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几百美军被几个敌兵吓跑的马金之战,罗斯福总统儿子差点成了俘虏

网易订阅 2020-12-28 SG讲故事 读取中...人已围观

简介引言1942年夏天,在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的几个月里,美国蒙受了更大的打击,失了关岛和威克岛,菲律宾至诚性的沦亡以及科雷吉多尔岛作乱。英联邦在该区域也蒙受了同样灾难性的挫折,拥有雄厚自然资源的荷属东印度

引言1942年夏天,在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的几个月里,美国蒙受了更大的打击,失了关岛和威克岛,菲律宾至诚性的沦亡以及科雷吉多尔岛作乱。英联邦在该区域也蒙受了同样灾难性的挫折,拥有雄厚自然资源的荷属东印度群岛也被日本掌握。美国必须抓住每一个时机,对攻无不克的日本人造成伤害。为了扭转太平洋战争的趋势,日本人从来计划六月初攻占中途岛,然后在八月向斐济、新喀里多尼亚和萨摩亚进军,切断夏威夷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间的补给线。日本水师在6月4日至五日的中途岛战役中损失了四艘航空母舰,导致计划被裁撤。

美国水兵在中途岛的成功让盟军得以开头策动进攻行动。澳大利亚人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开头反击巴布亚和新几内亚,1942年5月初,日本人悄悄进入所罗门群岛南部,攻克了布卡、布干维尔和上部的肖特兰群岛,开头在瓜达尔卡纳尔岛设立机场,借此吓唬美国与这些都邑或澳大利亚东海岸之间的海上航路。美国觉察后立刻饬令进行两栖登陆,夺取并攻克全数日本的军事设施,为了撑持正在进行的行动,美军打算分开日本人的注意力,并将援军迁徙到瓜达康纳尔岛西北1.100英里,珍珠港西南2000英里的一个冷僻的小岛上,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大多数战役比拟,马金岛的进攻只是一场小冲突,涉及的只有几百名美国水兵陆战队员,不到100名日本水兵岸上人员,两艘美国潜艇,几架飞机和两艘小型补助船,但其感导特别的大,由于罗斯福总统的长子也在突击队员之中。

一:突袭发源

日本的“诡秘岛屿”马金岛的官方名称是布塔里岛,位于太平洋中部的吉尔伯特群岛,吉尔伯特群岛由一十六个珊瑚环礁和岛屿组成,总面积为166平方英里。东南对象约700英里是由九个环礁组成的艾丽丝群岛,面积只有一十四平方英里,1914年,日军占领了德国在马绍尔、卡洛琳和马里亚纳群岛的领地。到了二十世纪30年代末,日本人的数量超过了本地居民。岛屿护卫是一支地方护卫行列步队,而不是古代的战斗舰队,除了轻型行列步队外几乎异国舰船。日本以为马绍尔群岛、卡洛琳群岛和马里亚纳群岛是本土岛屿完美的外部抗御。到了1942年夏季,他们觉得从辽远的美国人已经异国什么威吓了,是以他们淘汰了已经很小的驻军。在布塔里塔里环礁上设立了一个小型水上飞机基地,以及无线电和气象站,位于马金的日军基地在军事上的功效不大。它是从夸贾林岛飞来的水上放哨轰炸机的半途加油站,水上放哨轰炸机从南部和东南部在广阔的海洋入口放哨,窥察盟军占领的新喀里多尼亚岛、菲伊岛和萨摩亚岛在辽远的南部,东部是美国占领的霍兰岛、贝克岛和菲尼克斯岛。回到马金后用无线电向基地报告处境,然后再飞回。

1942年夏天,尼米兹上将以为日本人可以在八月中旬攻击瓜达尔卡纳尔岛,为扰乱日本可以的声援恐怕推迟瓜达尔卡纳尔岛的声援,美军打算突袭一个标的目的,转移日本人的注意力,尼米兹考究了几个可以的标的目的,阿拉斯加邻近阿留申群岛的阿图岛,本州岛上的地道、北海道的沿海钢铁厂、天宁岛、威克岛和吉尔伯特的马金岛。威克岛、北海道、本州岛和阿图离阿拉斯加西南海岸太远了,吉尔伯特的马金岛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为它有一支首要由非战斗职员构成的小军队防守,两个突击连队没关系毫不费力地将其击溃。美军疑心这可以是日本人在吉尔伯特的首要总部,日军可以会将前往瓜达康纳尔岛的援军转移到吉尔伯特,而不是派他们去所罗门,那时美国并不知道,日本人已经除掉了攻下萨摩亚、斐济和新喀里多尼亚的打算,因为他们在中途岛衰弱了,

