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真草隶篆诸体备山堂水殿文字香——解析云冈石窟的文化符号

搜狐新闻 2017-08-02 SG讲故事 读取中...人已围观

简介原标题:真草隶篆诸体备山堂水殿文字香——解析云冈石窟的文化符号 开凿于公元5世纪中叶的云冈石窟,不仅留下了59000余尊精美造像,还有大量北魏、辽、金、元、明、清等各个时期的文字资料。这些文字是研究云

原标题:真草隶篆诸体备山堂水殿文字香——解析云冈石窟的文化符号

开凿于公元5世纪中叶的云冈石窟,不仅留下了59000余尊精美造像,还有大量北魏、辽、金、元、明、清等各个时期的文字资料。这些文字是研究云冈石窟,以及当时社会政治、历史文化、宗教艺术的珍贵资料,同时增加了石窟的文化气氛。记者就此采访了云冈石窟研究院文物考古室副主任员小中,他对这些文字资料进行了梳理和解读。

造像题记员小中对云冈文字资料进行过长期系统的研究,编着过《云冈石窟铭文楹联》一书,由山西出版传媒集团、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他介绍说,云冈铭文载体多,有各种岩石、金属、木等。雕刻技法在岩石上主要是阴刻,在钟、炉等金属器上铭文多为阳文。年代延续时间长,从北魏、辽、金、元、明、清、民国,至新中国成立后的今天。书体种类多,含魏碑、篆、隶、行、草等。这些铭记为我们研究石窟造像内容、石窟历代修护和环境历史变迁等方面提供了重要依据。

云冈石窟有明确纪年的北魏造像铭记均是民间所为,多集中在中部和西部窟群中,也就是石窟营造的中期和晚期。铭记内容几乎全是发愿文,如第11窟太和七年(483)《邑义信士女等五十四人造像记》是云冈最早的造像题记,魏碑体雕刻,字口刚劲古拙,有汉隶遗风,是研究早期魏碑的珍贵实物资料,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这方铭记的出现标志着武周山石窟向民间敞开了大门。在此之前,云冈是由拓跋鲜卑政权倾其国力创建的佛教圣地,同时也是北魏皇族的神境,皇家性质明确,皇室是主要供养群体,造大窟大像即是功德供养,所以少有铭记。早期大窟以后的中晚期窟中,民间邑社利用前期未完成的空白壁面进行造像,或亲自开凿,或集资雇佣工匠,并且造像龛下大多预留了铭刻位置,以便刻发愿文。这种具有碑的意义的造像题记形式,迎合了北魏社会各阶层人士的求功德心理,因此盛行起来。魏都迁洛后,武周山依然有小规模的开窟造像。此时社会动荡,造像题记内容多为崇佛祈福、颂扬帝王、宣扬功德、因果报应等。最晚的是第5-40窟和第4窟正光年间(520-525)造像题记。

第11窟太和七年铭记

昙媚造像碑铭文碑刻员小中告诉记者,云冈石窟现存铭记碑刻由于时代不同而表达了施主不同的思想状态。北魏以后的部分铭刻碑记延续了石窟历史价值,同样值得我们重视。

第13窟的辽代修像铭记,让我们了解到辽代契丹人的修像活动。金元时代的摩崖铭记及游人墨书,让我们了解了道教入主石窟的历史烟云及游方僧来往石窟参修的情况。明清碑记则让我们知道明代兵堡建设及清代政府和民间在石佛寺的建设,以及高官文人在游历的迹象。第1、2窟附近的“左云交界”是明清两代军事、交通变革的重要见证。清初宣大监察御史朱廷翰和他的继任者高景的游记,反映了当时高官、文人在此活动的情况。清代钟铭反映民间集资铸钟祈祷天下太平的心愿。而现代的大同钟铭,记述了北魏以来大同重要的地理和历史地位,是盛世强国的象征。

云冈碑记是镌刻在特制石碑上的记述一定历史事实的铭刻文字。其内容多是记者捐赠、宣扬功德、修路兴殿、敷泥贴金、装彩佛像等。第6窟木构楼阁外的《重修庙宇碑记》,是云冈石碑的上乘之作。碑首雕二螭首缠交,碑身四边框八仙神话人物,须弥座饰以渔、樵、耕、读等民俗图,碑体庄重华丽。清乾隆十七年的《重修云冈大路碑》出现的“银”、“钱”、“两”等简体字和其他一些省刻字,是研究近代繁体字简写的实物资料。

