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 其他

【轮回三生劫】【70后吧】

佚名 2013-08-21 SG讲故事 读取中... 人已围观

简介在古老的天轩大陆有一个古老而美丽的传说。地狱之中有一转生台,转生台能吸引万物灵魂,使万物进行着因果的轮回。人在死后灵魂会在地狱的转生台轮回转世,而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地狱是一个神秘的所在,没有人知道他所

在古老的天轩大陆有一个古老而美丽的传说。地狱之中有一转生台,转生台能吸引万物灵魂,使万物进行着因果的轮回。人在死后灵魂会在地狱的转生台轮回转世,而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地狱是一个神秘的所在,没有人知道他所在的具体位置,通往地狱之路困难重重九死一生。相传地狱之中有一条路叫做“黄泉路”,有一条河叫“忘川河”。在黄泉路和忘川河畔开满了一种神奇的花。这种花开的像鲜血一般艳丽,奇怪的是这种花有花无叶。这种花唤作“彼岸花”。彼岸花具有神奇的作用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

在彼岸花所簇拥的忘川河上有一座“奈何桥”,桥的尽头矗立着一块犹如血染的石头—“ 三生 石”。

三生 石默默的立在桥头观望着世间万物的悲欢离合,缘起缘灭,宿命轮回。据说 三生 石还有一种最神奇的魔力:今生有情而还想来世再续的有情人,只要以自己的鲜血滴在 三生 石上起誓,就可以缘定 三生 ,见证 三生 三世的缘分。这也就吸引了无数的男女寻找地狱 三生 石的所在,而 三生 石也正是被这些痴情男女的起誓鲜血所染红。

此刻在 三生 石面前站着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老人弱不禁风的身子在恐怖的地狱之中显得是那么的凄凉。

“芷仙,我们当初在 三生 石前缘定 三生 是不是做错了呢?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感情没有经历住 三生 石的考验,而导致你千世情劫痛苦轮回,而我却在这苟安残喘不能陪你。我们三世情缘未尽,何时才能续上呢?”老人呜咽的声音为地狱平添一份凄凉。

“也罢,”老人叹了口气,“我就做这 三生 石的守护者吧,阻止那些感情不坚的冲动男女在重蹈你我的覆辙”。说完老人用手抚摸了一下 三生 石,摇了摇头,身影瞬间消失了。

兄妹二人好不容易在小黑屋内捱到了早晨,肚子饿的早就咕咕直叫了。幸好褚凌志早早的放他们出来带他们好好的吃了一顿。吃过早饭之后兄妹二人又在后院中开始了一遍又一遍的单调训练。

就在兄妹二人练得起劲之际,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从前院传来,听的他们心里一惊。

兄妹二人连忙扔掉手中的木剑向前院跑去。等到他们跑到前院之时院子里早就为满了人,绝大部分人是褚家的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愤怒。

发出惨叫的人是褚家的一个家丁,此刻已经全身是血气绝身亡。兄妹二人吓得连忙跑到一边躲了起来,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偷偷的观看。

在院子中央被团团围住的大约有十几个人。为首的大约是个四十岁的中年汉子,样子颇为英俊,身穿一身紫衣,两眼炯炯有神,背着双手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有两个人样子几乎一模一样,分别站在紫衣男子左右,都穿一身黑衣,在衣服的左胸有一个用金丝线绣成的骷髅头。其余人也是一身黑衣服,不过金骷髅换成了银骷髅。十几人虽然被人团团围住并没有显示出慌乱的神色,反而显得镇定自若旁若无人。

“呵呵,不要生气,”紫衣男子笑着说:“我们只是来向你们拜访顺便讨教一下。我们沉默得太久了,看来世人已经把我们给淡忘了。这次我们出来就是给世人提一个醒,安逸的生活快要结束了。而你们只是一个棋子。”“树大招风,你不会不懂吧?况且这是在无极剑阁眼皮底下,呵呵这样才有影响嘛,你们不是还有个无极剑阁的弟子吗?怎么不在啊?”紫衣男子用真气扫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修行高深的人,略显失望。