这回行动由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切斯特·w·尼米兹大将引导元首,深入日本疆土的水面输送须要大量护航,很可能在它接近时被觉察,水上飞机输送是合座不切实际的,以至没有考虑过,潜艇是唯一可行的交通工具,策动“制造”行动几乎不须要协和,只有两艘潜艇参与,没有水面舰艇或飞机,这回行动胜利的关头是潜艇,他们必需在没有任何地标的环境下航行2029英里,他们不只必需在太平洋上找到针巨细的岛屿,而且还须要在暗中中切实的岁月汇合。两艘潜艇只运输二个突击连,职司是抓捕罪犯和有谍报价钱的文件,并摧毁举措、配置和补给,胜利的突袭,岂论领域何等小,都会在国内带来魂灵上的勉励,如斯的后果可能会以极低的资本带来极大的长处。从战略上讲,这回职司是分散仇人的注意力,并在日本司令部内里制造混乱,这支小的突袭队列是能够牺牲的,它的损失不会是灾难性的,二:突袭打算

马金上的敌军测度有250人,可以有水上飞机和一到两艘水上飞机支援。最近的陆基敌机在北方170英里。最近的被敌人攻陷的岛屿在七十英里以南。2月1日,也即是进攻爆发六个半月前,少许美国舰载飞机曾对该环礁进行过拍照侦查。一架B-17轰炸机在7月23日拍摄了这个岛屿,这是用于经营进攻的照片拼接图的出处。粘稠的棕榈树和岛屿上斑驳的云层有效地潜藏了地面上的任何器械。据猜度日本人会攻陷政府码头、本地病院、后者实际上被日本人用作虎帐。也有一个日本商业市廛,测度防御将面向泻湖一侧,并集中在崇和政府码头之间。这回突袭的目标地域位于石墩和政府码头之间。在石墩和教堂邻近有一座两层楼高的总部大楼,教堂北边有一个虎帐,教堂南边300码处有一个小型步枪靶场。

马金异国很久的水上飞机,一两艘不明类型的水面船在泻湖里,为一个小型队列运输船和一艘巡逻艇或炮艇,区别声称排水量3.300吨和1,000吨。战前都不妨用作岛间交易船,两艘船在泻湖上相距35码,一艘船在泻湖海岸以北270码,一艘船在船埠之间的堡礁边缘,相距240码。除了航拍照片,又有战前用照片和海图制作的航海图和草图。只有澳大利亚皇家水兵预备役中将约瑟夫林提供了有些过时的讯息。8月16日,诺第留斯号潜艇到了岛上,就从海的一边用潜望镜进行拍照窥伺。照片再现的只是一个长满棕榈树和灌木的低矮岛屿,异国军事设施或民用建筑。

突击者由两个连构成,A连由默文·c·普莱利上尉率领,B连由拉尔夫·h·考特上尉率领。使命军队为一十四名军官和208名士兵,总数为222人。计划于8月17日朝晨在马金上岸,杀死敌军,松弛举措措施,缴获文件和俘虏。在傍晚告终撤出。潜艇汇合场所将在距南部主要岛屿东北角2.6英里处,方位229度。潜艇不会进入浅水泻湖,从这一点到Co A的海滩“y”是3英里,到Co B的海滩“Z”是2英里。“Y”海滩在庄氏码头劈头,“Z”海滩在当局码头劈头,两者相距3000码,袭击者可以是从环礁湖西侧的环礁湖入口外从两翼执行钳形机动,穿过环礁湖到标的目的地域有4-5英里,即使有舷外发动机,这也是一段悠久的旅程,船只编队将酿成三列,由三艘用绳索连接的船和第一十艘船构成。当到达冲浪线时,船只会解开缆绳,排成一条线,到达离海岸500码后于破晓四时在各自的海滩上岸,然后船只将潜伏在海滩外的树叶中,免得被飞机发现。

