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旧改巨头的角力 富力介入赤沙村十年后保利入场联合开发

新浪网 2020-06-19 SG讲故事 读取中... 人已围观

简介未能永恒的好友,未能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保利与富力应该深谙此道。 走过十余年漫漫旧改路的赤沙村,终于迎来了破局。6月17日,经股民投票表决,富力和保利组成联合体以100%同意成为广州市海珠赤沙

未能永恒的好友,未能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保利与富力应该深谙此道。

走过十余年漫漫旧改路的赤沙村,终于迎来了破局。6月17日,经股民投票表决,富力和保利组成联合体以100%同意成为广州市海珠赤沙村旧改意向合作企业。

很多人应该想不到,这一个由富力开始、保利半路介入,相互角力弄得满城风雨改故事,最后终于会是这样的走向。

“这已经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了”,一业内人士说道。

而透过琶洲会展中心一河之隔的赤沙村,又能看到两位巨头在旧改江湖上的哪些势力对碰呢?

赤沙村十年赤沙村引来争夺与它的黄金位置息息相关。

该村地处广州市海珠东部,坐落于珠江南岸的琶洲岛,改造面积69.38公顷。赤沙村可以说是广州市旧改的“明日之星”,其身上的光环正是琶洲所赋予的。

从琶洲的定位来看,世界级创新特区、互联网创新集聚区、粤港澳大湾区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这里聚集着腾讯、阿里巴巴、唯品会、小米、国美等企业,以前每年广交会带来的人流汇聚于此,不少报道都将其称之为下一个“珠江新城”。

富力是最早踏上赤沙村改造之途的。2009年,为了筹备亚运会与亚残会,广州市相续推出了多条旧村改造项目,其中就包含赤沙村。当年8月18日,广州市亚运会前夕,广州市富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与赤沙联社签订「合作改造广州赤沙“城中村”项目意向书」,有效期位七年。

彼时许处于初级阶段的广州市旧改来说,这种合作模式不是非常的正式和明确,且之后因为海珠生态城控规问题,赤沙村旧改方案没有获批。

这达十年间,富力除了着力与赤沙联社一起推动改造方案的指定与上报之后,还主动出资支持赤沙村修路、修建旧改宣传展厅、赞助赤沙村举办端午龙舟活动等等,可以说深入介入了赤沙村的发展。

一个小插曲发生在2015年12月,「广州城市更新办法」和配套文件出台,明确规定,项目实施方案批复前,村集体不允许自行选取合作企业。所以,赤沙村旧改工作一度停滞。后于2016年8月,赤沙村与富力签订的协议,赤沙村有权另择合作方进行村改造。

关键节点在于2018年,那一年赤沙村完成旧改意愿表决工作。同时许,4月广东旧改新政出台,允许甚至鼓励房企和旧村自行洽谈,并省去“招拍挂”环节,转而协议出让旧村改造地块,协议出让亦需要政府审批。

这相当于开放了各房企涌进这场争夺的权限。富力也嗅到了危机,在赤沙旧改选择合作意向企业表决前,富力向赤沙村亮出了自己的诚意,提高了补偿标准,如赤沙村民复建安置按照村民现状房屋基建面积x4层的标准回迁安置。

但在2019年4月的表决中,富力仍旧没有通过从赤沙村意向合作企业表决,43.52%。在富力看来或许是命运的玩笑,但在其他房企看来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保利,就在这时许候进场了。对于成功改造琶洲旧改的保利来说,赤沙无异于枕边肥肉,自然不会拱手相让。4月22日前后,保利带领近800名赤沙村村民去参观了琶洲村旧改。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这两位巨头,事实上万科、越秀也有积极参与过赤沙村的旧改。其中,一样在4月,由于不符合相关条件及要求,万科对赤沙村旧改合作企业的申请资料无法通过,无缘赤沙旧改。

剩下的,就是富力与保利在各方利益暗流涌动下的角逐。拥有琶洲村改造范本的保利自然想要拿下这块嘴边肉,但对于富力来说,即便是央企保利的入场,跟进了十年的它不愿放弃这一囊中之物。

保利入场之后,双方开始暗中角力。据悉,为了推进相关工作,富力的联席董事长张力还亲自出马斡旋。去年8月,赤沙联社又发起关于富力能够报名参加赤沙旧改的表决大会,富力通过表决再一次回到赤沙选取合作企业程序之中。

富力与保利互相较劲,包括持续加码给予村民的补偿标准,如消息称富力方将补偿面积提高到按照现状建基*4.5层面积补偿,额外给予800元/平补贴;而保利则将额外补贴提升到1000元/平等等。