紫衣男子叹了口气道:“罢了,不跟你们废话了,上吧。”紫衣男子话刚落,剩下的人祭出了自己的法宝向褚家人杀去。

褚家人虽然人多但并没有经过真正的修炼,片刻之间能站着的已经没有几个了。褚家大院血流成河,吓傻了两个年幼的孩子,默默得不敢出声。褚凌志因为是褚凌云的亲弟弟得到其特殊照顾,还有一点修为,此刻还能勉强地挡住。不一会,整个褚家大院只有他能站的住了。

紫衣男子微笑的看着褚凌志,点头笑道:“你还不错,有点修为,看来得特殊照顾一下。玄虎你去照顾他一下。”“是宗主。”紫衣男子左边的黑衣男子应了一声随后向前走了几步,冷冷的打量着褚凌志,眼中露出一丝的不屑。

褚凌志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长剑,剑身浮现出淡青色的光芒,然后猛地一挥,淡青色的剑气带着尖锐的破空之音向玄虎斩去。

然而玄虎并没有动,眼看剑气向他飞来,就要斩到之时,只见玄虎手伸向身前画了一个圈,一个血色太极出现在身前,而剑气斩到血太极时就立刻消散了。

褚凌志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连连挥出道道剑气,剑气在坚硬的地面上画出了一道道深深的痕迹,然而这些剑气如同第一道剑气一样,并没有对血太极造成什么影响。血太极并没有因受到攻击而消失,而是飞速的向褚凌志攻去。

血太极转眼间就到了褚凌志面前,褚凌志心里一慌连忙挥剑看去。当剑砍到血太极时,褚凌志身体一震,感觉全身血液都在沸腾,不受自己的控制源源不断的通过剑向血太极涌去。褚凌志连忙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把剑从血太极上抽回,但是剑仿佛和血太极成为了一体,纹丝不动。褚凌志大急想把剑松开,但是剑柄却牢牢的黏在他的手上,甩都甩不掉。褚凌志感觉生命力量在飞速的流逝,眼前一黑将要昏死过去。

就在褚凌志生命即将消逝的一刹那,一道锋锐剑气破空而来击在血太极上,血太极立刻消散掉了。

玄虎惊奇的咦了一声。片刻一个身影闪现在褚凌志身边,扶住了正在倒下的褚凌志。

此人正是褚家家主褚凌云。褚凌志此刻生命精华已经所剩无几了,看见褚凌云之后无神的双眼闪出一丝神光,抓住褚凌云的胳膊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大哥,为我们报仇……”说完之后最后一点生命波动消逝,手无力的垂下了。

褚凌云看着怀中的褚凌志,满院中族人的尸体,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

“呵呵,你想必就是无极剑阁弟子,褚家家主了。这次要感谢你们的牺牲来为我们立威。”紫衣男子一脸笑容平静的说道。

褚凌云上下打量了一下紫衣男子,随后又观察了一下其他人说道:“你们血仙宗还是耐不住寂寞了。难道忘了以前是怎么被杀回幽冥涧的了吗?”“呵呵,还是褚家主见多识广啊一下子就道出了我们的来路,看来我们的名声还是很想的。还要多谢褚家主的提醒啊。不过好汉不提当年勇,那终究是过去的事了,如今鹿死谁手还是未知呢?你说是不是呢?”紫衣男子仍然是那不变的笑容。

“想必你就是血仙宗的宗主紫风了。今天我要和你们算清这笔账。”褚凌云手中仙剑光芒大盛,伴有低沉的剑鸣之声。

“褚家主,不必动怒,你以为今天你能和我们算清这笔账吗?算来算去,亏得可是你,因为我们就是奔着你来的,我可没有打算放过你。”紫风不紧不慢的说道。

“嘿,那正好,那就不用废话了,我们手上见真章吧,多说无益。”褚凌云怒极反笑。“呵呵,褚家主,我们佩服你这种拿鸡蛋碰石头的勇气,那我就成人之美,成全你。”紫风说完退后一步,然后回了一下手,他身后的血仙宗弟子立刻把褚凌云围在了中间。

