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唐伯虎五十知天命,写下一首俗诗,疏狂不已,又惹人心疼

新浪 2021-04-20 SG讲故事 读取中...人已围观

简介民间多称唐伯虎,诗书画卷则多以唐寅的名字出现,这位浑身都散发着传奇色彩的明代诗人,为后世留下了诸多风流雅韵的趣事。在今人的印象中,唐伯虎既是玩世不恭的富家公子哥,又是风流倜傥的杰出代表,堪称快意人生的

民间多称唐伯虎,诗书画卷则多以唐寅的名字出现,这位浑身都散发着传奇色彩的明代诗人,为后世留下了诸多风流雅韵的趣事。在今人的印象中,唐伯虎既是玩世不恭的富家公子哥,又是风流倜傥的杰出代表,堪称快意人生的带头模范。然而实际上,唐寅并非故事中那么潇洒,表面看起来越是无所谓的人,内心越是抑止不住的孤独。“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这首蕴含无限洒脱意味的《桃花庵歌》被后人交口称赞,却殊不知这正体现了唐寅愤世嫉俗的一面,透露出了他那庸俗消极的真实内心。那么历史上的唐伯虎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唐寅在五十岁知天命之年,写下了一首总结人生的狂诗,我们或从此诗得到答案。

《五十言怀诗》明·唐寅笑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乐月中眠。漫劳海内传名字,谁信腰间没酒钱。诗赋自惭称作者,众人疑道是神仙。些须做得工夫处,莫损心头一寸天。唐寅活了54岁,这首诗是他五十岁时的叙怀之作,也是他对人生前五十年的一个总结,流传至今备受诗迷推崇,因而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子曰,五十而知天命,然而到了这把年纪的唐寅却仍不安分,才写下了这首不可多得的至狂之作。“笑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乐月中眠。”唐寅直言五十年来皆是于“笑舞狂歌”中度过,不问世间尘事,只在花间行乐,在月宫醉眠。谁的人生都是酸甜苦辣挨个尝过,而唐寅的这种想象极富浪漫气息,俨然有杜甫口中李白的样子:“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漫劳海内传名字,谁信腰间没酒钱。”这一句就开始狂起来了:放眼天下,谁人不知我的名字,但谁也不肯相信我的口袋里竟然没有钱!唐伯虎对自己在明朝的名气十分自信,他认为自己是一位传遍大街小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超级巨星。寻觅诗坛上下,也很难找出如此狂傲的家伙!高适写给董大的“天下谁人不识君”与此意义相似,但高适这是恭维别人的话,且是为了安慰即将踏上异乡的董大;想当初还籍籍无名的李白被高官看不起,不过写下“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之句,只说了句你不要小看我,哪里有唐寅之高调?

“诗赋自惭称作者”,诗词歌赋方面很是惭愧,都不好意思承认是我写的。哟,突然就谦虚了呢,但只是为了下一句的极狂做铺垫而已。“众人疑道是神仙”,大家都怀疑我是神仙,我的作品皆是神来之笔!我们试着来捋一下:唐寅先说自己的作品不行,以自己的标准来看算不上好,但放在世人眼中,却已经达到了神仙的高度!毫无疑问,这是先抑后扬的手法,唐伯虎将这种手法运用到了炉火纯青,不仅令人感受到了他的目的,还有点让人脸红。另外,纵观诗坛风云,敢自称神仙的诗人恐怕没有几个,纵然狂如李白,其“谪仙人”的称号还是贺知章封的。唐伯虎算是史上最直白的自嗨玩家。

“些须做得工夫处,莫损心头一寸天。”在该诗的最后,唐伯虎喊出了自己的人生坚守,什么仕途声名,什么建功立业,什么美女金钱,都无所谓,他在乎的是心中坚持的那一份秉直与傲骨,不使内心那一片纯净空间受到世俗的污染。其实,谁生来都不是天然的乐观主义者,都是被生活的坎坷历练出了豁达的习惯,唐寅也是一样,他的人生充满了不幸。25岁时,唐寅家中出现重大变故,一年中有五位至亲之人相继去世;29岁时,唐寅中榜解元,却被怀疑与“徐经会试泄题案”有染,因此而被判终生不得再试举。

此后,妻子无望而与之分道扬镳,南昌宁王欲利用他图谋不轨,他只能装疯卖傻逃过一劫,看尽红尘的唐寅也只好以卖画为生,假装潇洒。这首《五十言怀诗》通篇如白话,还被当时的文学家评价为“俗”,殊不知这正是唐伯虎对世俗的反击,以俗制俗,以狂制狂,正像他笔下的“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世人只看到了他的疯狂,却忽略了他所拥有的不堪与无奈。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唐伯虎 唐伯虎诗 桃花庵 知天命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