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日本的“天皇”称谓源自华夏?此人称帝后还差一点把李唐江山给推翻

唐德宗 2019-02-20 SG讲故事 读取中...人已围观

简介原标题:日本的“天皇”称呼源自中原?此人称帝后还差一点把李唐江山给推翻在抗日电视剧中,“天皇”二字信任都清楚是对日本统治者的称号,很少人明白"天皇"的称呼最早是涌现在中原的唐朝。传说在日本大化改新后,

原标题:日本的“天皇”称呼源自中原?此人称帝后还差一点把李唐江山给推翻在抗日电视剧中,“天皇”二字信任都清楚是对日本统治者的称号,很少人明白"天皇"的称呼最早是涌现在中原的唐朝。传说在日本大化改新后,唐朝期间的中原成为日本效仿的宗旨,其国力之强壮,经济之兴隆,制度之精良,令日方惊叹,他们派出了一批批遣唐使不远万里赴唐学习。而这个强壮国家的统治者正是唐高宗李治,上元元年,李治称“天皇”,皇后武则天称“天后”,合称二圣。日本在招揽、引进唐文化的同时,受其劝化,日本的君主本身也称起了“天皇”,一叫便是一千三百多年。然而在中原史册上,再有一位自称“天皇”的家伙,还差一点就把唐朝给推翻了,他便是唐中期间的叛将朱泚。

朱泚,幽州昌平人,唐朝中期将领、叛臣。朱泚原为幽州将领,先后出力于李怀仙、朱希彩,后被辖下拥立为节度使,到差后改善幽州与中央政府的关连,先派朱滔领兵入关中插足防秋,又亲自到长安朝见,并留居长安。唐朝先后任用他为陇右节度使、凤翔节度使等要职,加封中书令、太尉。

朱泚依附父亲的恩荫投军,武艺并不超群,虽然外表平易,但心里却很残酷。然则他不悭吝钱财,爱好周济,每次干戈得到犒赏都分给手下将士,所以受到下属们的赞成。 朱泚早年是李怀仙部将,任经略副使。768年,幽州戎马使朱希彩杀死李怀仙,自领卢龙节度使,因朱泚与自己同姓,对他非常信赖。

772年,朱希彩被手下杀死。当时,朱泚驻扎在城北,其弟朱滔统帅牙兵,黑暗派人到将士中肆意张扬道:“节度使非城北朱副使担负不成。”将士们向来无所适从,听后便沿途推举朱泚。朱泚于是自领留后,并遣使申报朝廷。同年十月,朝廷委派朱泚为检校左散骑常侍、幽州卢龙节度等使、幽州长史兼御史大夫,赐爵怀宁郡王。

774年,朱泚升任检校户部尚书。其时,河朔三镇虽然归顺朝廷,却从未曾入朝觐见,朱泚率先上表,要求入朝。唐代宗大喜,命人构筑住宅等候朱泚。同年七月,朱泚行至蔚州,身患急病。其时帐下将领都劝他返回幽州,等病情好转后再启碇朝见。朱泚道:“就算我死了,也要把我的尸身抬去朝中。”诸将都不敢再提此事。九月,朱泚抵达长安,百姓争相围观,唐代宗亲身在延英殿设宴款待,恩赐甚厚。朱泚入朝后,朱滔统摄幽州军务,却着手削除朱泚的影响力。朱泚自知被昆玉销售,吃亏兵权,于是自请留在国都。唐代宗遂委任朱滔为卢龙节度留后,命朱泚统辖汴宋、淄青的边防行列步队。

779年,唐德宗继位,加封朱泚为太子太师 、凤翔尹。780年,泾州守将刘文喜起兵叛乱,朱泚被任命为四镇北庭行军、泾原节度使,征伐刘文喜。不久,泾州平定,朱泚进封中书令,回镇凤翔 ,泾原节度使一职由 舒王 李谟遥领。781年,朱泚进封太尉 。

782年,朱滔在幽州投降,派人送密信给朱泚,恶果被河东节度使马燧截获,奏知朝廷。朱泚特殊惶恐,向朝廷请罪。唐德宗欣慰道:“你兄弟二人相隔千里,当初并非协同策谋,这不是你的罪孽。”但仍是撤废了朱泚的凤翔陇右节度使职务,将他留在都城,并增加他的食邑。

783年, 唐德宗下诏命泾原诸道发兵平叛。11月,泾原节度使姚令言率五千兵赴首都,其恶果,泾原兵士冒冬日冻雨行军而来,一块儿冻饿交加。因为先赴首都,这些将士多带后辈家属,希望能得朝廷重赏让支属带回家去。没料想,巨匠到首都后,“一无所赐”,兵士失望至极。驻军浐水时,唐德宗派京兆尹去犒军,只给军士粗粮蔬食,没有任何油水可言。“众怒,蹴而覆之”,纷纭扬言:“我们就要上战阵冒死,临死前一饱都不成得,怎样能以肉身拒白刃呢!传闻首都有琼林、大盈两大皇库,金帛盈溢,不如一路去自取吧!”以是众兵擐甲张旗,鼓噪还军,直逼首都而来。