躲在角落的两个孩子此刻也是担心到了极点。就在褚凌志倒下的时候,思萱差点叫了出来,被思宸捂住了嘴巴。

等到思萱情绪稳定下来,才放下手,兄妹两人抱在一起,呜咽着,想着二叔对他们的好,同时心中埋下了对那些人深深的恨。当他们看到父亲时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欣喜。

父亲就是他们心中的偶像,在他们心中是无所不能得,两个孩子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父亲能为二叔及死去的族人报仇。然而两个孩子却不曾知道父亲以及他们自己都已陷入深深的危险之中。

褚凌云扫视了一下血仙宗的弟子,然后运足真气猛的把仙剑刺向地面,血仙宗弟子只感觉到脚下一阵颤动,还没有反映过来大部分弟子就被地下杀出锋锐的剑气贯体而入,当场气绝身亡,只有三个侥幸逃脱。

褚凌云还没等他们站稳脚跟立刻使出了无极剑诀分身斩,只见褚凌云身体一分为三飞速漏网之鱼杀去,随着三声惨叫,褚凌云分杀出去的身影又回归了本体。血仙宗除了宗主和两个黑衣人以外全部被褚凌云迅速的消灭了。躲在角落里的两个孩子看到父亲的精彩表现高兴的想要拍掌祝贺。

“现在轮到你们了。”褚凌云对着紫风冷冷的说。“呵呵,褚家主果然厉害啊,我们这次看来要费些力气了。”紫风仍然保持着一贯的笑容,“好了玄虎,你去陪他玩玩。”玄虎应声而出。

玄虎看了看褚凌云,也不敢托大祭出了法宝血魂珠。血魂珠通体血红色,仿佛是用血液祭练而成,与血魂幡和血魂斩并称血仙宗三*宝。血魂珠祭出之后静静的悬在玄虎胸前,发着淡淡的红光。

褚凌云看了一下玄虎以及血魂珠,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运足真气,狠狠的向玄虎砍去,一道玄青色剑气带着呼啸之声破空而去。玄虎右手掐了个法决猛地向血魂珠印去,血魂珠光芒立刻大盛,一个血色太极从血魂珠中飞出迎上了凌厉的剑气。

这幅血色太极明显的要比玄虎用自己真气发出的要厉害很多,受到褚凌云猛力一击只是光芒黯淡了一下。褚凌云望着空中缓缓旋转的血太极,源源不断的把真气输入仙剑,仙剑上玄青色剑气慢慢转化成白色剑气,随着真气的越聚越多,剑气越来越接近实体化。

褚凌云双手慢慢的松开手,仙剑静静的伏在胸前。“啊,”褚凌云大吼一声,仙剑带着耀眼的白光猛的向着血太极砍去,这次血太极不敌在耀眼的白光中消融了,仙剑在破了血太极之后仍然向着玄虎砍去。

玄虎知道这一剑所蕴含的力量,并没有托大,双手频繁交叉,血魂珠散发出更加耀眼的强光飞速向上空飘去迎上了来势汹汹的仙剑。

仙剑与血魂珠在空中发生激烈的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碰撞所产生的气流吹到了不少褚家的房屋。两件法宝发生激烈的交锋之后光芒迅速的黯淡下去,然后各自飞向了自己的主人。这次交锋并没有看出谁占到上风。

通过短暂的交锋,褚凌云看出了玄乎攻击的弱点,心中暗生一计。褚凌云收回仙剑之后接着向前处刺出一剑,剑气脱剑而出,刺向玄虎。

果然不出褚凌云所料,玄虎运用真气控制血魂珠进行抵御。褚凌云虚身一晃,身子立刻出现在玄虎身前,然后猛的向玄虎看去,玄虎大吃一惊连忙躲闪,可是为时已晚,仙剑重重的砍在他的肩膀之上,玄虎用手抓住仙剑然后控制血魂珠狠狠的砸向褚凌云的后背,血魂珠乃是有名的法宝,它的一击不是那么容易消受的,褚凌云当时身子一顿吐出了一口鲜血。

