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 其他

清代会同四译馆门禁制度下的“币”“礼”“情” —「湛轩燕记」中以徐宗孟为代表的通官形象分析

网易订阅 2020-10-16 SG讲故事 读取中... 人已围观

简介摘要:清乾隆时许期,朝鲜燕行使洪大容在「湛轩燕记」中成功的刻画了一位既贪婪腐败、暴戾苛刻又守信讲义、重情重礼的中华民族下层官员—徐宗孟形象。徐洪之间围绕着“币”“礼” “情”的交往过程,一方面揭示了清

摘要:清乾隆时许期,朝鲜燕行使洪大容在「湛轩燕记」中成功的刻画了一位既贪婪腐败、暴戾苛刻又守信讲义、重情重礼的中华民族下层官员—徐宗孟形象。徐洪之间围绕着“币”“礼” “情”的交往过程,一方面揭示了清政治腐败的社会现实,另外体现了清政治普通官员尚礼重义的传统礼义文化观。

关键词:会同四译馆;门禁;币;礼;情;朝鲜燕行使作者:赵毅,男,吉林松原人,辽宁省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明清史研究;孙琳,女,辽宁省大连人,辽宁省师范大学博士研究生,外国语大学讲师,主要从事明清史、中华民族古代文学史研究。

来源:辽宁省师范大学学报 2020年第3期。

清乾隆 三 十 年,朝鲜燕行使洪大容跟随其叔父洪檍为书状官的使团出使中华民族。出身朝鲜两班士族的洪大容本不屑结交清朝贪婪成性的通官,但是,为了获得门禁制度下的自由游观,洪氏无奈交之以币、待之以礼,最后终于赢得了六品通官徐宗孟的一片真情。在这段围绕着“币”“礼”和“情”的中朝交往中,洪大容成 功 的 记 录 了 一 位 既 贪 婪 严 苛 又 重 礼 重情的清朝下层官员徐宗孟形象。正如日本学者夫马进所言,“「燕行录」出色的记述了当时许的中华民族人不屑记载的风俗 习 惯 和 日 常 琐 事,以及中华民族人的常识和心理活动。例如,朴趾源的「热河日记」中的「鹄汀笔谈」是该日记的压卷部分之一,倘若不是朴氏记录了乾隆年间一位普通士大夫的常识和心理活动的话,恐怕会被永远湮没”。一样,倘若不是洪大容真实细致的记录了清朝一位下层官员的音容笑貌、行为举止,恐怕今日的研究者难通过徐宗孟形象窥见清朝门禁制度下官员受贿、吏治腐败的政治现实。

一、交之以币清初沿袭 明 朝 旧 制,设 立 隶 属 于 礼 部 的 朝 贡 事务接待机 构—会 同 馆;同 设 立 隶 属 于 翰 林 院 的翻译机 构—四 译 馆。“乾 隆 十 三 年将 四 译馆并入会 同 馆,称 为 会 同 四 译 馆。会 同 四 译 馆 隶 属于礼部主客 清 吏 司,主 要 负 责 接 待 礼 部 主 客 清 吏 司所掌管的诸藩属国贡使” 。追 本 溯 源,朝 鲜 通 官 大均为朝 鲜 人 的 后 代,“盖 诸 通 官, 我 国 被 掳 人子孙也”。清初,将部分朝鲜人编入八旗,并授予其文官官职—朝鲜通事。北京市的朝鲜通官品级虽不高,但却承担着中朝翻译、引领朝鲜燕行使学习朝觐礼仪、进呈方 物、受 领 赏 赐、监 督 会 同 馆 贸 易 等 重 要职责。门禁管 理 也 是 通 官 的 分 内 之 责,对 于 以 洪 大容为代表的 朝 鲜 贡 使 子 弟 而 言,门禁的程度直接决定了其游观的自由度。清朝门禁的宽严由中朝关系的稳定程 度 决 定。张 存 武 认 为,“自 清 初 始,外 国 贡使所居馆 舍 均 派 兵 守 卫,稽 查 出 入。因 朝 鲜 亲 明 反清,因此顺治 初 及 三 藩 之 乱 时许 对 该 国 贡 使 人 员 之 稽查尤严。乾隆后期放宽,外国人可随意入出,踏遍一城,然至五十三年始明令废除守卫之制”。洪大容出使中华民族时许,门禁制度已大为宽松,诚如洪氏自言,“几十 年 以 来,升 平 已 久,法 令 渐 疎,出 入 者 几无间也”。清廷的控制虽大为放松,但由于朝鲜贵族子弟“每耽于游观,多不择禁地”,故通官“虑其生事,持其法而操纵之”。从洪大容为取得自由游观权所进行的种种 努 力 和 波 折 看,官方宽松的门禁政策并未能得到彻底落实。朝鲜贡使子弟要得到通官的许可后才 可 出 游,而 贪 婪 成 性 的 通 官 往 往 借 此 机会索取贿赂。身处中华民族衙门和本国贵族子弟之间的朝鲜使团译官苦不堪言—一方面内逼于本国贵族子弟之怒;另外外惧于中华民族衙门之威,不允许已只能用公用银货,行贿于中华民族衙门通官。