云冈明清碑刻现在较多,最早的当属馆藏明嘉靖四十五年(1564)《重修云冈堡记》。1990年所立的《三年工程维修碑》和2007年所立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碑》,分别是记录了当代石窟维修和申报世界遗产时环境治理等重大事件的碑记。2017年4月刚刚刻就的《云冈石窟大景区建设碑记》,记录了2008-2010年期间大同市委、市政府推进云冈大景区建设的详细情况。

新旧匾联云冈石窟现在较早的匾额文字是明万历十四年(1586)云冈堡“迎光”、“怀远”门额题字。清代顺治八年(1651)重修第5、6窟前楼阁之后,前厅和各层檐下均悬有匾联。“可惜这些匾联在‘文革’破四旧浪潮中都被毁坏,现在只能从旧照片中略窥一二。”员小中十分遗憾地说。

云冈大景区建设期间,为恢复北魏历史风貌,增加景区文化特色,景区入口、山堂水殿建筑群、灵岩禅寺、云冈写经院、皮影馆、食货街、山体崖壁等处,新增了许多匾联和题刻,有些是集古代书法大家的字,有些是当代名人所书,为云冈大景区增色不少。

云冈大景区山门上的匾额“云冈石窟”四个大字,集的是宋四家之一黄山谷的行书,其书风长枪大戟,雄强酣畅。寒泉茶社的楹联“小阁浮烟翠,新诗嚼风雪”,清丽隽永,诗意盎然。皮影馆的楹联“一口道尽千古事,双手操纵百万兵”,生动形象地概括了孝义皮影的艺术特色。我市着名作家王祥夫为雁门山货题写的楹联“核桃枣杏柿高原琼果,莜麦黍米豆紫塞绝味”,对仗工整,大雅若俗,透露出浓郁的晋北风情。

云冈石窟研究院在利用建筑废料完善景区基础设施过程中,也十分注重发挥传统书法的作用,重点突出文化韵味。圈椅状环绕研究院的云冈文化墙东端,集王羲之行书镌刻“兰阇”二字。墙体石块之间有多处随机镶嵌的石板,上面刻下了魏碑、隶书体的《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月下云冈记》等碑文,颇有名山胜境摩崖石刻的味道。

一桩公案由于年代久远,自然或人为破坏等原因,云冈石窟有些重要碑记已经默然消失,留下了永久的遗憾。比如《大金西京武州山重修大石窟寺碑》(简称《金碑》),该碑撰于金代皇统七年(1147),原碑实物早已不可寻踪。幸运的是,这通碑的内容在其他着录中被发现了,员小中向记者讲述了这桩公案的始末。

金碑抄本1947年,宿白先生在整理北京大学图书馆所藏善本书籍时,无意中在缪荃荪传抄的《永乐大典》天字韵《顺天府》条引《析津志》文内,发现了《金碑》原文。其所述内容涉及了北魏历代开窟建寺的问题,更可贵的是弥补了唐代贞观至金代皇统约五百年间云冈石窟修建的历史空白。碑文中还提到两块北魏碑记:“一载在护国,大而不全,无年月可考。一在崇教,小而完。”后一碑末云:“大代太和八年建,十三年毕。”这是云冈石窟有明确营造时间的记载,可惜现在已不能目睹。根据《金碑》记述,1956年宿白先生发表了《金碑校注》论文,使“云冈分期论”以及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和佐证。由此可见碑记的重要作用。

员小中说:“云冈大景区是一处大型北魏遗址主题公园。徜徉其间,尽可穿越今古,感受历史。景区内的金石、牌匾,汇集成为一种新的文化符号,赋予了大景区独特的文化魅力,弘扬着云冈文化、平城文化,北魏文化乃至中国文化。同时,这些文字符号也将作为时代的标志汇入历史长河之中。”007fdbcc8adb27ffb1af8bf5856381d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责任编辑:

云冈石窟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