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 其他

费奥多尔?卢基亚诺夫:叙利亚危机十年祭

新浪新闻客户端 2021-03-27 SG讲故事 读取中... 人已围观

简介10年前,即2011年3月中旬,叙利亚爆发抗议活动,之后迅速升级为冲突,后演变为全面内战。不幸的是,仍不能说内战已完全结束。大马士革官方并未控制国家的全部领土,还有一部分飞地,要么处于外国占领下,要么

10年前,即2011年3月中旬, 叙利亚 爆发抗议活动,之后迅速升级为冲突,后演变为全面内战。不幸的是,仍不能说内战已完全结束。大马士革官方并未控制国家的全部领土,还有一部分飞地,要么处于外国占领下,要么受极端主义组织控制。

2011年春,多数评论员曾确信,世袭接任 叙利亚 总统的巴沙尔·阿萨德统治的日子不会了。看似永恒的突尼斯的本·阿里政权和埃及的胡斯尼·穆巴拉克政权的倒台成为“阿拉伯之春”开始前几个月的标志,利比亚开始分裂,巴林也忧心忡忡。这场革命性高潮中对未来充满忧虑的富有的海湾君主制国家,竭尽全力国内潜在的不满情绪导向对国际影响的争夺。简言之,本国极端分子引向执政当局与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关系十分复杂的 叙利亚

不过, 叙利亚 “前线”的事情并未按预期发展。受到外部和内部双重压力, 叙利亚 专制体系的核心并未动摇。“阿拉伯之春”并未能长期对抗的打算。首先是因为革命者阵营本身成分相当复杂,其力量也只够取得初期的巨大突破。由于没有快速取得成功,于是漫长而拖沓的中东游戏开始了。当然,从最初获得俄罗斯支持的大马士革的顽强发挥了主要作用。

俄罗斯在 叙利亚 问题上的立场是由多种情况决定的,干涉内政被从传统联系到概念上拒绝了,但利比亚发生的事情使其变得决不妥协。2011年秋,整个世界都亲眼目睹莫斯科在联合国安理会让步的结果后,就未能谈到过与美国和欧洲的任何协议。

俄罗斯作为世界一流大国的地位就是在 叙利亚 坐稳的,这无论怎样均为不可忽视的。另外, 叙利亚 问题表明美国开始放弃国际干涉主义,无论奥巴马还是特朗普都不愿卷入结局无法预测的对抗。欧盟的影响已完全消失。世界的这一地区存在历史利益的单个国家则茫然的尝试给自己找到纵然些许影响。伊朗,尤其是土耳其成为拥有广泛机会的独立参与者,沙特阿拉伯,甚至小小的卡塔尔都开始发挥错综复杂的作用。地缘政治平衡的变化自然也影响到经济能力。比如,沙特阿拉伯不相信俄罗斯有改变该地区局势的能力,就不可能达成OPEC+协议。

叙利亚 并非结束语。在许多国家以巧言令色掩盖不愿负任何责任的企图明显的情况下,任何冲突的发生地都酝酿着大爆发。但是,形势与一十年前相比,不能不抵消质的进展。当时许的危险在于正为 叙利亚 准备一个众所周知的变革方案,该方案以往从伊拉克开始使多个国家陷入绝境。如果当下还不清楚 叙利亚 接下来会怎么样,那么“阿拉伯之春”一次爆发使大马士革遭受灭顶之灾。成功避免发生这样的事情,则需要通过付出一系列其他代价能够实现。

奥多尔 看点 媒体 新浪 叙利亚 资讯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