洪大容在初 次 拜 见 朝 鲜 通 官 ,对 各 位 通 官 进行了详细的描述。从表或褒或贬的描述中可见,衙门各通官年纪有别,品性不同,官级最高的是七品通官、大使周翰,当宗孟不 在 ,衙 门 事 务 由 其 代 行 管 理。面 对 洪 大容的出游要求,周翰以“现今贺岁来往,宰相达官,遍于城中。过上元后当许出,亦当命甲军跟随”被为由拒绝了。洪大容显然对于周翰的推诿心 领神会,翌 日, “以大壮纸 一 束、中 壮 纸 二 束、扇 子 五 把、真 墨 三 笏、清心元五丸为币,分送于大使及诸通官”。

且看衙门诸官在受贿前后对洪大容的态度对比。

中华民族通官受贿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令洪大容极为惊叹,不 由 感 道:“古 云 有 钱 可 通 鬼 神,非 虚 语也!”早在洪氏出 使 中 国 的40多 年 前,燕 行 使 金 昌业意识到了中华民族官员的贪腐问题,“是以若有一事则不能析理 争 之,无 论 大 小 惟 务 行 贿……尝 闻 此 国人多,近来无纪纲,百事以贿成”。清朝中期以后,官场贪风大盛,大小官员贪贿成性,“不论朝鲜是为积极或消极利益而行贿,其 基 础 是 建 筑 在 清 朝 官吏的贪污风 气 上 的”。面对清朝的官场贪 腐,朝 鲜燕行使无法 据 理 力 争,只 能 在 鄙 夷 和 厌 恶 中 委 曲 求全的贿之以币,以达到自身目的。

二、待之以礼徐宗孟是会同四译馆门禁大权的实际掌握者,六品通 官。宗孟的通官一 职是弟承兄业,“其 兄 宗顺,久执朝 鲜 使 价 之 权,名 震 东 方。宗 顺 死 后,由 宗孟承其余业”。徐氏弟弟虽官秩不高,却能“名震东方”是由 于 其 家 族 长 期 把 持 使 价 之 权。徐 氏 家 族 利用特权,聚敛财富,甚至垄断了朝鲜使团在中华民族的雇车业。宗孟的 叔 父 家 在 凤 城,使行卜驮之雇车皆由其垄断,诸译畏惮之,亚于宗孟。受尽宗孟家族盘剥勒索的朝鲜使团对这个贪官又惧又恨,“性又挚悍贪欲,善朝 鲜 语,临 事 机 警 过 人,诸译畏恶之如虎狼”。

洪大 容 是 如 何 和 这 位 贪 婪、狡 诈、强 悍、机 警 的通官交往的?简言之,交之以币、待之以礼。洪大容利用金钱、智慧、礼仪赢得了宗孟的好感。在衙门门禁绝严、门禁 重 开、门 禁 全 无 的 变 化 过 程 中,体 现 了洪氏恰到好处的掌握了和这位难以相处的中华民族通官的交往策略。