玄虎趁褚凌云受伤之际抽身而退,用真气封住伤口恶狠狠的看着褚凌云。血魂珠是一种奇特的法宝,能吸人鲜血,扰乱血液正常的循环,对人造成巨大的伤害。一但受到血魂珠的攻击后,就会邪气入体导致全身气血翻滚,进而危及生命。褚凌云连忙运行无极剑诀将入侵的邪气*出体外,压制住翻腾的血液。

玄虎用一只手接住血魂珠,然后用另一只手*出一滴鲜血,鲜血地在血魂珠上面时,立刻被血魂珠所吸收。吸收鲜血之后的血魂珠红的特别妖艳,好像要滴出血来。

玄虎双手紧紧的抱住血魂珠,源源不断的像血魂珠之内输送真气。片刻血魂珠发出的红光照亮了整个褚家大院,让人不敢直视。此刻玄虎大喊一声:“血魂法诀血灵现。”只见血魂珠光芒迅速的内敛,随后光芒集中的射向空中,空中立刻浮现出一个血色的身影。随着光芒的不断射入,身影渐渐的化为实体,片刻之后完全成型。

由于血灵是由玄虎的血液召唤而来,因此血灵与玄虎相貌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血灵全身是红色而已,而且血灵与玄虎心意相同,相当于玄虎的一个分身。血魂珠和血灵只见存在一丝感应,通过血魂珠玄虎可以源源不断的向血灵输送这能量。

血灵一出现就锁定了褚凌云,无神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褚凌云的一举一动。“杀”。玄虎不含任何感情的向血灵下达了命令。

接到命令的血灵立刻就动了,猛得向褚凌云攻去,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的残影。褚凌云心里一惊,没有想到血灵的速度如此之快,连忙念起法诀在身前不起一道冰墙,由于是仓忙之间应对,冰墙并未对血灵起到什么作用,血灵直接穿过冰墙,一拳狠狠的印在了褚凌云的胸膛之上。

褚凌云虽然被打得吐了口血,但是也借着血灵的攻击飞速而退。还没等褚凌云站稳脚跟,血灵的第二击就到了。褚凌云仙剑格挡下攻击然后反手一剑,血灵飞退但是还是被斩下了一条手臂。

血灵被砍掉的手背还没掉在地上就化为一阵血雾消散在空中。血灵愤怒的吼了一声。这时,玄虎手中血魂珠光芒一盛,一道血光射在血灵身上,血灵断掉的胳膊立刻重新生长出来,而且血灵的气势更胜从前。

褚凌云看到之后皱了皱眉头,心里明白了必须切掉血灵和血魂珠之间的联系,否者血灵是永生不灭的。

正在褚凌云思考之际,血灵一击又到,褚凌云使了个躲避身法,躲掉一击后飞到空中,御空而立冷冷的扫视着血灵。只见褚凌云气势一变,口中念道:“无极剑诀,五行困神决。”手中仙剑迸发出五彩光芒,五彩光芒进而化成红、蓝、黄、青、紫五把彩色的仙剑。

彩色仙剑立在空中围绕在褚凌云身边缓缓的旋转着。血灵看到褚凌云立在空中,吼了一声后猛的向空中射去。这时空中的褚凌云手中的五彩仙剑猛的向血灵砍下,围绕在褚凌云身边的五把彩色气剑发出不同的五彩剑气织成了一个五彩剑网也向血灵罩去,五把彩色的仙剑带着五彩剑网把正在上升的血灵强行压向了地面。

彩色气剑把血灵压到地面之后按照五行方位钉在了地面之上,把血灵困在了中间。五彩气剑发出五色光幕彼此首尾相连,形成了一个结界。

结界之内的血灵在顽强的冲击着五彩剑网,想要突破束缚。玄虎看到之后感觉不妙,连忙驱动血魂珠向血灵输送能量,但随后发现他与血灵的联系已经被切断。

褚凌云看着正在挣扎的血灵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手中的五彩仙剑光芒不断得增强,强光耀眼让人不敢正视。随后褚凌云运足真气狠狠的把仙剑向地面上的血灵斩去。血灵刚刚突破五彩剑网的突破,看到袭来的仙剑,仿佛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发出了不甘的吼声,然后消逝在五彩剑芒之下。五把彩色气剑也随着血灵的消散化为五道光芒回到了仙剑之中。