左边的A连将在Y海滩上岸,并麻利向西北宗旨穿过岛屿,达到泻湖边的首要道路。攻陷布塔里塔利村的西半部,包含伯恩斯·菲利普商店。毁坏重要的举措,非常是农家和国王的船埠,在其右翼与指挥官B建立联系并保持联系。B连将在Z海滩上岸,向西北宗旨穿过岛屿,达到泻湖边的公路,护卫其右翼,攻陷布塔里塔利村的东半部,废弛政府船埠和营业来往站的举措。预计两个连将在石墩邻近的教堂邻近进行构兵,首要任务是废弛这两家电台,它们的切实地点不明。在突袭者上岸的合座光阴里,潜艇供应随叫随到的火力支援,但不会不绝浮在水面上,假使飞机靠近,它们就会潜入水下。计划的撤退光阴是18时30分,假使有敌机,则在21时30分瓜代撤离。预计将在解脱海滩三十分钟后返回潜艇。突袭者他国携带露营装备或背包,由于他们筹划在岛上停留不高出一十六个小时。

三:登陆

8月8日,突击队把装备和刀兵都打包好放进麻袋里装上卡车,在黎明二点被偷偷运抵相连珍珠港东侧太平洋舰队总部的潜艇基地,潜艇总共备用鱼雷都在从潜艇上卸下来并在鱼雷架空间安装了暂且铺位为乘客供应了分外的空间,潜艇在九点开拔,输送需要9天,大部分光阴它们都浮出水面,拥挤的船上特殊热,寝息很难题,也很枯燥好像没完没了。士兵看书、打牌、寝息,缠绵早餐和晚餐花了三个半小时,黎明前和日落后,有一半的士兵在船面上陶冶了一十分钟,在船面上渡过的瞬息年华让那些受困于窄小、幽闭、臭气熏天、热得令人窒息的“猪船”的人特殊感激。突击者被构造从潜艇的差异部位收集刀兵、设备、发动机和船只,然后经过议定窄小的舱口把它们拖上来,

8月16日9时30分,较快的诺第留斯号潜艇抵达,用潜望镜对马金进行了一整天的窥察。除了视察到暴雨和西行潮流外,异国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阿戈诺号潜艇在同一天达到。漆黑中,风和雨一块儿向岸边吹来。浪头上满是繁重的白浪,海浪不息地卷着潜艇。云云的境遇对橡皮艇来说很危机。那天晚上是军队第一次理解了标的目的的名字。海恩斯中校和卡尔森中校考虑过撤除职分,或者等一两天天气好一点,但当时的条件被以为不敷。卡尔森理解他的突击者已经绸缪好了,酌夺推行,两艘潜艇上都举行了“同心”聚会。推动军队提出问题,并供应所有可用的情报。甚至被告诉那里有坦克和空袭。还有援军登岸的船只,提醒他们绸缪好武器和装备,灭亡雠敌的守军损坏一切对雠敌有用的东西,

8月17日破晓二点畴昔,潜艇冒着强风浮出水面。大雨如注,汹涌澎湃海浪。一股潮流奋力将潜艇拉向珊瑚礁。它们移到离暗礁线不到500码的处所,不休地发动引擎保持在原地不动。了望者在漆黑中征采敌舰。只有汹涌澎湃的白浪线能力辨认出海岸。在摇荡的潜艇上突击者艰难地将系缚的橡皮船从外部鱼雷蓄积管中拖出,并从舱口拖出武器、弹药箱、医疗用品、担架、燃料罐和四十磅发动机。一根相连不当的空气软管引起了一声刺耳的尖叫,但海浪轰鸣的撞击声覆盖了声音,海浪的高度上升到了一十五英尺。橡皮船一次充气一只,他们裁夺把船从船舷侧放下来,而不是让潜艇潜在下面,一艘装有两挺机关枪的船弹药和另一艘带领医疗用品的船被冲走,但备用的船只和装备已经缠绵好。士兵必须控制跳上船的岁月,有几人受了轻伤,武器和头盔也丢失了。