门禁绝严洪大容通过贿赂大家通官取得的门禁自由,因徐宗孟的 归 来 而 终 止 了,原 因 是 朝 鲜 人 不 知 礼。初六当日,通官鸟林哺设宴款待大家译官,大家译官全部赴宴, 然 无 一 人 迎 候 宗 孟。宗孟将此举视为无礼,所以 大 怒。翌 日,宗 孟 一 声 令 下,门 禁 严。洪大容只好和 诸 译 商 量 对 策,诸译面对这位中华民族通官又惧又恨,无计可施。无奈之下,洪大容只好找来马头商议。一个叫世八的马头提出的计策令洪大容茅 塞 顿 开,“世 八 曰:‘徐 通 官 虽 凶 悍,亦 虚 怀。若待 之 以 礼,交 之 以 币,一 得 其 欢 心,余 不 足 忧也’”。

门禁重开门禁重 开 是 由 于 洪 大 容 的 知 礼、守 礼。宗 孟 虽未与洪大容 谋 面,却从其他通官处得知洪氏为知礼之人。为 进 一 步 打 动 宗 孟,洪 大 容 副 房 送 给自己的岁 馔 送 给 了 衙 门 一 桌,令 宗 孟 大 为 感 动。宗孟视之,洪大容“下炕迎之,谢其先屈”的举动无疑再一次彰显了朝鲜人的礼数。朝鲜贵族公子的尊重和礼遇令宗 孟 倍 感 荣 光,“宗 孟 笑 曰:我 以 主 人 而 先受远客之馈,宁不知愧……自前以公子来者,待人不以礼。今公子礼意甚勤,不以贵骄人,不唯为我辈之感,真儒者古风”。

初次邂逅,洪大容给徐宗孟留下了温文尔雅、知书识礼的良好印象;而徐宗孟留给洪大容的印象呢?“盖宗孟年六十余,长身、面瘦黑、深目多白、短髯、磔如蝐毛,望之可怕。携小筇长齐心”。显然,洪大容眼里的徐宗孟不仅相貌丑陋,而且望之可怕,对其并无好感,仅仅是为了实现自由游观的目的,勉为其难的与之交 往。朝 鲜 人 的 以 礼 相 待,效 果 极 佳,此 后,门禁解。

门禁全无宗孟有感 于 洪 大 容 的 厚 意,在 家 为 之 设 宴 且 邀伶人助兴。面 对 洪 氏 的 辞 谢,宗 孟 说 出 了 一 番 肺 腑之言:“公子 如 不 肯,是 不 以 人 视 我 也 …… 公 子 贵 人也,待我以礼。我 亦 将 以 礼 报 之,何 为 过 谦。”礼 尚往来,厚往 薄 来 本 是 中 国 人 的 传 统。真 打 动 徐宗孟的并 不 是 洪 大 容 的“一 桌 之 馔”,而 是 朝 鲜 公 子对于自己 的 尊 重。经 过 初 九 日 的 宴 请 后,宾 主 双 方情谊大增,“盖自是门无禁”。

