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10亿元再战江湖,被遗忘的民营快递巨头,当初差点收购顺丰

凤凰网 2021-04-18 SG讲故事 读取中...人已围观

简介文|AI财经社 杨俏编辑|杨洁10亿元的融资,让一家被遗忘在角落里的快递企业再次回到镁光灯下。 4月13日,宅急送宣布获得了由远洋资本领投的10亿元B轮融资。其他快递企业早于2017年前后纷纷登陆资本

文|AI财经社 杨俏编辑|杨洁10亿元的融资,让一家被遗忘在角落里的快递企业再次回到镁光灯下。

4月13日,宅急送宣布获得了由远洋资本领投的10亿元B轮融资。其他快递企业早于2017年前后纷纷登陆资本市场,就连新搅局者极兔速递也被传出即将赴美上市,且完成了超18亿美元的融资。时隔三年,这家快递行业里的“元老”也终于再一次传出了在资本市场上的动态。

江湖上已经很久没有听见宅急送的消息了。现在提起这三个字,很多用户首先想到的便是“肯德基宅急送”、“必胜客宅急送”。但实际上,它们都和宅急送这家公司没有关系。诞生于20世纪末的宅急送,在其25年的历史中,也曾经历过巅峰时刻,也是早于美团配送、饿了么发展外卖配送业务和即时配送业务的公司,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它是“万物皆可送”的“鼻祖”。

但在2008年之后,因为公司战略层面的失误,宅急送失去了往日辉煌,一直低调地生存在快递市场的边缘。

宅急送的起起伏伏,无异于物流快递行业发展的时代缩影。现在,快递行业又一次面临“变天”。极兔入局,顺丰和通达系们也纷纷陷入了焦虑。10亿元的“抢救”输血,是否意味着,它也意图再起“搅局”?但是,早已回归项目物流“初心”的宅急送,已经避开了快递行业的竞争。

而宅急送的创始人,号称“民营快递第一人”却最终黯然离场的陈平,也已经湮没在行业浪潮之中。

宅急送的鼎盛时代陈平曾经带领着宅急送,走上过巅峰时刻。

1994年,在“快递”这个概念还没有在国内流行开之时,陈平就与自己家族的兄弟们成立了一家快递企业“双臣快递”,也就是宅急送的前身,自己担任总裁,他的大哥陈显宝担任副总裁,董事长是二哥陈东升。经营之初,这家公司的定位主要是针对公司客户提供物流业务。

王凯是1997年加入的公司。他向AI财经社回忆,当时的公司只有100多个人,但是发展正处于上升期,业务扩张也在稳步前行。“当时的宅急送,做的就是项目客户。还没有现在所说的大件、小件快递等概念。这也奠定了宅急送的基因,直到现在,它也一直都是做项目物流。”当时,摩托罗拉、诺基亚、雀巢等大企业已经成为公司的客户,由双臣做仓储配送。企业级客户需求的增长,对双臣的网络和配送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王凯加入的第二年,宅急送开始了跑马圈地扩张,走出北京,逐渐拓展到在全国拥有超30家网点。快速的业务扩张,让双臣在2002年的营收即突破亿元,并获得了物美关联企业的4000万元融资。第二年,双臣正式更名为宅急送。

这其中,还曾经有过一个插曲。王凯告诉AI财经社,宅急送更名时,并未将其商标纳入自身旗下,还与必胜客等曾发生过商标纠纷。

在那个时候,“桐庐帮”快递企业申通、圆通、韵达等快递企业才成立不久,中通也刚刚加入快递市场,顺丰还在忙于处理分公司的投诉问题。而宅急送在项目物流领域已经笑傲江湖。到了2007年,宅急送营收突破13亿元,拥有员工近万人,覆盖城市达到了300多个,成为了当时快递行业的老大。

陈平作为快递行业的风云人物,被市场誉为“中国民营快递之父”。

当时的陈平,已经看到了宅急送在大件快递市场的天花板,同时也看到了小件快递业务市场未来的发展前景,并决定入局小件快递市场。陈平自己也提出,小件物流才是快递业的未来,宅急送在项目物流上已经“到顶了”,应该尽快调整方向,抢占小件物流这一市场。

