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13市民代表热议垃圾处理 无一市民代表赞成垃圾填埋

环球网 2012-05-23 SG讲故事 读取中...人已围观

简介13市民代表热议广州垃圾处理 垃圾围城已成悬在广州上空的“达摩之剑”垃圾处理有两种主要的方式,一是垃圾填埋,二是垃圾焚烧。到底是该填埋还是焚烧,13位市民代表昨天畅所欲言,纷纷发表看法。 数据显示,广

13市民代表热议广州垃圾处理 垃圾围城已成悬在广州上空的“达摩之剑”垃圾处理有两种主要的方式,一是垃圾填埋,二是垃圾焚烧。到底是该填埋还是焚烧,13位市民代表昨天畅所欲言,纷纷发表看法。

数据显示,广州近5年的垃圾量增长率4%,2010年每天生活垃圾产生量达到9771吨。若不严格控制,到“十二五”规划末,日产垃圾超过2.2万吨,年产垃圾超过700万吨。

广州垃圾处理能力最大的兴丰垃圾填埋场即将被填满,到时中心城区每天将有6000吨垃圾无法处理。

文/记者王飞、全杰 图/记者邵权达昨天8时30分,陈建华市长在市政府召开座谈会,就垃圾处理问计于民。这是继上周四“垃圾处理工作专家学者、媒体主要负责人座谈会”后第二场针对市民、网友的问计会。出席的13位民意代表中既有知名网友“巴索风云”、“樱桃白”等,也有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市政协委员韩志鹏等知名人士,媒体人陈扬也专程从深圳赶回来和市长“面对面”。对于市民代表的声音,陈建华都认真聆听,还不时与市民交流讨论。昨日代表中无人赞成垃圾填埋,但对于垃圾焚烧则出现多种声音。

在座谈会开始之前,城管委介绍说,广州垃圾处理能力最大的兴丰垃圾填埋场,目前日处理量已经超出了设计能力的4倍,即将被填满。而一旦兴丰垃圾填埋场无法接收垃圾,中心城区每天将有6000吨垃圾无法处理。

更为严峻的是,广州人口数量还在不断增加,人均日产垃圾量也在不断增加,而且广州目前的人均日产垃圾只有1.1公斤(市区1.3公斤),而纽约的数据是3.06公斤,其中增长空间很大。

填埋场周边的土地连大树都无法扎根在昨日座谈中,13个代表都反对垃圾填埋。来自中华环保联合会能源环境专业委员会的许俭兴副会长认为,目前国家倡导的焚烧、填埋、堆肥生化处理三种垃圾处理方法都各有利弊,没有一种方法是十全十美的。“结合广州的情况看,目前珠三角农业逐渐萎缩,堆肥没有太多出路,填埋方式又存在土地制约问题,因此焚烧是最可行、最科学的处理方法。”许俭兴认为,无论哪种分类方式,源头减量都是必须的,他建议将人工分选和机械分类相复合的方式,做好前端分类工作。

居住在华南碧桂园的林泰松以其亲身体验力撑垃圾焚烧处理方式,“我曾经去过番禺火烧岗垃圾填埋场,那里根本哪是填埋,而是堆放,听说那里的垃圾山每年就‘长’高十米。”林泰松说,居住在华南碧桂园,每年总有几个月会闻到从垃圾填埋场传来的臭味,“我是亲身知道填埋场的危害,填埋场周边的土地,连大树都无法扎根,地下还冒出阵阵恶臭。”市政协委员韩志鹏直言,在参观兴丰垃圾填埋场后,触目惊心,“垃圾填埋场不仅臭气熏天,而且谁也不能保证垃圾下面的防渗膜今后不会出现问题,污染地下水,贻害子孙。”(来源:广州日报)广州垃圾焚烧要消除市民对二恶英的恐惧“垃圾焚烧产生的二恶英一直是百姓心头的阴云。”陈扬发言时,谈到了垃圾焚烧的二次污染问题。陈扬认为,要消除老百姓对二恶英的恐惧心理,就要将整个垃圾焚烧的运作全过程公开透明地予以公布。