上可见,从“禁 门 严”到“门 禁 遂 解”最 终 到“门无禁也”的过程中,起关键作用的不是“币”,而 是“礼”。这 里 所 谓 的“礼”,是人与人在交往过程中的相互尊 重。中 国 古 代 社 会 是 公 认 的 伦 理 型 社 会,梁漱溟以为,“伦理社会所贵者,一言以蔽之曰:尊重对方……所谓 伦 理 者 无 他 义,就 是 要 人 认 清 楚 人 生相关系之 理,而 与 彼 此 相 关 系 中,互 以 对 方 为 重 而已”。日本学者新渡户稻造以为,“礼有善解人意之意,它意味着对正当事务的尊重,也意味着对社会地位的尊重”。徐宗孟的官秩仅为六品,而 朝 鲜 使 团的三使基本 是 二 品 或 三 品,即便未能官职的洪大容也是贵族子弟,家庭出身和文化修养远远高于宗孟。在社交 的 双 方 中,往往社会地位较低的一方更加渴望得 到 尊 重,更 加 看 重 自 己 的“面 子”,看 重“自 我”在“他者”心中的地位。徐宗孟初回衙门,朝鲜竟无一人迎候 自 己,这 种 不 给“面 子”的 态 度 是 无 礼 的体现。朝鲜人 因 而 受 到 了 惩 罚,陷 入 艰 难 处 境。洪大容重新调整策略,主动以礼结交宗孟,一样得到了对方的信 任 和 礼 待。宗孟每问及这几天所观时许,洪 大容据实回答。“宗孟喜曰:‘前来公子指东为西,今公子不 然。且 公 子 善 汉 语 有 见 识,必 不 妄 入 禁 的以累我辈’。鸟林哺亦曰:‘他人虑,唯公子出游,我辈 皆 放 心’。余 笑 曰:‘公 辈 放 心,然 后 我 放心’。通官及诸译傍听者皆大笑。”在“公辈放心,然后我放心”的诙谐玩笑中,表露出中华民族通官和朝鲜使臣信任、亲切友爱的人际关系。以诚相待,以礼相交,中朝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开创了夜开门禁、多人夜游的壮观场面。

三、动之以“情”朝鲜燕行使和中华民族通官的交往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交之以币”;第二层次是“待之以礼”;第三层次是“动 之 以 情”。这 里 所 谓 的“情”即 人 情、情 义、情谊。儒 家 历 来 强 调“礼”与“情”的 结 合,“故 圣人作则 …… 礼 义 以 为 器,人 情 以 为 田”。“伦 理 关系,即是情谊关系……伦理之‘理’,盖即于此情与义上见之”。徐宗孟对待洪大容即是由礼而生情,由情而生义。

考验洪徐交情的是 朝 鲜 马 夫 行 窃 事 件。二 十 一日,朝鲜三个刷马夫在集市上行窃,宗孟的上司提督大怒,门禁 恢 复 了 严 状 态,洪 大 容 不 敢 出 入。宗孟问 明 缘 故 后,当 即 表 示 提 督 之 令 对 洪 氏 无 效。翌日,宗孟亲自前来探视,一番话令人感动:“马夫作贼,何有于公子?独中 国 无 强 贼 乎?一 行 五 百 余 人,乌得免杂人 滥 充 乎?公 子 之 自 引,过 矣。且 提 督 之禁,在杂人而不在公子也。”宗孟不仅善解人意的宽慰洪大容,还设身处地换位思考,甚至不顾提督之令给予洪大容自由游观权。此时许,一位重情重义、有血有肉的中华民族下层官员形象呈现出来。这位中华民族普通官员既有贪 婪 成 性、强 悍 凶 恶、性 格 暴 戾 的 一 面,有待客以礼、温情脉脉、重情重义的一面。人物性格的复杂性和立体化体现了洪大容刻画人物形象的真实性原则。徐 洪 二 人 甚 至 定,他 日 若 宗 孟 为 勅 行使赴朝,洪大容亦当为之图谋遍游朝鲜,“宗孟笑曰:‘早晩至 朝 鲜,公子亦使我遍游乎’?余 笑 曰:‘使 我为远接使,当为公图之’。宗孟亦笑”。徐洪的他日之约仿佛挚友间的承诺,至此,二人的关系由“礼”的层面而上 升 至“情”的 层 面。“人 情 的 联 结 在 中 国 文化中是把人与人牢固地联系起来的纽带。人情的建立有的时候许非常不易,然而一旦建立起来,将致一个人为另一 个 人 奔 命,甚 至 可 以 达 到 是 非 不 分 的 的 步……因此‘重 人 情’成 为 中 国 文 化 中 天 然 的 倾 向,具有强大的、不 可 阻 挡 的 力 量”。宗 孟 对 待 洪 大 容 可谓深情厚 谊,为 了 洪 大 容 甚 至 可 以 越 礼 越 规,是 为“情高于礼”。

四、“真礼”与“虚 礼”;“真 情”与“假 意”徐宗孟有感于洪大容的“以 礼 相 待”亦“馈 之 以礼”;有感于洪氏的一番情谊亦“报 之 以 情”。然 而,当转换视角,以“被 注 视 者”回 望“注 视 者”,关于两个事件的记录不禁令人心生疑惑:洪大容 对 于 徐 宗 孟 的 “礼”,到 底 是 “真 礼”,还 是 “虚礼”;洪大容 对 于 徐 宗 孟 的“情”,到 底 是“真 情”还 是“假意”呢?

