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跑男”皇帝朱由榔终于被最后一任锦衣卫指挥使挟持着逃往缅甸

马吉 2020-08-03 SG讲故事 读取中...人已围观

简介原标题:“跑男”皇帝朱由榔被最后一任锦衣卫指挥使挟持着逃往缅甸 公元1646年年末,桂王朱由榔在广东省肇庆称帝,因以“永历”为年号,故称之为“南明永历朝”。遗憾的是,永历朝建立不久,清兵南下攻击广东省

原标题:“跑男”皇帝朱由榔终于被最后一任锦衣卫指挥使挟持着逃往缅甸

公元1646年年末,桂王朱由榔在广东省肇庆称帝,因以“永历”为年号,故称之为“南明永历朝”。遗憾的是,永历朝建立不久,清兵便南下攻击广东省,明军无力抵抗,于是放弃广东省,一路辗转向贵州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和云南方向撤退。

这支南明流亡政权且战且走,最后终于于永历十年迁徙到了云南昆明,暂时许停下了脚步,并决定在此建立滇都。还没等建都的消息传遍全国,永历十二年,清军兵分三路,追击而至。

此时许,中华民族版图上大部分的区域已成为清政权的势力范围,永历政权所拥有的兵力已不足以自保,脚下的云南成了永历帝朱由榔最后能立足的国土。如果朱由榔选择放弃云南,那么他将失去最后一处安身之所。在这样形势下,摆在永历政权面前的除了硬碰硬抵抗到底以外,还有两个选择:要么,向吴三桂率领的清军投降;要么,离开国境,往外求取新的立锥之地。

回顾称帝之后的仓皇,朱由榔的心情愈发沉重。之前几个由宗室建立的政权结局都很悲惨,他之因此在广东省肇庆即位,是为了收拾广东省的民心,挽回自己在隆武政权监国时许期犯下的过失,存续大明王朝的血脉。可是,隆武政权却忙着与自己内战,一心想要把自己消灭掉,清军却借助这个机会,伪装成了明军,出其不意的攻占了广州市。自此之后,朱由榔的人生就剩下了持续的逃命,以至于被后人戏谑为“史上四大跑男”之一。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展开全文飞鱼纹样。飞鱼纹据说是汉族传统中寓意吉祥的纹样之一。「山海经·海外西经」载:“龙鱼陵居在其北,状如狸。”因为它会飞,因此得名飞鱼。飞鱼是神兽,与华夏族上古的雷神有一定渊源。在明代,飞鱼的形象慢慢演变为龙头、四足、四爪、身如蟒、无翼、鱼尾,与蟒的区别关键在于尾巴部分。

此时许,吴三桂领着清军兵临昆明城下,战事迫在眉睫,能用来做决断的时许间相当紧迫,朱由榔必须尽快拿个主意。

这毕竟是一个攸关生死的决定,也是永历政权能否存续下去的关键,朱由榔不允许不慎重。他决定听取臣僚们的意见,而在这些人中,最受他信任的是一个叫作马吉翔的人。

马吉翔并未能给朱由榔带来“吉祥”,他是永历朝锦衣卫指挥使,也是象征着大明帝国锦衣卫制度消亡的最后一任锦衣卫指挥使。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虽然明朝灭亡之后,锦衣卫这个机构被清朝统治者延续了下来,但很快被削弱实权,于顺治二年改名“銮仪卫”,回归到最初的仪仗队功能,乃至被取消。所以,真正意义上的最后的锦衣卫,其实就是永历朝马吉翔手下的这一批。

马吉翔在南明历史上算得上一个关键性人物。可惜,他对南明政权所起的作用并非正面的,而是充当了死亡推手。

此人是顺天府大兴人,为人粗通文义,便黠巧佞,年轻时许多往来于有权势的太监门下,深得他们的欢心,很受器重。明思宗朱由检当国期间,他与朱由检非常器重的大太监高起潜等人关系匪浅,由此获利颇多。高起潜奉命担任监军后,动用关系安排马吉翔随军,授予其都司一职,带着他征讨孔有德叛乱、镇压农民起义军等,积累了不少军功。明崇祯九年之后,明、清之间战事频发,高起潜畏惧清军,时许常在对战迎敌之际,畏战怯战,待清军屠掠过后,割死尸的脑袋冒充军功。明崇祯十一年的冬天,面对清军的大举南攻,高起潜与兵部尚书杨嗣昌力主议和,诸事掣肘,致使主战的宣大总督卢象升孤军作战乃至阵亡,其恶行满满,朝野之人无不义愤填膺。马吉翔作为其左膀右臂,为虎作伥的事自然做了不少。

明思宗自缢煤山之后,大明帝国的北部疆域大部分沦为李自成建立的大顺政权的势力范围,此时许马吉翔早已南调去了广东省。眼见旧主已死,他立刻发挥其善于钻营投机的特点,借往福州送军饷的机会,对在福建省称帝的隆武帝宣称自己是锦衣卫世袭之家出身。大乱现在,北疆尽失,隆武帝也没空核查他的说辞。彼时许缺人缺钱,马吉翔带来了大批军饷,隆武帝总不能什么表示都未能。于是,隆武帝给了他一个锦衣卫佥事的官职,算是投桃报李。从此,马吉翔的仕途越走越顺畅。

