,翻阅家中的旧书,发现了李翰所写的《张巡传》。遗憾的是还有缺陷,也没有为许远立传。

许远地位本在张巡之上,虽然才能似乎比不上张巡,但他打开城门迎接张巡,把指挥权交给张巡,甘居于其下,毫无猜疑妒忌,最终和张巡一起守城而死,成就了功名。

小人们攻击张、许二位「死守睢阳城为不明智」等等,张、许二位,刚守城的时候,哪能知道别人终不相救,从而预先弃城逃走呢?如果雎阳城守不住,即使逃到其它地方,又有什么用处?等到没有救兵而且走投无路的时候,率领着那些受伤残废、饥饿瘦弱的残兵,即使想逃走,也一定无法到达要去的地方。张、许二位的功绩,前人已有十分精当的评价了。守住孤城,扞卫天下,仅凭千百个濒临灭亡的士兵,来对付近百万天天增加的敌军,保护着江淮地区,挡住了叛军的攻势,天下能够不亡,这是谁的功劳啊!坐观望的人,一个接着一个。不追究讨论这些,却拿死守雎阳来责备张、许二位,也可见这些人,真是把自己放在与逆乱者同类的地位,捏造谎言来帮他们一起攻击有功之人了。

我曾经在汴州、徐州任职,多次经过两州之间,亲自在那个叫做双庙的地方,祭祀张巡和许远。那里的老人常常说起张巡、许远时候的事情:南霁云(人名)向贺兰进明(人名)求救的时候,贺兰进明妒忌张巡、许远的威望和功劳超过自已,不肯派兵相救,但看中了南霁云的勇敢和壮伟,不采纳他的话,却勉力挽留他,还准备了酒食和音乐,请南霁云入座.南霁云慷慨陈词说:「我来的时候,睢阳军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东西吃了。我即使想一个人享受,道义不能允许,即使吃了,我也难以下咽!」于是拔出自己的佩刀,砍断一个手指,鲜血淋漓,拿给贺兰进明看。在座的人大吃一惊,都感动得为南霁云流下了眼泪。南霁云知道贺兰进明终究不答应自己请求出兵救援的意思,立即骑马离去,将出城时,他抽出箭射寺庙的墙壁,那枝箭射进佛塔砖面半箭之深,说:「我回去打败叛军后,一定要回来杀掉贺兰进明这个见危不救的恶棍!就用这枝箭来作为标记。」我在子贞元年间,经过泗州,船上的人还指点着说给我听。城破后,叛军拿刀逼张巡投降,张巡坚贞不屈,马上被叛军绑走,准备把他杀掉。叛军又叫南霁云投降,南霁云没有吱声。张巡叫南霁云道:「南八(南霁云排行第八),男子汉一死而已,不能向不义之人屈服!」南霁云笑道:「我本想有所作为;您既然这样说,我哪敢不死?」于是誓不投降,后来被害。

张籍说:「有一个人名叫于嵩,年轻时跟随张巡,等到张巡起兵抗击叛军,于嵩曾在围城之中。大历年间,我在和州乌江县见到过于嵩,那时他已六十多岁了。因为张巡的缘故起先曾得到临涣县尉的官职,学习努力,无所不读。我那时还幼小,简单地询问过张巡、许远的事迹,不太详细。他说:张巡身长七尺有余,一口胡须,活像神灵。他曾经看见于嵩在读《汉书》,就对于嵩说:『你怎么老是在读这本书?』于嵩说:『没有读熟呀。』张巡说:『我读书不超过三遍,一辈子不会忘记。』就背诵于嵩所读的书,一卷背完,不错一个字。于嵩很惊奇,以为张巡是碰巧熟悉这一卷,就随便抽出一卷来试他,他都像刚才那样能背诵出来。于嵩又拿书架上其它书来试问张巡,张巡随口应声,都背得一字不错。于嵩跟张巡时间较久,也不见张巡经常读书。写文章来,拿起纸笔一挥而就,从来不打草稿。起先守睢阳时,士兵将近万把人,城里居住的人家,也将近几万,张巡只要见一次问过姓名,以后没有不认识的.张巡发起怒来,胡须都会竖起。等到睢阳城破后,叛军绑住张巡等几十人让他们坐着,立即就要处死。张巡起身去小便,他的部下见他起身,有的跟着站起,有的哭了起来。张巡说:『你们不要害怕!死是命中注定的。』大家都哭得不忍抬头看他。

张巡被杀时,脸色毫不慌张,神态安详,就和平日一样。许远是个宽厚的长者,相貌也和他的内心一样,和张巡同年出生,但时间比张巡稍晚,称张巡为兄,死时四十九岁。」

发布者:saigege,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