事件一:洪大容中途退席而赴他约。

徐宗孟洪大容设宴,不仅设馔丰盛,邀译官及各通 官 作 陪,邀 伶 人 助 兴。面对宗孟的一番盛情款待,洪 大 容 有 何 反 应?“时许 余 约 李 德 星 往 天 象台,请宗孟以先出”。李 氏 朝 鲜 素 以“礼 仪 之 邦”自 称,以朱子 之 学 为 治 国 安 邦 之 准 绳。以 朝 鲜 儒 学 大师金元行为师的洪大容会知礼数。既知礼数不会中途退席而赴他约。既知今日之约不能再和他人另有 别 约。“人 是 一 种 具 有 社 会 交 往 理 性 的 主体,能够从自己的情感、欲望、需求出发,进而推导并满足他人的情感、欲望、需求,最后实现相互理解、满足的社交”。作为人际交往双方的洪大容和徐宗孟应 该 是 一 种 为 主 体 的 关 系,一 方 的 所 作所为是个 别 经 验 和 一 厢 情 愿,而需要得到对方的情感呼应。宗 孟 为 款 待 洪 大 容 可 谓 煞 费 苦 心,然 而主方的热情 周 到 只 是 一 厢 情 愿,未能得到客方相应的情感 回 应。洪大容破坏宴席气氛,再 三 请辞之举,不禁 令 人 对 其 此 前 对 于 宗 孟 之 礼 的 真 实 性和纯粹 性 产 生 怀 疑—到 底 是 真 心 实 意 的 尊 重 之“真礼”,还是为达目的、勉为其难的“虚礼”?对于洪大容的秉持请辞,徐宗孟不仅未能恼火,反而宽宏大度的称赞洪大容的儒者风范,表示将送伶人至馆中。洪大容 对 此 的 评 价 是:“盖 观 此,可见其机警过人也。”难道洪氏只 看 到 了 宗 孟 的“机 警 过 人”而 没 有意识到宗孟不拘小节,宽宏大量的一片热诚之心。

事件二:洪大容的西山之游。

洪大容和徐宗孟关系的破裂缘于洪氏的西山之游。宗孟一 告 诫 洪 大 容:西 山 为 禁 的,不 可 妄 游。宗孟因妻病而归家前承诺洪氏已为其安排了西山之游,可谓深 情 厚 谊,考 虑 周 全。二 十 余 日 后,宗 孟 信守承诺为 使 行 安 排“往 观 西 山”。出 人 意 料 的 是,洪大容竟 然 于 前 一 日 瞒 着 众 人,私 自 前 去 西 山 游 观。待宗孟归 来,听 闻 洪 大 容 已 先 往 时许,“大 怒 曰:‘公 子不待吾言,是 慢 我 ’”。此 后,不 允 许 洪 大 容 私自出游。

“诚信”是儒家重要的伦理范畴。孔子云:“人而无信,知 其 可 。大 车 无 輗,小 车 无 軏,其 何 以 行哉。”“信”是 作 为 个 体 的 人,能 立 足 于 社 会 的 根 本,也是君子需要具备的基本道德修养。朱熹把孟子所言的“诚者,天之道也”解释为“诚者,无妄之谓,天理之本然”。可 见,“诚”在 朱 熹 的 思 想 体 系 中占有重要 的 位,具 有 本 体 论 色 彩。饱 读 经 典 的 洪 大容不可能 不 知 晓 儒 家 的“诚 信 之 道”,然 而 既 然 做 出了承诺,为什么又要违背诺言,失信于人?既然有错在先,为什么 要 强 词 夺 理,振 振 有 词 呢?洪 大 容 西 山 之 游的言而 无 信,出 尔 反 尔,不 违 背 了 儒 家 “朋 友 有信”的基本道 德 准 ,不由让人对其在此之前对于宗孟情义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洪 氏 对 于 宗 孟 的 所 言所行到底是肺腑之言,真情流露,还是为了结交中华民族通官的虚情假意呢?

