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 其他

《最后的耍猴人》摄影师称作品改编权遭“杀熟” 相关导演:不存在侵权,只有一万多收益

新浪 2021-04-20 SG讲故事 读取中... 人已围观

简介▲马宏杰此前出版的《最后的耍猴人》一书这篇标题为《改编权遭遇了“杀熟”》的文章引发广泛关注,不少网友呼吁,“火热的电影市场背后应该规范影视改编权,尊重原着作者。”“我想既然是学生的毕业作品,又是朋友介

▲马宏杰此前出版的《 最后的耍猴人 》一书这篇标题为《 改编权 遭遇了“杀熟”》的文章引发广泛关注,不少网友呼吁,“火热的电影市场背后应该规范影视 改编权 ,尊重原着作者。”“我想既然是学生的毕业作品,又是朋友介绍,不是什么大事情,就答应了。”马宏杰说,随后崔岩找他签署一份协议,内容是授权崔岩根据《 最后的耍猴人 》改编、拍摄成电影,他“想着对方是学生,没有谈费用,没有看合同细节,就签了字”。

据马宏杰回忆,当时自己“正在忙”,就让崔岩将协议拿给他的助理存档,助理告诉他协议中有不合理内容,他便让助理与崔岩沟通修改协议。马宏杰说,当时崔岩告诉助理称“协议等他(注:指马宏杰)空了再重签”,但是崔岩“趁着助理到外屋处理事情的时候”将两份协议一并拿走了。

▲马宏杰一方出具的证明称,崔岩当时“将两份协议都偷偷拿走”。受访人供图马宏杰说,他认为崔岩是学生,没有在意自己的利益,以为只是拍摄一部学生作业,没想到对方会发行。他表示,当时的合作只有几条,没有影片发行后他应该享有的权利,“所以助理提醒后,我有些顾虑,就让助理沟通”。

此后,重签协议的事情被搁浅,直到马宏杰得知改编电影《江湖耍猴人》开机拍摄,他打电话给崔岩称“如果用书中的内容和书中人物的名字将涉嫌侵权”,但是崔岩没有停止拍摄,只是说“之后找机会进行弥补”。

2016年7月,相关电影在视频网站上线,《 最后的耍猴人 》一书的主人公老杨打电话问马宏杰“是不是收了导演的钱”,马宏杰感到“哭笑不得”,再次给崔岩打电话。经中间人协商,马宏杰提出“崔岩支付2万元给老杨便不追究”,但是“崔岩只愿给5000元”。

▲改编电影《江湖耍猴人》海报。受访人供图双方沟通无果后,马宏杰以“着作权受到侵犯”将崔岩告上了法庭,此时,马宏杰才发现他们之前签署的合同不见了。一审庭审中,崔岩承认拿走了合同,称“想拿回公司盖完章再寄给对方”。红星新闻记者也在一份庭审记录中看到了相关内容。

但是一审结束,马宏杰败诉了。

▲一审马宏杰败诉。受访人供图法院认为,涉案影片《江湖耍猴人》与涉案权利作品《 最后的耍猴人 》的人物名称、人物关系、性格特征和故事情节等在整体上仅存在抽象的形式相似性,涉案影片并没有将具体情节建立在涉案权利作品的基础上,基本没有提及、重述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涉案权利作品的具体情节,而是在不同的时代与空间背景下重新创作的电影作品,并非根据原告作品改编,并未侵害原告享有的 改编权

▲一审判决书相关内容。受访人供图一审后,马宏杰进行了上诉,目前正在等待二审开庭。马宏杰认为,电影的人物名称、人物关系、主要事件均与《 最后的耍猴人 》里一致,只要以原着为蓝本,在内容、形式上改动、变动均为改编。此外,马宏杰认为,崔岩承认剧本是改编自《 最后的耍猴人 》一书,而且影片在片头都已经标明“根据马宏杰小说《 最后的耍猴人 》改编”。

▲影片《江湖耍猴人》片头。受访人供图针对此事,崔岩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江湖耍猴人》改编不存在侵权,这是一部公益电影,他们投资40多万元,最后只有1万多元收益,“马宏杰可能认为有很多分成,所以心里不满”。崔岩还认为,他当时在学校,“好多礼数上的东西不太懂”,有些地方让马宏杰心里不舒服。

对于《 改编权 遭遇了“杀熟”》一文讲述的情况,崔岩回应称,大多数内容失实,等二审结束后,他会去法院起诉,追究马宏杰的相关责任。

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编辑 李彬彬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改编权 摄影师 一万多 最后的耍猴人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