由于血灵是由玄虎的血液召唤而来,可以说是玄虎的一个化身,与他存在着密切关系。血灵被灭直接重创了玄虎,玄虎在血灵消散一刻重重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变得煞白,身体摇摇欲坠已经失去了再战能力,但性命无忧。

 不消片刻,大殿之内便聚集了不少的人。“掌门,找我们有什么事吗?”说话的大约是个年级大约五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脸色较黑身形横矮,方脸大耳,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原来那位老者是无极剑阁的掌门玄玉真人。

“武贤,你的天剑决练得如何了有多少火候了?”玄玉真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别提了,还是没有成果。”武贤垂头丧气的回答,“我觉得天剑决很难再有所突破了。”“武贤师兄,你就别再这里装了。我看你应经有很大的突破了,我估计很快就能达到凌云师弟的水平了。”说话的是一个非常漂亮的中年美女,皮肤白皙,瓜子脸一身整洁的连衣白裙把她烘托的像一个仙子。

“玉仙师妹,你就别消遣我了,凌云师弟是我们这辈弟子中公认的天才,我哪能比的上啊。咱们几个人就我最笨了,就我的修为低下我感到很羞愧。”武贤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能怨谁啊?谁叫你每天不思进取就知道游玩,要不是这样,你早就有所成了。”玉仙同情式的拍了拍武贤的肩膀。

“哈哈”武贤爽朗的笑了起来“你说是不是老天在跟我作对,创造出如此之多的美景来诱惑我?”玉仙白了他一眼:“你以为你是谁,我只知道你在不努力,你带的徒弟都快追上你了。”武贤用手托住下巴若有所思的说:“这说明了我手下弟子有不少的天才啊,为师我也比不上啊。”玉仙忍住笑了起来:“你就耍贫嘴厉害”。

“武贤师弟,师傅召集门下弟子有什么事吗?”一个中年男子边叫着边往大殿里走。只见他穿一身黄色长衫,体形壮硕虎背熊腰。

“我也不清楚,飞溅师兄,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武贤把手一摊,两眉一耸表示不知道。“大概是与旁边那个昏迷的孩子有关。”玉仙皱着眉头说道“不过我感觉那孩子长的很像一个人?”武贤和后来进来的那个男子一起打量那个孩子“废话,长的不像人那像什么?像猴子?”武贤打趣道。不过玉仙并没有理他,仍只是看着那孩子苦思着。武贤看到玉仙严肃的样子也仔细的观察起来。猛然间他在孩子的眉宇间找到了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来。

“像凌云师弟。”片刻之后三人异口同声的叫道。“如果是凌云师弟的孩子怎么上无极山来了?”玉仙满脸疑问的望着玄玉真人。

“是啊,师傅这孩子到底是不是凌云师弟的孩子?我们好久没有见到凌云师弟了,也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了?”飞溅也是一脸期待的望着掌门玄玉真人。

玄玉阴沉着脸道:“没错这个孩子确实是你们师弟凌云的孩子,至于凌云现在是生死未卜。”“什么?”三人听到玄玉真人的话后都都大吃一惊。武贤也收起了往日的嬉皮笑脸,神情严肃的看着玄玉真人。“师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玉仙也一脸焦急。

玄玉叹了口气:“就在我在打坐的时候,我感觉道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能量的爆发状态很像我们无极剑阁的弑天剑诀。”“弑天诀!”三个人心里又是一惊,他们三个人修为都已经接近了大成,弑天诀的厉害他们怎么会不知道。