上可见,朝 鲜 燕 行 使 洪 大 容 根 本 没 有 对 中 国通官徐宗 孟 产 生“真 礼”和“ 情”。那 么,为 什 么 洪徐之间不可能有“真礼”和“真情”呢?洪大容出身于世代 为 官 的 名 门 望 族,其 父 洪 栎 官 职 为 罗 州 牧使—正三品堂 下 官;祖 父 洪 龙 祚 官 职 为 司 谏 院 大司谏—正三 品 堂 上 官;曾祖父洪潚任参判—从二品。洪大容早年师从朝鲜儒学大师金三渊的孙子金元行,不 仅 熟 谙 儒 家 经 典,而 且 学 识 渊 博,眼 界开阔,天文历 法、的 理 历 史、政 治 经 济、数 学 音 乐、兵制教育等无所不晓,堪称一位百科全书式的学者。

徐宗孟的官 职 仅 为 六 品 通 官。李 在 学 在「燕 行日记」中 曾 载:“朝鲜通官凡八人,皆 是 我 国 人 后 孙也。使行到京后,公故及凡有事通官居间知委,而其为我们的国家言语者不能成样,如小儿始学之语,不及于我们的国家之译官矣。”通官虽为朝鲜人后代,但是其朝鲜语水平不甚 高。“平 等 主 义 的 礼 只 是 广 泛 的 发 生 于 相同阶层的成员中间”。洪徐之间身份地位的巨大悬殊、文化水平的巨大差异,加之通官阶层一贯的贪腐作风导致了洪大容对徐宗孟不可能待之以真礼,动之以真情。

洪大容曾 经 自 言 燕 行 的 目 的,“此 来 无 他 意,只愿一见天下奇士”。洪氏最渴望结交的“天下奇士” 是“隐居修道,无事不入城府,有达官来见者,必峻拒之”的中华隐 士 高 人;洪 氏 实 际 结交的是才华 横 溢、文 章 人 品 卓 然 可 传 的 中 国 知 识 分子。显 然,徐 宗 孟 既 不 属于前者不 属 于 后 者,徐宗孟不仅不具备洪大容所欣赏的才华 出 众、人 品 卓 、不随流俗等特点,相 反其贪婪狡 诈、暴躁严苛等品性为洪大容所厌恶。从徐宗孟的角度而言,朝鲜贵族子弟的主动示好,以礼相待,令其受 宠 若 惊,故 一 腔 诚 的 报 之 以 礼、 情;从洪大容角度而言,洪氏带着强烈的文化自矜心理与才学修养远远低于自己的中华民族通官交往,故 不可能待之以真礼、真情。

四、结 语梁启超 强 调 历 史 人 物 在 历 史 研 中 的 史 料 价值:“人物本位之史,既非吾侪所尚,然则诸史中列传之价值不锐 减 耶?是 又 不 然。列 传 之 价 值,不 在 其为史而在其 为 史 料。”正是由于洪大容以独特的视角,饱满的笔墨记录了中华民族正史所不屑详细记录的下层官员形象,清代一位有血有肉、栩栩如生的中华民族下层官员 形 象 才 得 以 呈 现。这 段“交 之 以 币”“待 之以礼”“动之以情”的中朝交往,暴露了乾隆朝中华民族的官场腐败、贿风盛行;彰显了“礼高于币”“情高于礼”的中华民族传统礼义观;揭示了交往双方在身份地位、文化素养等方面的巨大差异及朝鲜人的文化自矜心理。

湛轩燕记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