几乎别国一辆策动机策动起来,少数几个策动起来的很快就熄火了,橡皮船在滂澎的水中上路了,离平明另有一个小时。由于无法确定船只的主体地方,独自向岸边驶去,其他的划子拚命地与巨浪、风和海流屠杀。他们用头盔在舀水,很少有策动机在运转。两个连队分散在100码以外,在漆黑中无法确定哪条船属于哪条连队。有几艘船不见了,在滂澎的海水和阴沉沉的漆黑中很难清点。卡尔森抛弃让两队在相距3000码的海滩上岸的原筹划。下令他们具体跑到东部海滩“Z”,在哪里收拾部队。下令是经过议定声音转达的,由于风浪的干系,并不是一共的船都接到了更正下令。雨终于停了,风也停了,但满身湿透的进攻者现在已经全部冻僵了。当他们撞到波浪时,船只被掀翻,有人被甩出,火器和装备都丢失了,船只在海滩上随地乱飞。尽管出了那么多故障,他们仍然按原筹划于凌晨五点在指挥官B的z海滩上岸。别国人失散,照旧是一片混乱,一些人自力更生。船被拖到离植被线三十码的地点,四:进攻

5点13分,所有海军陆战队员都已上岸。有三艘船失散,卡尔森随时都不妨收到一笔钱,因而他在5点43分用无线电发出了“一切都很糟糕”的灯号。大约在6点,部队被构造起来,侦察兵确认他们在z海滩。卡尔森随后用无线电说境况有所好转。在袭击三艘失散船只中的一艘登陆时发动机还在运行,沿着海滩往右走,他们发掘了两条被水冲走的船,他向海滩上走去,发掘了日本步枪射击场,他明白它就在教堂和石头码头的南边。他的小队距离主力部队1400码,A连它最初指定的地域很远。B连向棕榈树走去,发掘海浪的咆哮声此刻已被吞噬,黎明前变成了一层薄雾,极少部队已经冲向了他们的对象。A连的机枪被部署在政府大楼外,以回护部队的进展,A连很快抵达了泻湖,确认了被炸弹毁坏的政府码头,该地域异国日本人,惊诧的本地人显现了,再现得很友情。一个本地的巡警看到了美国人登陆,骑着自行车穿过村子,告诫每个人。有些人说洋泾浜英语,他们告知卡尔森,日本人大部分是在西南目标2000码处的码头附近,

日出后不久,雾霾消散了,领头的士兵检查了每一个茅舍和灌木丛。霍华德·杨下士起首觉察了对头。一辆卡车停在路上,20个日本人蜂拥而出,然后进入双方的灌木丛。更多的日本人步行前来,领头的士兵排移到了一个低矮的灌木丛掩盖的高地上。克莱夫德·托马森中士的小队移动到另一个位置,他领导他的士兵进入射击位置,6时30分当中,当日本人走近时,托马森中士开了火。然后满堂排近距离开火,砍倒了大部分对头。一个步枪手朝卡车的引擎开了一枪。日本人用两挺机枪还击,当机枪手被杀后,一把旧英国刘易斯枪旁觉察了十具尸体,30分钟后,事态平静下来,但狙击手把袭击者按住了两个小时。有可能日本人已经觉察了袭击者的登陆或者他们的进取,并做好了预备,因此必要花时间在高高的棕榈树上部署伪装得很好的狙击手。第一梯队牺牲了9人,首要是狙击手造成的。

6点后不久,卡尔森在海滩的灌木丛中创办了他的引导元首要旨,引导元首B声援泻湖侧翼。他别国意识到大部分的守军已经死了。被束厄局促住的突袭者让剩下的日本人放手挺进,托马森上士在引导元首他的士兵和引导元首他们开火时丧失了,被杀的再有情报官员杰拉尔德·霍尔顿上尉。突袭者的伤亡人数不绝添加,卡尔森引导元首B在左翼。幸存的日本人而今正在重组,卡尔森以为日本人比现实人数要多,他本能够从他的左边进攻拉日本人的右翼,但是他的连队混杂在一块儿失落了机缘。一直拖到11:30,直到听到喊叫声和号角声。日本人冲向袭击者的阵地,在粘稠的主动火力中被破坏。又有六名袭击者归天。大约十名日本人在狙击手的回护下试图再次冲击。他们都在近距离被击毙,有结构的抵抗很快褪色了。而今面临两个连的只有几个狙击手,而在石墩附近的日本人还不到十几个。