还有个细节,在去年的端午节龙舟赛中,保利和富力均各自捐助六十万元,为赤沙村夺冠助兴。看起来,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似乎谁都有实力“死磕”到底。

到了去年底,事情开始有了不似的的走向。12月,上级审批期间,赤沙村联社收到富力与保利两家房企共同发函申请撤回报名资料,赤沙第三轮选取意向合作企业终止。

彼时许有接近富力的人士获悉,由于相关部门希望两家能合作、共同改造,但原先的招商方案不接受联合体,因此两家企业撤回报名资料,重新提交。

今年6月17日的合作企业表决情况结果公示中,正是由联合社企业作为赤沙村旧改合作意向企业。

“只要能快速推进,既有央企的保障,有能有民企的灵活,这是双赢。独家还是联合体其实未能所谓的。”世联行广州市大区副总经理林家星说道。

巨头的角力一个赤沙村背后,折射出来的却是如今羊城旧改场上激烈的氛围,即便是旧改巨头,都无法有十足的把握拿下任意一个投资动辄百亿的村。

而保利与富力,这两个旧改大户的交锋与争夺本身就颇具戏剧性。

分别成立于1994年和1992年的富力和保利,一样发家于广州市。两家本地老牌房企涉足旧改的时许间,远比如今活跃在广州市旧改局上的大部分房企早。

三旧改造的概念看,富力的旧改之路开启得一些。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因广州市城区的旧厂房不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和产业的转型升级,严重影响了人们生活环境的改善,破旧立新迫在眉睫。

富力就是这时许候开始旧工厂、旧厂房的改造。从广州市荔湾区一个化工厂旧改项目起步,富力在广州市陆续参与完成大型的旧厂改造项目,截至2001年末富力在广州市已完成一十个大型旧改项目,包括钢材厂、硫酸厂、锅炉厂等。

彼时许,有“广州市每一根烟囱的倒下,有富力的一份功劳”的说法。

涉及旧村从2007年开始,彼时许富力参与了广州市首个旧村改造猎德项目,这一案例成为了广州市旧村改造的传奇。2011年,富力开始着手杨箕村旧改项目,这又是彼时许广州市唯一一个由民企独立完成的旧村改造项目。

保利则是从2009年开始探索城市更新,其操刀的琶洲村则顺理成为了广州市第一个企业主导改造的城中村,同时许,项目于2014年五年间启动村民回迁等事项,这是广州市第一个完成整村改造的城中村。

这两大本地巨头,在广州市旧改市场上无疑为举足轻重的。即便如今不少如升龙、星河等过江龙入局广州市旧改,但旧改本身就是一个地域性强的改造方式,相对而言,本地企业占据着绝对优势。

不过,在同个市场里扩张难免狭路相逢,竞争与冲突也就随之出现了。值得一提的是,赤沙村不是保利与富力唯一正面交锋的项目。

就在保利介入赤沙村的四个月后,保利又“截胡”了天河渔沙坦项目。

2018年5月,富力竞得天河渔沙坦村留用地块。在去年8月,天河区渔沙坦村公司为选择旧村改造项目意向合作企业进行了投票,保利以高票四十二票战胜富力、合景,当选为渔沙坦村旧改的意向合作企业。

虽有业内人士称,留用的与整村改造的操作主体未能必然联系,但是过往将留用的与村改分开出让的项目,基本上都由同一家企业摘得。

“单独做留用的的不多,因为很直接的原因就是留用的不能做住宅地产开发,对于房企来说不仅大,核心还在于对收入贡献少,除非地段价值高,否则愿意单独做的很少。”林家星称。

可以说,在两次旧改交锋中,保利均在后期强势介入,不管是单独拿下村旧改还是合作,这对于保利这个后来者来说为胜利。

而从当前两者的旧改版图来看,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当前保利完成改造一条村、正在改造三个项目、与村达成合作项目十余个,手握广州市旧改项目超18个,包含琶洲村、红卫村、冼村等项目。

而富力则参与了杨箕、猎德、陈田村、田美村等旧改项目,涉及约一十六条旧村,改造面积超686万平方米。

难分胜负,大概是对这两个旧改巨头势力对比较为贴切的评价。赤沙村的十年落幕,是不是会让这两位对手变成以后旧改场上的好友很难说,但这个项目已注定是广州市旧改史上的一段“佳话”。

文章关键词:留用地房企新浪直播百位牛人在线解读股市热点,带你挖掘板块龙头收起

@@title@@@@status_text@@@@program_title@@收起

留用地 联合开发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