唐德宗闻讯惊惶,急促派人赏赐战士每人两匹帛。“众益怒,射中使。中使出门,贼杀之。”唐德宗见众心不够,又忙下命出二十大车金帛赐赏,但反水的战士已经攻入城中,进退失据,喧声浩浩,不行复遏。原来长安都城濠深墙厚,倘使有缱绻,甭说五千兵,五十万兵一块儿来都不是那么容易攻陷。泾州兵猛然内讧背叛,城守将士猝不及防,于是顷刻之间叛兵已进冲至禁城丹凤门外。

唐德宗惶骇之余,忙召禁兵守卫,一时间竟然别国一个禁兵报到。素来,神策军使白志贞负责把握募集禁兵,禁兵东征毕命后他都不上报,冒名领饷。同时把向他贿赂送礼的估客富家子弟名字填上,那些人名在军籍,自己却都在市内做买卖,时不时领份朝廷封赏。如此一来,真正的“禁兵”几乎是“净兵”,急难之时,连人影也找不到一个。垂危之中,皇帝身边仅有百多个阉人相随,堂堂大唐天子,一行人满打满算只数百人,难堪逃出皇城。与唐德宗同业的只有太子,诸王、两个妃子以及一个公主,百分之八九十的皇亲国戚都未及逃出。临跑之际,大臣姜公辅牵着唐德宗御马,急谏道:“朱泚曾经当过泾原主师,朱滔兵变后他被废于家,常怏怏不快,陛下即不克推心待之,不如杀掉,免留后患。假使乱兵拥戴他为主,就很难制驳了。请陛下下诏召朱泚人行。”仓猝惊惧之间,唐德宗哪还顾得上这些,忙说“来不及了”,言毕,打马就跑。

原泾原节度使姚令言对叛军道:“如今军中他国主帅,也许事务难以成功,朱太尉豹隐在家,我们能够奉他为主。”是以派人到晋昌里迎接朱泚。 是以,朱泚为叛兵所拥,沿街炬火高照,日间一般,好多京城内老百姓都沿街一睹“朱太尉”的风范。朱泚入居含元殿,自称“权知六军”,禁门层层设警,切实其实即是“代劳天子”的规格。第二天,朱泚派人处处张贴榜文,声称:“泾原将士久处边陲,不习朝礼,辄入宫阙,惊扰天子,致乘舆西出巡幸。朱太尉临时统摄六军, 神策军将士以及文武百官一般领俸禄的,该当完全去跟随天子,不克赶赴的,可到本官衙门来。若是超越三天,查出两处都未出面的人,划一斩首。”百官无奈,只得去见朱泚。有人劝说朱泚前去迎接德宗,朱泚很不快活,是以百官逐步逃脱。

事发之初,臆想朱泚基础底细没想到能够趁乱当天子。 这时,源休讲述古今成败之理,征引符命之说,劝朱泚称帝,朱泚大喜。不久,李忠臣、张光晟相继前来,凤翔泾原上将张廷芝、段诚谏也率军来投。朱泚自认为德高望重,下定了称帝的信念,任用源休为京兆尹、判度支,李忠臣为皇城使,并对久失兵权的司农卿段秀实格外相信。

此前,唐德宗刚逃到奉天不久,就有上告“朱泚为乱兵所立,一定会来攻城,应当提早加以缠绵”。奸臣卢杞切齿狂言:“朱泚忠贞,群臣莫及,说他要造反,真是伤大臣的心!为臣我以合家合家保其不反。”不绝对卢杞视为心腹的唐德宗“亦认为然”。段秀实死讯传来,这才知道朱泚真要造反。朱泚在长安自称大秦皇帝,改元应天。以姚令严为侍中、关内元师,李忠臣为司空,源休为同平章事、中书侍郎,并遥立在外为寇的朱滔为皇太弟。为绝人望,源休又劝朱泚尽杀在宇下未及脱逃的郡王、王子、天孙共七十七人, 诛灭留在长安的宗室。后朱泚亲身领兵进逼奉天,兵败逃回长安。

784年,朱泚改国号为汉,改元天皇。这时,李怀光盘算造反朝廷,派人到长安跟朱泚和谈订盟。朱泚初步对李怀光刻意皋牢,称其为兄长,并商定平定 关中 后,各自为帝。可是当李怀光决定叛变朝廷后,朱泚却发出圣旨,以国君应付臣下的礼节应付李怀光,屡次征调他的戎马。李怀光被朱泚销售,感想羞赧恼怒,带着军队返回河中府。恶果朱泚闹得竹篮打水一场空,这时唐军则抓住机缘,各个击破,李晟率军回复复兴长安,朱泚率领残部尴尬而逃。在逃跑中,朱泚被手下追杀,逃到了地窖中,末端照旧被手下杀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责任编辑:

差一点 唐德宗 天皇 张光晟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