卡尔森已经赢得了决定性的成功,但他既不懂得,也不采取行动,他别国向前推进或调派巡逻队,而是让他的行列步队保持在线布置。可以是被当地人的敌军数目报告和在短时光内伤亡近二十人吓怕了,他别国采取任何行动,也别国有效地重组他的队列,许多人以为他已经变得过于谨慎到害怕的田地,在西南一英里处,12个袭击者心惊胆跳地移动,又名日本人跑出兵营后被枪杀,此外两人骑自行车脱离时也被枪杀。他们穿过环礁湖边的路,走进空荡荡的日军司令部,搜检其他建筑物。一个戴着木头盔的人走了出去,山姆·布朗把他击杀了,历来是守岛司令金光准尉。此时他们离卡尔森只有400码,但照旧别国卡尔森的消息。这12个人构成了一个小战线,向日军后方前进。在很短的时光内,他们打死了8人,打掉了一个机枪的窝点,破坏了一辆移动的汽车和一个广播电台,同时无间向仇家后方施压。

尽管他们只是一支小部队,他们无疑在幸存的日本人中制造了混乱。他们向一辆雪佛兰卡车抛掷手榴弹,车上装满了标有海军陆战队符号的武器和弹药,这些武器和弹药不妨来自威克或关岛。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这个小队一直变成损坏,在该地域遍地寻视,向他们看到的任何日本人射击,销毁他们能烧的任何用具。他们是马金上最活跃的突击部队。在指挥所整整整日,卡尔森偶尔相关潜艇,运送弹药,卡尔森与鹦鹉螺号潜艇取得相关,指示它向西南8000码处的乌关贡点开战,以弹压不妨的日本人,可是匮乏正确的坐标,而且别国日本人在那儿那边,卡尔森担心泻湖上的两艘小船不妨会有援军,要求向停泊的船只开战,鹦鹉螺号在07:16开战,两艘船都被击中了。11时30分,袭击者听到飞机的声音,两架中岛E6N2型飞机飞越该岛,在空中盘旋了一十五分钟后,他们投下了两枚小型炸弹,然后解脱。炸弹别国击中任何物体,潜艇已经在雷达上发掘了它们,并潜入水中,12点55分,雷达探测到一十二个雷达暗记从北边飞来,12架E6N2 95型水上飞机扫射了一个小时

此中一十架飞机返回了家,但两架降落在两英里外的泻湖上,三支机枪在国王码头邻近,当飞机滑行进来到1000码处用燃烧弹和曳光弹开仗。一架水上飞机即刻引燃,另一架飞机短暂升起,但着火掉进入水上飞机停泊区,更补充了卡尔森惧怕面临的畏惧,和两艘船的梢公雷同,如同他国幸存者登陆,由于狙击手仍在邻近,进攻者在第一个下昼除了在本地寻视寻找食物和纪念品、躲避飞机进攻、等候外,几乎什么也没做。在浪费了这些时光之后,下昼晚些时候卡尔森发轫撤回,他但愿把剩下的狙击手引到更宽大的地点。16时30分,另一波飞机进攻,轰炸了海军陆战队员撤离的部门地域。潜艇白日在水下,并向更远的海域航行,以防止飞越该岛的飞机在清澈的近海水域觉察它们。罗斯福倡议卡尔森发轫除去到海滩。在暗中中繁杂地返回潜艇,也许在岸上再待一晚,第二天早上除去。自然,在这段时光里,毫无疑问会有更多的空袭,或者会有船只来声援。

