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新型重男轻女”兴起,说不出哪里不对,就是感觉上不舒服

腾讯新闻 2021-04-30 SG讲故事 读取中...人已围观

简介一、现实版樊胜美出生于1996年在杭州工作的女孩洛洛,2019年在钱塘江边散步时不慎溺亡。并非工作时间,也不是上下班路上,公司决定在结清工资、社保后,给了家属一笔6万元的抚恤金,当天结算清,也签字画押

一、现实版樊胜美出生于1996年在杭州工作的女孩洛洛,2019年在钱塘江边散步时不慎溺亡。并非工作时间,也不是上下班路上,公司决定在结清工资、社保后,给了家属一笔6万元的抚恤金,当天结算清,也签字画押,事情已经结束。

但两三天后,家属突然又来了,要三十多万的赔偿,他们不走法律途径,给公司领导发信息就是谈不好我就来公司闹,看你们能否撑得住。达成协议后仅两三天又反悔的原因却是“再拿二十多万,给儿子买房付首付。”谈判当天,洛洛的母亲还化了全妆。

这个事件你们搜一下就能看得到,我就不过多描述了,因为我的账号没有权限写新闻,很多网友在了解到洛洛的原生家庭后,称她为“现实版樊胜美”,这一话题已经超过10亿阅读量。

以前物质条件不好,重男轻女的父母,吃的穿的什么都紧着儿子。但长大后,不管女儿过得怎么样,一定要帮衬弟弟,如果拒绝就是不懂事不知道感恩。重男轻女的父母,不断从女儿身上榨取价值,甚至是生命。

葡萄牙人有句谚语说:“运气好的人生孩子第一胎准是女的。”因为女孩子长大了,可以打杂,看护弟弟妹妹,在未嫁之前,她父母省得下一个女佣人的工钱。——《围城》钱钟书现在物质条件好了,吃穿都一样了,却又兴起了一种新型的重男轻女模式。

二、新型重男轻女兴起蕊蕊和弟弟一起玩象棋,弟弟输了后开始耍赖皮,姐姐不想跟他一起玩了。弟弟把妈妈喊了过来,妈妈什么情况都没问,就开始责怪:“蕊蕊,你怎么回事,你是个姐姐,你陪弟弟玩一会,你爸爸又不在家。”、“蕊蕊,你怎么回事?”、“蕊蕊,你懂点事,行吧?”妈妈经常告诉她:“你是姐姐,应该让着弟弟。”但事实上,他们俩是一对双胞胎,父母认为女孩要照顾男孩,所以让医生先把女孩剖了出来,蕊蕊成了姐姐。

妈妈做完家务把弟弟抱在怀里腻歪说笑,蕊蕊看着羡慕极了,她也想让妈妈抱着自己,妈妈却没有抱她的意思。她最盼着爸爸周末回家,因为爸爸是和自己是一队的。

爸爸回来后忙着做饭,弟弟已经看了很长时间球赛,蕊蕊想看动画片,妈妈提议:“少数服从多数吧,我和你弟弟都看球赛。”妈妈的做法明显偏心弟弟,蕊蕊开始和弟弟抢遥控器,弟弟大喊:“把她杀了,把她杀了。”爸爸听见吵闹声出来了,他也让蕊蕊“少数服从多数”,蕊蕊心里非常委屈,她躺在地上打滚,想争取父母的公平对待。爸爸把她拽了起来,说她不懂事,蕊蕊明白了爸爸其实也是偏心弟弟的。

蕊蕊说他们偏心弟弟,他们却说蕊蕊心眼小。这时候弟弟又冲她打了一筷子,她哭了起来,妈妈很不耐烦地抱着弟弟回去卧室看电视了。爸爸说她疑心大:“你们吃的一样、穿的一样,都是妈妈的孩子,怎么会偏心呢?”最后,爸爸拉着蕊蕊去跟妈妈道歉:“妈妈对不起,我刚才发脾气,错了。”妈妈:“妈妈怎么会不喜欢你,妈妈对你和弟弟是一样的!你就是太任性了!改了就好!”

看完这部纪录片,我还是不明白蕊蕊为什么要道歉,她到底错在了哪里?她只是想要父母对自己的关心和爱,就像对弟弟那样。

如果说姐姐比弟弟大几岁,“尊老爱幼”让着弟弟也是应该的,但她们明明一样大,“姐姐”只是父母强行赋予她的身份。

“你们吃的一样、穿的一样,都是妈妈的孩子,怎么会偏心呢?”这种隐形的重男轻女才最噎人,因为自己明明知道父母偏心,又说不出哪里不对。硬要说,也只是生活里的一件件小事:谁能拿着遥控器、谁能和妈妈一起睡、谁能被爸爸抱着……

三、父母偏心的后果加州大学人类和社会发展学教授,曾对384对兄弟姐妹以及父母做过一项研究,发现65%的母亲和70%的父亲,会偏爱某一个孩子。研究人员认为,这个比例比实际的要低,因为有的父母会掩饰自己的偏心。

在家里,受宠的孩子都很清楚自己的地位,而不受宠的孩子只能痛苦不堪。偏心带给孩子的影响非常可怕,一位作家小时候得不到母亲的爱,是众多孩子里被放弃的那个,哪怕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哪怕他已经功成名就,记忆总会把他带回那段痛苦的时光。

不受重视的孩子,很容易产生自卑、焦虑的情绪,她会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关于爱的面目也会被扭曲,她不知道真实的爱是什么样子的,这种负面的影响还会对她们未来的恋爱和婚姻关系产生长远的影响。受宠的孩子,很多会变得傲慢自私,从小生活在众星捧月家庭里的孩子,长大后进入社会,委屈是必不可少的一课。

四、多子女家庭,父母要如何“一碗水端平”?

虽然很多父母嘴上都会说,自己对孩子的爱都是一样的。但黄晓明不是有句话嘛,“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父母偏心与否,不需要自评,需要子女来评价,毕竟他们是当事人。

就像《姐姐》这部纪录片中的蕊蕊,干活是她的,被父母抱在怀里的却是弟弟。父母想要“一碗水端平”,要从两个方面去做,让每个孩子都能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和父母的疼爱。

家务的分配:很多父母会认为,做家务是女孩该干的事,男孩做家务像什么话,所以在家务的分配上,女孩承担了一大部分。同是家庭成员,义务该是相同的。

在我小时候,妈妈就教会了我和妹妹蒸馒头、包饺子、做饭、做家务,有时候弟弟想参与,妈妈也会打发他去玩,说:“哪有男孩烧锅填灶的。”一直到跟宝爸结了婚,我才发现,男人也有喜欢下厨的。很多时候,宝爸在做饭,我在陪孩子玩,虽然都没闲着,但我内心总是惴惴不安,认为自己没做本属于自己的事。毋庸置疑,这就是原生家庭对我造成的影响。

精力的分配上:给一个孩子买什么,给另一个也买什么,这只是物质上的公平。孩子不仅需要物质上的爱,更需要精神上的爱。

孩子需要父母全身心的陪伴,虽然妈妈只有一个,但妈妈可以给每个孩子单独的陪伴时间,父亲也一样。带着他去吃一顿好吃的,玩一个游戏,逛一逛公园。哪怕只是去超市买个菜,也可以这次带姐姐去,下次带弟弟去。可能做不到绝对公平,但相对公平还是可以做到的,起码每个孩子都能感受到被爱。

洛洛 说不出 重男轻女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