在讲到二恶英问题时,陈建华引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一位工程院士的话称,“按照欧盟标准,一个垃圾焚烧厂一年生产的二恶英,重量大约相当于一个矿泉水瓶瓶盖的重量。而一次燃放烟花,释放的二恶英超过十个垃圾焚烧厂一年释放的二恶英。”据了解,欧盟二恶英的排放标准是0.1纳克TEQ/立方米,而我国的标准是1.0纳克TEQ/立方米。目前广州李坑垃圾焚烧厂的标准是0.08纳克TEQ/立方米。也就是说,广州建13家垃圾焚烧厂所排放的二恶英,也只是按国家标准建一家焚烧厂的排放量。

按照目前情况看,填埋所排放的二恶英,比焚烧产生的还多出了70%,而且更加不可控。从长远来看,填埋产生的二恶英还更高。

“樱桃白”则认为,对垃圾焚烧应该慎之又慎。垃圾填埋只有两三年的寿命了,垃圾分类减量短期难出效果,那还有其他方法解决垃圾出路问题吗?“樱桃白”承认,这确实是反对垃圾焚烧的人很难回答的问题。

垃圾处理方案难完美政府公开透明很重要陈扬认为,垃圾分类做得好不好,市民最能真切感受到政府的诚意和努力。

陈扬说,“我就问在座各位,你们在扔垃圾,有没有将手机本体和电池分开,如果说有,肯定是骗我的;还有,我们的废电池扔到哪里去?我知道废电池不能乱扔,我一箱一箱的废电池放在床底下,不污染别人我只能污染我自己。”他建议,广州必须先将垃圾分类的问题处理好。“不能老百姓分类分好了,到了楼下,清洁工咣当一下一起打包带走了,老百姓会觉得自己白做了。所以,当务之急就是把垃圾分类工作做好,让老百姓感觉到政府的诚意和努力。”陈扬谈起他的感动:“昨天晚上,我去吃夜宵,从大南路走回文明路时,看到一些回收垃圾的拾荒者,一堆一堆的,一边兴高采烈地聊天,一边在分拣垃圾。我很感动,当时在想,如果政府部门也能够像他们一样认真地分拣垃圾,我想垃圾围城的问题就能够很容易解决了。”陈建华亲切地称拾荒者为“环保工作者”。城管委介绍说,广州目前有4万多人的“环保工作者”,他们一天回收4000吨的垃圾。

陈扬认为,不管政府还是百姓,都要面对一个现实,就是在垃圾处理的问题上并没有十全十美的方案。“要将垃圾处理的方方面面公开透明地给市民讲清楚,让老百姓知道政府面临的困难。”(来源:广州日报)解垃圾围城之困市民代表吐心声韩志鹏:推进垃圾焚烧先要消除顾虑韩志鹏提到了李坑焚烧厂的问题,“目前,焚烧不光是李坑居民有顾虑,是整个社会都有顾虑。几天前还有记者问我,是不是还有很多肺癌啊?我想在推进焚烧工作,不仅李坑焚烧发电厂附近的居民存在顾虑,整个社会都对兴建垃圾焚烧厂存在顾虑。”“既然社会上对垃圾焚烧厂存在顾虑,那么可以将李坑居民作为一个麻雀来‘解剖’,邀请第三方为李坑焚烧发电厂附近的居民做体检,看居民到底有没有病,或者得了什么病,这种病是否跟焚烧垃圾产生的二恶英有没有关系、有多大关系,并向社会公布。”对此,陈建华市长回应,已经有广州市疾病控制中心和白云区疾病控制中心对李坑周边居民的健康状况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居民健康并未受到影响。

彭澎:填埋厂马上就满了,怎么办?