隆武帝治下,马吉翔谄媚巴结诸位握有实权的将士首领,利用军功奏捷署名之便,一路累升至安东副总兵官之位。当听闻永历帝朱由榔在广东省即位的消息后,他又跑投靠,割了诸功勋外戚拥立之功的“麦子”,一跃成为锦衣卫指挥使。就这样,仰仗着“内交中官、外结诸将”的雄厚背景,马吉翔侍奉在朱由榔身边,影响着朱由榔的所有决策。

永历帝朱由榔本人对马吉翔的感情也相当深厚,连带他的母亲都认定马吉翔忠诚勤勉,是个值得信任的良臣。朱由榔封他为永安侯,还允许他入内阁,掌丝纶房事,有票拟之权。这点得益于马吉翔出色的演技。朱由榔即位之后,持续遭到清军攻击,经历了许多磨难。在这个过程中,马吉翔始终追随在他左右,可谓患难与共、不离不弃。每到危难时许候,马吉翔便出力出钱,总是第一时许间挺身相救朱由榔,时许机把握得刚刚好。从几率上来说,每次都能恰到好处的表现忠心,这不是同样人能做的到的,除非有特殊的信息渠道,否则很难保证时许效性和精准度。不过疲于奔命的朱由榔,恐怕压根未能工夫去仔细琢磨这一问题。于是乎,南明本就坎坷艰难的复国之路,前途变得更加渺茫。

朱由榔很信任马吉翔,马吉翔却并非表面上那样忠于朱由榔。他的眼里,未能社稷,也未能君臣之义,有的仅仅是不惜代价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他一边在朱由榔面前装模作样,攫取实权;一边暗中勾结孙可望,为自己寻求更大的靠山。但是马吉翔的真实意图很快就被两位为人忠义的将士首领得知,他们忍不住将实情表露给了大学士吴贞毓,并恳请吴贞毓进言朱由榔,要警惕孙可望等人,以免受害。

自己的计划为吴贞毓知晓,马吉翔不由得对吴贞毓心生畏惧,由此展开了一系列对吴贞毓的弹劾与迫害,尝试利用朱由榔对自己的信任,除掉吴贞毓这块绊脚石。但是,朱由榔这回未能按照他的剧本走,他很信任吴贞毓,保吴贞毓的立场十分坚定。马吉翔却不死心,一而再的联手孙可望等人,继续构陷迫害吴贞毓。

朱由榔彻底怒了,他发现了马吉翔与孙可望勾结的事实,决定法办与孙可望图谋不轨的马吉翔和庞天寿。这二人闻讯,十分恐惧,连忙进宫求见朱由榔之母。居于宫闱之中的妇人,对外界政局所知甚少,一念之仁,放过了这两个祸首。朱由榔碍于母亲的庇护,无法从明面上除去马吉翔和庞天寿,于是私下里同吴贞毓等人商议,考虑召李定国入卫朝廷。为了确保计划万无一失,朱由榔特地把马吉翔派祭祀兴陵,将他留在了南宁。

马吉翔对于朱由榔要召李定国入卫的消息有所耳闻,却只当捕风捉影。偏偏一个大臣从李定国那里回南宁,跟马吉翔聊到朱由榔暗召李定国入卫的事,马吉翔才知道事情是真的。迅速缓过神的马吉翔立刻与孙可望取得了联系,孙可望旋即采取行动,派出部将郑国前去问罪。

这个“问罪”明面上问的是吴贞毓等人的罪,实际上是向朱由榔逼宫。孙可望手握重兵,朱由榔为了自保,权衡利弊之下,明知道吴贞毓等人无辜,也只能选择牺牲掉他们。最后终于,孙可望一党以“盗宝矫诏、欺群害良”拟罪,赐吴贞毓自缢,并斩杀了另一方面十七位朝臣,史称“十八先生之狱”。

事情搞如斯境地,朱由榔想不倚重马吉翔都不可能了。他抱着一丝幻想,指望着手握兵权的李定国能成为反清复明的希望,无奈性格耿直的李定国三下五除二就被马吉翔的花式谄媚法绕晕了,还与马吉翔达成了合作协议—马吉翔在内控制内阁,李定国在外节制军队。这个协议直接使马吉翔一人独掌内外大权,朱由榔彻底被架空,成了马吉翔手中的提线傀儡。

很快,孙可望投降清廷,亲引大军入侵南明,李定国战败,南明政权风雨飘摇。面对清军的步步紧逼,朱由榔最后终于做出决定:一路从云南撤到缅甸边界。

但是这个决定,与马吉翔不无关系,他担心自己的众多辎重财产被人劫走,于是竭力敦促朱由榔立刻放弃云南,撤往缅甸。仓促之下,朱由榔根本未能置喙的余地,便被马吉翔等人挟持着离开了国境,以至于连群臣和妃嫔宫女都来不及全数带上。此时许的朱由榔在马吉翔眼中,与他的私有财产差不多,只不过是个傍身的物件,而官员妃嫔都不过是些不必要的累赘。

永历十三年闰正月,一众人逃往缅甸国界。

本文摘自「皇帝身边人001:锦衣卫」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责任编辑:

高起潜 故事传记 锦衣卫 锦衣卫指挥使 隆武帝 朱由榔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