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陈逸飞:浔阳遗韵,刹那惊艳

佚名 2020-01-27 SG讲故事 读取中...人已围观

简介http://ent.163.com2005年04月12日 18:01网易娱乐稻子病逝。他的学生在上海泰康路陈逸飞艺术工作室设起灵堂,点燃摆成心型的蜡烛向老师寄托哀思。 在一个人壮年有为的年龄就作一番

http://ent.163.com  2005年04月12日 18:01网易娱乐 稻子病逝。他的学生在上海泰康路陈逸飞艺术工作室设起灵堂,点燃摆成心型的蜡烛向老师寄托哀思。

在一个人壮年有为的年龄就作一番盖棺定论的评价,尴尬而不合时宜。这在追忆画家、艺术家陈逸飞时所首先遇到的遗憾。你会发现,他的一生仍然只是起跑之后的加速度阶段,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如果这就是一曲让人为之惊艳的“浔阳遗韵”,那么这支曲子刚到了得意处——真不该嘎然而止!

电影《理发师》的拍摄,因为他的去世而中断。这是继《人约黄昏》之后,陈逸飞亲力亲为的又一部影片。除了保持了影像的美感,影片通过小人物的命运展现时代变迁,被称之为中国版“日瓦格医生”……“逸飞视觉”系列丛书新一辑,本月底即将由江苏美术出版社推出。该系列一直以来由陈逸飞亲自策划,雄心勃勃,试图打造“中国视觉图书第一品牌”。他去世之后,后续的策划已然无从谈起……在建的南京“艺兰斋美术馆”,陈逸飞将在此开设艺术书城。他去世后,美术馆的许多设计和他最希望开设的艺术书城将受影响……还有那些时装、设计、环境艺术、模特经济等等悬而为决的具体工作……作为中国20世纪80年代以后涌现、第一个勇敢而又富于创业激情的艺术家,他一直忙碌。生命不息,工作不止。他把他在国外工作、生活所积累的审美体验传达给了内地的艺术界,同时又具有立足于中国传统的人文情怀,在他的油画作品中,你可以感到中西艺术交相混融的气质。

他同时从事着方方面面的工作,既是艺术家,也是商人,还是文化工作者,热衷于社会活动的人士。既有艺术家的敏锐,又有着商人的气度。他成功的“财艺兼收”,怕只会引来抱守着各自小众艺术领域的人士嫉妒。他是各种领域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具有宏观看待世界、看待艺术的眼光和勇气。

根本上,他还是一个画家,一个1965年毕业于上海美专、1980年赴美留学的画家。他具有一个画家对于美的敏感的眼睛。他以这“眼睛”捕捉世界的美,并把美传达给别人。他虽然从事着很多工作,但是每一项工作,都和“美”有关。

他提出了“大视觉”观念。视觉艺术不仅包括平面美术,凡是眼睛所能看到、感受到、可以传达的美,都属于大视觉范畴。基于大视觉观念,各种小众艺术门类被重新整合。他并不因此否认方方面面的艺术专才,他油画的水准精益求精,有目共睹。但是美毕竟又是可以传达的普遍的艺术活动。在这一点上,他是一个热衷于各种时尚活动的艺术家,他提倡各种艺术形式的彼此借鉴和互动。

对我们而言,不管陈逸飞所提出的观念是否空洞,在这样一个古老的东方国度,21世纪,有人终于可以站出来,勇敢地为这个民族呼唤一种全然自觉的审美意识、审美精神,总是一件好事。因为艺术毕竟可以让我们生活的更为快乐、更为超脱。他常说:“中国的‘美盲’比‘文盲’还多,很多人,即使有了知识有了文化,也不懂得怎么去欣赏美。”而他的工作,恰恰可以借时尚的名义,有效的推广和普及这个“美”。

2001年9月,陈逸飞把视野投向平面传媒,由他担任总策划的《青年视觉》杂志创刊。杂志栏目设置包括人文、艺术、空间、时装、化妆、科技等版块,充分体现了他一贯的“大视觉”观念。400页超大型豪华开本,摆在遍布上海街头的报摊上,给读者以第一时间的视觉冲击。他表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应该让视觉艺术走出自命高雅的画室,走出孤芳自赏的沙龙,去充分调动各种现代化的手段,将自己的艺术感悟、美学理念贡献给社会和公众,让生活变得更美。”他最早拍摄的一部电影,是1993年由陈逸飞工作室制作的《海上旧梦》。这是一部自传性质的艺术片,也是“陈逸飞个人随想录”。影片在当时出现是让人惊喜的,许多人第一次意识到电影还有这样的拍法。这是一部真正诗化的电影,没有故事,没有对白,画家梦游似地追随着一个女子,影像的呈现就像是一幅幅流动的油画。

在某种意义上,陈逸飞遇见电影,或者电影遇见了陈逸飞,都是一种幸运。陈逸飞对于绘画与电影的双重实践,让我联想到法国新浪潮艺术中,美术与电影的互动。游走于不同艺术形式之间的艺术家,便是为21世纪的新艺术穿针引线的人。也正因为如此,在陈逸飞的油画中,你可以感受到胶片般的质感以及影像的叙事性;而在他的电影中,你更可以感受到对于画面构图、色彩表现的功力以及对于美感的敏锐传达。

陈逸飞是属于上海这座城市的。虽然他的故乡不在上海,但是他在上海学画,在上海工作,他的家在上海,他的画廊在上海,他的工作室也在上海……1995年的电影《人约黄昏》,再次成为一部以上海为背景的影片。影像的飘忽不定性,传达出上海潜藏于人们记忆中的暧昧。也许,陈逸飞说故事的技巧远远不够,但他对上海的了解和对美的敏感却牢牢把握住了上海的韵味。

这是一座百年以来不断见证各种时髦玩意儿的城市,你说不清上海为艺术以及艺术家的生息,提供了怎样厚重的土壤,但在这座城市,商业社会的实利主义、中西交融的人文底蕴、艺术与时尚的微妙融合,一种全然海派文化的背景,为陈逸飞的发展创造了新空间。在上海,在新天地,在苏州河,在泰康路……一切高雅而时尚的艺术场所,总有着陈逸飞的气息。他是海派艺术家的一面旗帜。

一座城市,乃至一个时代,一代人,总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文化。而陈逸飞,便属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的上海。

所谓天妒英才。他的劳碌在不经意间侵蚀着他的生命。他设想把视觉艺术做成终其一生、泽被民族的产业,但是最终,他仍然只是一个艺术家,一个画油画的陈逸飞。

就像1991年香港太古佳士得秋季拍卖会中,他的那幅以137万港币创下中国油画卖价最高纪录的《浔阳遗韵》——这个画油画的艺术家,在人间如流星一般的闪逝,凝聚为一个刹那惊艳的背影。

陈逸飞 网易娱乐频道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