彭澎提出四点:“第一,广州市是在2000年确定为全国八个垃圾分类试点的城市。如果当时就开始垃圾分类,我们现在的很多问题都不会这么严峻。这说明,垃圾分类的工作很难。”“第二,根据日本和中国台湾的经验,垃圾分类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才能推行。广州市要缩短到三五年,能不能做得到?即使做得到,也只是能减少1/3。但问题是,我们目前的填埋场马上就满了,怎么办?”“第三,生产和商业环节就要开始推广垃圾分类,美国的产品包装上都有‘可回收’的标志,而美国的商场也都有易拉罐的回收机。”“第四,垃圾分类处理不能马上满足我们需要。怎么办?我还是支持垃圾焚烧。”(来源:广州日报)陈扬:政府应坦诚面对垃圾围城陈扬建议称,座谈会应该由电台、电视台直播,让市民对此有个充分的了解。陈建华市长插话称,“已经直播了,(广州日报)大洋网正在直播”。陈扬认为,在垃圾处理这个问题上,政府应该很坦诚地面对垃圾围城的问题,让大家知道我们生活的环境,勇敢地面对现实。不管是烧也好,埋也好,都会存在缺陷。比如填埋,土地会被占用,而焚烧可能会造成二次污染。“我们不要抱着哄老百姓的心态,老百姓上网一搜,如果不是这回事,就造成了对立情绪。对立情绪一出来,这事就干不了了。”许俭洪:从源头减量是必须的目前国家倡导的焚烧、填埋、堆肥生化处理三种垃圾处理方法都各有利弊,没有一种方法是十全十美的。“结合广州的情况看,目前珠三角农业逐渐萎缩,堆肥没有太多出路,填埋方式又存在土地制约问题,因此焚烧是最可行、最科学的处理方法。”他认为,无论哪种处理方式,源头减量都是必须的,因为源头减量后,可以大大减少垃圾末端处理的弊病,包括垃圾运输和焚烧时的热值问题。

“阿加西”:生物处理技术并不成熟“以前我是反对垃圾焚烧的,但经过这几年,我切实感觉到垃圾围城,焚烧只能是无奈选择,权宜之计。国际上目前也没于较为成熟的生物处理技术。所以不能光为了反对垃圾焚烧而反对,要考虑到底怎么解决问题。”“阿加西”认为,“垃圾焚烧和垃圾分类是两个不同的方向,分类是政府积极推进,分类能减少垃圾量、减少危害垃圾量。可回收垃圾尽量利用起来。从中国的情况来看,高质的可回收垃圾,大部分被‘收买佬’收走了。低质的可回收垃圾要进入到居民领域,无论低质、高质的垃圾,要指导居民将垃圾扔到指定垃圾箱。可回收垃圾怎样成为资源,建议建立垃圾分拣中心和循环基地园,统一做分类工作。”(来源:广州日报)张洪利:小区分类好要感谢物管张洪利介绍经验,(万科)小区的垃圾分类工作取得成效,主要因为物业公司对垃圾分类工作的重视。物业公司请来市城管委作垃圾分类培训,并且有专人指导居民开展垃圾分类,公司也投入200多万元,全部配置分类垃圾桶。现在地产公司在后期建设中,在设计上已经一次性配置垃圾桶。物业公司也在小区内发布倡议书和倡议信,并且定期开展垃圾分类活动,普及居民垃圾分类意识。

物业公司还将垃圾分类收集点设置在停车场,方便居民。遇到大件的废品例如大床垫,居民可以打电话给物业公司,有专人上门处理。

孔光有:分类要简单处理要专业“在垃圾处理前端,要做到三句话‘分类要简单、清运要严格、处理要专业’。”孔光有认为,因为居民对垃圾分类不专业,因此前端垃圾分类处理越简单越好,如果将分类简化为干湿两种,遭遇的垃圾分类工作阻力也会更小,分类效果也会更好。同时为了提高资源化效率,可以兴建精选分拣厂,将分类交由专业机构处理。

垃圾处理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