但在王凯看来,那时公司里很多人还是看不上快递业务的,觉得小件快递“不赚钱”,而且小件快递比较复杂,需要大量的网点支撑。

陈平的战略决定,也让他与公司其他高层产生了分歧。为后来他的离开与公司走下坡路,埋下了伏笔。

当时的顺丰也在深耕小件物流。据说,那时陈平曾经拜访王卫想要收购顺丰,“一统江湖”,但是却被王卫拒绝。但陈平的决心,也由此可见一斑。

2008年,宅急送引入美国华平投资后,陈平不顾公司里其他人的反对,带领宅急送开启了小件物流转型的疯狂扩张时代。宅急送成立了北上深等9个分公司,重新划分了北京、上海、华北、华南四大运营区域,并与华平公司正式签约,引入了资金,先后投资了近2亿元。

在此时,顺丰已经开始逐渐与宅急送拉开了差距。但更让陈平没有想到的是,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爆发,华平投资终止了合作,这让宅急送此前激进式的扩张一下子陷入了绝境。“前期融资的资金迟迟未到账,导致陈平在前期的激进式扩张,遭遇到了亏损。”王凯说。在当年10月,宅急送的亏损额已经超过亿元。

陈东升、陈显宝出来“救急”。短暂与电商拥抱过的宅急送,收缩了小件业务,裁撤网点,裁掉了扩张的几千名员工,重新回归到以大客户为主的项目物流上。12月底,宅急送恢复盈利,业务算是“重回正轨”。

对王凯而言,他所在的业务部门在这个过程当中,经历的就是无数次的“折腾”:业务扩张、招人,快递部门分拆出来,做运输,做大件、小件;然后业务再收缩、裁人、部门再次合并。可作为工作了20多年的老员工,王凯并没有对陈平过多抱怨。“他做实事、讲真话。”但是,宅急送家族成员间的管理矛盾,已经无法掩盖。陈显宝后来在一次节目访谈中表示:"2008年宅急送发生的危机,表面上看是由于快速扩张、资金链面临断裂的危机,实质上是管理的危机。"试水电商和小件失败,宅急送被时代“抛弃”陈平的“变革”失败后,宅急送也作出了战略反思。随着电商的发展,宅急送终于也开始拥抱淘宝,转型新战略,推出“直营+加盟”体系。

但内部已然矛盾重重,在2008年,陈平被迫离开宅急送。离开后的陈平,仍然认为小件快递的发展大有前途,自己成立了“星晨急便”快递公司,并且获得了阿里的7000万元战略投资。但后续因激进的扩张措施,以及意图收购另一家快递公司鑫飞鸿失败,在2012年3月倒闭。

那是陈平“落魄”的一段时间。阿里的7000万元投资和他自己的5000万元,全部赔了进去,公司倒闭后还被加盟商追债。

但陈平并没料到,他离开后,宅急送在项目物流业务上,也开始发展小件快递。宅急送也看到了市场上快递业务量的爆发式增长,快递企业的迅速发展壮大。

不过,宅急送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宅急送看到市场和竞争对手的变化,再反应过来去做快递业务的时候,自身的基因也决定了当时的它,并不适合做小件快递。”王凯回忆称,“业务量上来了,但是还是人工分拣,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成本,又不能迅速发货,导致仓库爆仓。”“拥抱淘宝”也并不算成功。王凯回忆,宅急送跟电商合作的价格在5-7元之间,但宅急送的网点数量较少,承担不了这么大的业务量,反而降低了物流时效,也流失了大量的客户。在2018年,宅急送曾发布过一份公告称,“拥抱淘宝”模式为其带来的是每月100多万元的亏损。

到了2010年,宅急送的年收入仅20亿元。而当时的顺丰营收是120亿元,申通是超过60亿元。

王凯向AI财经社感慨说,“这段时间的宅急送,业务起起伏伏,战略变幻莫测,公司的决策始终处于摇摆之中。”

快递行业则在飞速发展之中。2014年,我国快递业务量达到了140亿件,同比增长52%,排名世界首位。据统计,快递业务量最多的一天,在我国能有超1亿件快递在寄送途中。在2014年,申通快递完成了24亿件业务量,市场份额达到了16.5%,成为全行业的“快递一哥”;顺丰的年营业额,已突破了400亿元。