五:裁撤

卡尔森与他的军官们筹商后,酌定按兵不动地裁撤,他认为他的前线的仇家如故很强。在17:30,士兵们在比来的船上爬上船。海浪特殊剧烈,不管他们划得多么热烈如故划不动了,船只被冲回到海滩上,在惊涛骇浪中,戴着头盔舀水是毫无意义的。有几艘船,与其他的仅相隔几码,胜利地穿过了剧烈的巨浪,而左右的那些船没关系被激流推到了后头。有几个人差点淹死。只有七艘船和80个人抵达了前艇,他们大多数没有刀兵,装备,乃至没有军服,饥饿不堪。接下来的两三个小时里,别的的船队每个人都要测试四到五次在海浪中奋力求生。可是,原委全日无食无饮的近距离战斗,筋疲力尽的人被动放弃。他们当前不安的是,他们将面临剩下的日本人,没关系没有富足的刀兵和弹药。当倾覆的船只被冲上岸时,肉体和心灵魂魄都被销耗殆尽的袭击者许多人没有刀兵,只穿着亵服,大部分桨都丢了。

卡尔森和120名精疲力竭的袭击者,包含大部分伤员,留在海滩上,在林木线内树立了一道薄薄的防线,只有三十个人全副武装,有些人只有一把刀或一两枚手榴弹,其他人只有手枪。卡尔森意识到,他的人已无法再对那无情的波浪创议进攻了。他们搜寻刀兵,收拾散乱的船只,尽微薄之力救治伤员。全数的人手和船只都被迁移到棕榈岛,占据了一个很差的抗御场所。这是一个悠久、痛苦、寒冷的夜间,很多人担心潜艇已经开脱,卡尔森思虑了倒戈的可能性,卡尔森的士气被突破了,他不理解他们要面临几许冤家,倘使他们获得声援—固然明天肯定会获得声援—预计会有更多的空袭。他与潜艇有细碎的接触,尽管确信他们不会开脱,但畏怯依然存在。他的军队疲惫不堪,又冷又湿,大部分没有刀兵,也没有食物。他有伤员,却没有什么医疗支援。卡尔森担心的不仅仅是滩头军队。但也不理解有几许人上了潜艇。

23:00时,八名日本人挨近掩护行列步队,个中三人被一名美军士兵杀死,士兵本身也受了伤。这使卡尔森特别加倍担心,卡尔森纠集军官和军士们开了一个集会,卡尔森议论了三种采用,掉臂可能性一直战斗,再一次实验挨近潜艇恐怕反水。这个动静在行列步队里传开了,然则,大多数人还远别国预备好放弃。他们甘愿在破晓时试航潜艇。各样说法不一,卡尔森纠集所有人一同进行民主投票,大师议论了投票的问题,但议论的水平是有争议的。卡尔森再有另一个问题—他的副官,罗斯福总统的宗子小罗斯福,卡尔森曾向总统确保他会爱护他的安好,卡尔森惧怕被传唤到华盛顿向三军总司令解释他宗子的遭受,美国不会许诺日本人俘获总统的儿子在东京展出的流传,要么把他送进潜艇,即使这意味着丢下其他人,要么就是战斗到死。

卡尔森面临的另一个困难是:在拂晓前上潜艇没关系不实际,他明白拂晓后不久,又一场空袭不可避免。毫无疑问,具体区域将会有多次突袭,迫使潜艇出海,他们不得不在8月18日天黑后尝试,8月18日拂晓时分,卡尔森知照部队越过泻湖接管J本地的独木舟和橡皮艇,两艘潜艇调派五名志愿者乘坐救援船向岸边发射抛绳枪,一个人游上岸向卡尔森通报,潜艇将于19:30在泻湖入口外接罗斯福,罗斯福的船第一次尝试时翻了,但第二次胜利了,少少突袭者抱怨说,若是罗斯福的平安云云紧要,那么他一开始就别国必要去何处。到了8点,50个人用枪托和棕榈叶当桨,抵达了潜艇,就在此时日本的飞机也抵达了。卡尔森引导元首大约三十人被困在岸上,其中少少人别国率领刀兵,潜艇已经沉在水里了,但战斗机从泻湖上飞来,扫射信差船,投下炸弹,差点击中潜入水中的潜艇。