“然后呢?”武贤急切的问,脸上已经渗出了细细的汗珠。玄玉接着道:“我感应到之后立刻动身前往,可是赶到之后,大战几经结束了。我根据现场残留的气息推断出那强大能量正是弑天剑诀所爆发出来的。无极镇是凌云所在的地方,再者地上的孩子跟凌云有所几分相像,我想那人肯定就是凌云了。”三个人的心就像水面上的石头沉下去了,回想着几个师兄弟在一起的日子,飞溅喃喃的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师傅,您知道凶手是谁吗?”玄玉脸上露出几丝悲怆的神色,毕竟褚凌云是他的爱徒。“根据当时现场的情况来看,重创凌云的*不离十就是血仙宗的人了”玄玉叹了口气。“不过我并没有看到凌云的尸体,也许现在他还没有死。”玄玉又像安慰的对着师兄弟三人说道。不过飞溅他们三人心里都很清楚,弑天诀一出,对自己敌人都会造成严重的伤害,就算凌云九死一生逃过一劫,但是一身修为全毁成为废人一个,这对修行之人来说是最残忍的了。

“混蛋血仙宗,难道他们忘了当初的教训了,我一定让他们血债血偿。”飞溅脸上青筋暴起,手捏的咯嘣直响愤怒的吼道。玉仙与武贤也是怒火中烧,恨不得去找血仙宗拼命。

“你们先冷静一下,想想血仙宗为什么会在无极山下行凶?而且又是针对我无极剑阁的弟子?”玄玉真人平静的问道。三人思考了片刻,玉仙首先说道:“难不成是为了像咱们示威?或者像几个正派发出挑战以报当初之仇?”玄玉点了点头:“有可能是这个原因。”“师傅,凌云师弟的孩子怎么安置?”武贤看看了仍在昏迷中的思宸关心的问。“我想把他留在无极剑阁,你们谁愿当他的师傅?”玄玉问道。玉仙看了看孩子叹了口气道:“我身边都是女弟子,留他在身边恐怕不合适。”飞溅叫道:“把他留给我,我会好好的教导他,让他好好修行,然后去给凌云报仇。”玄玉闻言摇了摇头道:“飞溅,你脾气火爆,恐怕不能以一颗平常之心去教导他,把他带入歧途就不好了。”飞溅一脸焦急之色却也找不到辩解的理由。

玄玉看看了武贤道:“武贤,你的修行虽然不如你师妹师兄,平常一份玩世不恭的样子,但师傅知道你心思缜密,心地善良,你可愿意教导这个孩子。”武贤一听,脸上浮现出一丝的笑容,拱手道:“谢谢师傅,我一定好好细心地教导他。”“师傅,那孩子怎么到现在还没有醒来?是不是受到什么伤害了?”玉仙担心的问道。“我现在也不知道,我自从发现他之后,他就一直昏迷着,身体表面也没什么明显的伤痕”玄玉无奈的道。“可能是精神上受到了极大地刺激才导致昏迷不醒的”飞溅猜测到。

这时剑阁弟子怀中的思宸突然醒来挣扎起来,嘴中发出痛苦的叫声,周身浮现出淡淡一层淡淡的红色光芒。玄玉见状连忙接过弟子手中的思宸,武贤三人也关心的围了上去,玉仙望着痛苦挣扎的思宸一脸焦急的问道:“师傅,怎么会这样啊?”玄玉仔细观察了下脸色骤变:“血仙宗的人好狠毒啊,他们在这个孩子身上中下了血元噬心蛊。”“血元噬心蛊。”武贤倒吸了一口凉气,血元噬心蛊的名气他还是听过的。血元噬心蛊能吞噬修行之人得精血元气,瓦解修行之人的真气,而且发作之时痛苦难忍极难驱除。

玄玉真人周身浮现出一层淡青色的光芒,光芒渐渐的汇聚在他的右手之上,然后把右手放在思宸的胸口之上,青色光芒缓缓的向思宸的身体中注去,慢慢的压制住了思宸身上的红光。随着红色光芒的退去,思宸又重归安静陷入沉睡之中。

玄玉松了一口气道:“我先暂时压制住了毒蛊的发作,你们三个快去告知你们的师叔让他们马上去山河殿,一起给孩子驱除毒蛊。

武贤三人担心的看了孩子一眼后立刻前往师叔们修行的地点赶去,玄玉看了看怀中沉睡的孩子叹了口气,然后快速向山河殿走去。

70后轮回 百度贴吧 三生 斩妖除魔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