宅急送“急了”。它开始打破家族百分百持股的方式,将30%的股权卖给了复星集团、招商证券、海通证券、弘泰资本、中新建招商五大资本,换回了近10亿元的融资,并发布了2014年-2019年”五年两步走“的战略,宣布一是要将自身的定位拓展至B2B、B2C、O2O需求的三类物流服务模式,打造自己的快递属性;二是要在转型成功后,实现上市。

2015年,创业失败的陈平回归宅急送。宅急送的上海分公司与当时的HM外卖合作,也开始进入到外卖领域。

王凯回忆称,陈平的再度“改革”,再次加剧了宅急送的亏损,也激起了企业中原本并不期望他回归的人的反对。而陈平自己也承认,此时的宅急送,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宅急送了,“回天无力”。回归不足1年后,2016年10月,陈平再次从总裁的位置上离开,取而代之的是王洪涛。

陈家人的影子,逐渐从宅急送中消失。宅急送其他高管也再次变更,曾任宅急送副总裁、国美安迅物流总裁的刘冬屯也在之后回归,担任总裁职位;王洪涛则担任董事长。

宅急送方表示,王洪涛能为其带来发展所需的资本,也为经营发展注入活力,并让公司管理更加市场化。而陈平的再次离开,也意味着,当年宅急送的“巅峰”时刻,和“民营快递第一人”一起,成为了时代的背影。

10亿元输血,宅急送回归项目物流?

快递江湖也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从2017年至2018年,多数二线快递都要么在经历全面转型,要么干脆消失。它们的单件成本、服务质量,都无法再与一线快递竞争。

宅急送默默地退出了电商件和小件快递业务。王凯坦言,在经历过拥抱电商件的“痛”之后,宅急送已经再也没有办法发展相关业务。

王洪涛上任后的宅急送,终于再次全心全意地将自己的定位,聚焦在项目物流当中。它延续了此前的基因,聚焦于产业上游的生产制造商。

宅急送在2018年选择转型至新零售物流,走向了同城即时配领域。董事长王洪涛决定,带领宅急送跳出快递红海市场,配合新零售和供应链物流,将目光重新落在品牌商上,为它们的需求提供线上、线下一站式供应链物流服务解决方案。

在生鲜即时配送领域,2018年宅急送与每日一淘合作,为商户提供同城、省内及跨省次日达的门到门入宅派送业务;上线了“天猫超市1小时达”的“即时配”产品;还与易果生鲜旗下物流安鲜达、鲜生活专门成立了易鲜宅配供应链有限公司。

2019年,宅急送成立了全资控股的宅急送供应链有限公司。2020年7月,国家邮政局相关人员在北京调研时,宅急送也表示,已经将业务重心从个人消费者端向生产制造端转移,正在供应链金融、供应链管理和海外供应链网络建设等多个领域寻找新增长点。

目前,宅急送有60%-70%的业务来源于大客户。王洪涛对于这次最新的10亿元融资,也表示:“未来的三到五年,宅急送将重新定义、赋能、叠加新的业务生态,实现50%-100%的快速年化增长。”宅急送已经避开了与快递市场的直接竞争。在整个物流市场,目前就宅急送的这个定位而言,还并未有明确的竞争对手。在王凯看来,宅急送有依托于全国统一管理的项目物流,仓配一体化业务,有自己的系统和研发项目,物流业务其实是赚钱的,“虽然不是大钱,但足够支撑一家企业的发展了”。

在行业的急流当中,宅急送仍然还未倒下。但谁也不知道未来,是否还有其他企业会来抢食这一块小小的市场蛋糕。

在行业普遍看来,真正让这一家民营快递巨头掉队的,却是其当年的高管不和、战略失误、定位不清。“在宅急送发展的过程当中,每一个业务都涉及到了,但每一个业务都没有坚持下来做成功。包括当时的小件快递、即时配等业务,市场部的人员都有推进,他们对整个快递市场的变化其实是非常敏感的。但是,公司高层决策的模糊不定,导致下面的业务也停滞不前。此前在宅急送工作过的很多市场人员,现在都在顺丰、京东了。”王凯感慨。

但是,他强调,在离开的员工中,没有人会说宅急送不好。同样,“也没有人会说陈平不好”。

(注:应对方要求,王凯为化名)

顺丰快递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