潜艇一整天都在水下。卡尔森把军队集合起来,差遣巡逻队到岛的两端寻找分开的袭击者。另外的人到政府大楼,寻找食物和水。带着着末四艘船在泻湖邻近的散兵坑前等候夜幕降临。希望日军的援军不会到来,8时30分,他们在国王码头邻近点火了1 000桶航空燃油,松弛了庄氏码头邻近的电台,洗劫日本商业站的罐头食品、饼干和啤酒;还从日本总部找到了少许文件和图表。首肯当地人在日本店铺买他们想要的用具,自行车尤其受欢迎。少许人四处寻找纪念品。战场上找到了一十四名美军的尸首信差船上的五个人被以为已经陨命。卡尔森还是不确定是否再有其他人失散,由于别国确切的数字,9时30分,日本又发动了一次空袭,随后全日又发动了三次空袭,突击者们躲在散兵坑里,别国人员伤亡。他们知道他们必需在当天晚上脱离,

当地人告知卡尔森,泻湖哪里的波浪很轻,日本人对入口附近的小岛他国防守,卡尔森派出了一支三人巡逻队去检查停泊在斯通船埠附近的一艘四十英尺长的单桅帆船。他们杀死了船上的又名日本舟子,却发觉单桅帆船进水了。他们征用了一只独木舟,把四艘橡皮艇系在独木舟的两侧。18:10年潜艇浮出水面,来到离南海滩四分之三英里的地点,肯尼斯·麦卡洛军士用手电筒发出信号,伤员被装载到船上,最强大的桨手坐在舷外支架的两侧。发动机启动了,这艘沉重的船于20:30开端穿越泻湖。进取迟缓,一台发动机耗尽了燃料。袭击者用桨和其他发动机督促飞船前进,并试图议定对准地平线上的一颗星星来保持航向,23:08,筋疲力尽的人们到底举座回到了潜艇,潜艇指挥官在午夜前开船向珍珠港返航,在海上航行了七天之后于八月达到珍珠港六:结局

8月19日,在进击者脱离后的第二天,该岛再次遭到轰炸,日军报告称,在马金岛的七十三名士兵中,43人断命,27人幸存,3人失踪,能战斗的仅几个人,就是这几个人吓跑这两百多美军,干瘦的突击队员们来到珍珠港后还在为行动的衰弱而惊慌失措,他们惊奇地看到口岸里每艘船上的船员都身着制服以及欢呼的观众,乐队吹奏了「海军陆战队赞美诗」和「抛锚」欢迎潜艇。突击队员们对如斯的欢迎毫无准备,受到如斯的欢迎后,士兵们惊呆了,被这种豪情全部吓了一跳。他们被安排到着名的罗瓦尔夏威夷旅社和相近的威基基海滩,8月25日,也就是偷袭者返回珍珠港的那成天,公然发表海军陆战队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登岸并突袭了马金,立即鼓动了国家的士气,卡尔森和罗斯福在8月27日出席了一个信息发布会,媒体都疯了,关于这次进击的文章涌现在所有重要杂志和报纸上,任何能找到的关于突击队员的东西都被印了出来,日本断命人数夸张至3500人,小罗斯福被视为带领进击的传奇人物,10月,罗斯福亲自向他的父亲汇报情况,并向他赠送一边由马金岛拿去的日本国旗,除了宣传他的“共同奋斗”法则外,还担保日本士兵是被他智取并击败的。美军报告一十九人断命,11人失踪,12人和一十六人受伤,一些军官写的战后回忆录实际上批判了卡尔森在马金岛上的带领衰弱和叛逆问题,这次突袭的一个利益是验了三个火力小组的效力,1944年初,13人步枪班和3个4人火力队被全行列步队选取,至今仍在应用。

前几天看到有人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美军在某某战役伤亡相比于敌军少二十倍还不止,马金岛之战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只要美国需要,好汉和怨家伤亡数字都是能够用传媒造出来的,就像当代的阿富汗,美军每次战斗都宣称以伤亡几人的价格灭亡几百上千的游击队,十九年累计下来被灭亡的游击队总数比阿富汗总共成年男子加起来都多,可游击队却越打越多,,,,,

贝克岛 海军陆战队 罗斯福 尼米兹 小罗斯福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