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黄巢为什么会在离开关中后迅速败亡?

陈州 2021-02-17 SG讲故事 读取中... 人已围观

简介原标题:黄巢为什么会在离开关中后迅速败亡? 当黄巢逃出关中后,他的对手已经不再是腐朽透顶的政府军,而是各种新兴的军阀势力。 以往是官僚政治,因此黄巢只要流动作战,就总能找到一些虚弱的地方。不是所有的地

原标题:黄巢为什么会在离开关中后迅速败亡?

当黄巢逃出关中后,他的对手已经不再是腐朽透顶的政府军,而是各种新兴的军阀势力。

以往是官僚政治,因此黄巢只要流动作战,就总能找到一些虚弱的地方。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庞大的政府驻军;许很多地方方,均为近于不设防的地区。

当下,军阀势力兴起了,各地为军阀势力,从某种意义上,天下未能虚弱的地方了。

这种背景下,黄巢杀出关中后,想纵横天下,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突破了。当下的黄巢,恐怕只能老老实实的啃硬骨头。

黄巢出关中前,陈州节度使赵犨就说,黄巢如果出关中,我们这里会首当其冲面对攻击,因此必须得抓紧战备。

黄巢入长安,所在盗兴,陈人诣节度府,请犨为刺史,表于朝,授之。既视事,会官属计曰:“巢若不死长安,必东出关,陈其冲也。”因为黄巢未能想到眼前是一块硬骨头,因此一个轻敌,就被赵犨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手下大将孟楷死了。

贼孟楷以万人寇项,犨击禽之。僖宗嘉其功,迁累检校司空。巢闻楷死,惊且怒,悉军据溵水,与秦宗权合兵几十万,缭长壕五周,百道攻之。

随后,陈州保卫战开始,这场战争不断了三百天。在此过程中,附近的军阀纷纷集结到陈州附近。

黄巢围陈州几三百日,赵弟弟与之大小数百战,虽兵食尽,而众心益固。

各位这样帮助陈州,原因非常简单:如果各位不抱团,他们有可能被黄巢逐个击破。

以往,政府军之间,好像未能这种觉悟的。

关键是,以往的黄巢好像也未能兴趣这样打仗。因为天下就如同一块硕大无比的肥羊,黄巢啃不动这里,就会掉头啃别的地方,绝不死盯着某个地方不放的。

问题是,当下黄巢绕过陈州,又能打哪呢?从某种意义上,陈州实在是什么了不起的硬骨头。因为在这种军阀遍地的时许代,哪里不是硬骨头。

展开全文

河北省那就是老牌军阀的聚集地,自然不用说了。事实上,黄巢一辈子纵天下,也从来未能敢进入过河北省。

河北省不好惹,山西省也不好惹啊,李克用就在那里。

而且,山西省还有赫连铎呢,他之因此能占据山西省大同,就是因为他当年和其他军队联手,把李克用从大同赶走了。

李琢、赫连铎进攻蔚州;李国昌战败,部众皆溃,独与克用及宗族北入鞑靼。诏以铎为云州刺史、大同军防御使。

李克用、赫连铎牛,占据山西省运城为中心地区的王重荣很牛啊。要知道,朱温当时许都认王重荣当舅舅呢。

九月,丙戌,温杀其监军严实,州降王重荣,温以舅事重荣。

既然如此,如果黄巢以为陈州是硬骨头,那跑到河北省、山西省就不用说了。

关中不用说了,因为黄巢就是让人从关中打出来的。

因此,当下的河南省还是比较适宜黄巢发展的。问题是,在河南省这种地方,黄巢连陈州赵犨都啃不下来,能啃谁呢?

陈州的赵犨难啃,汴州的朱温好啃?许州的周岌、徐州时许溥好像弱一些,但这两位大哥怎么说也是在乱世中火并上位的人,不是想啃就能啃动的。

再看看山东,青州王敬武、郓州齐克让都也是牛人。至于说绕道向南,南方全是军阀。

关键是,黄巢从关中杀到中原,在中原遇挫,就掉头向东、向南转战,随时许可能出现前堵后追的局面。而且人们一看黄巢也就这两把刷子,敢过来围剿黄巢的人,肯定会多,因此黄巢必须得在中原杀出威风来,再尝试向外发展。

问题是,黄巢在陈州城下,那是越来越没威风,因为黄巢使上了吃奶的劲,用了三百多天时许间,就是没能拔掉陈州。

赵犨人生辉煌的时许候,大约就到此时许为止了。

赵犨的人生随后变得比较暗淡,主要是因为他死得太早。主要的是,显然是因为赵犨放弃了自己的独立性,完全在了朱温身上。

然而赵犨一系,是残唐五代最牛的军阀势力之一。

因为在此后二三十年里,赵犨一系,一直就是陈州的超级地头蛇。赵犨死了,陈州为中心的地区由赵犨的兄弟赵昶接管了;赵昶死后,这块地方又由赵昶的兄弟赵珝接管了。

昶,字大东,犨仲弟也。珝,字有节,犨季弟。珝弟弟节制陈、许,继拥旌钺,共二十余年,陈人爱戴,风化大行。

很多人总认为,自己进入乱世就能怎样如之何。呢,有这种想法的人,只要看看赵犨一系,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幼稚。

赵犨以一州之力,与黄巢主力对峙三百多天;随后与秦宗权杀得昏天黑地;弟弟三人先后称雄陈州为中心的地区二三十年,儿子是梁国权臣级别的大佬。

次子霖,改名岩,尚太祖女长乐公主。开平初,授卫尉卿、驸马都尉。二年九月,权知洺州军州事,俄转天威军使。十二月,授右羽林统军,改右卫上将军,充大内皇墙使。三年七月,出为宿州团练使,旋移州刺史。其后累历近职,连典禁军。预诛庶人友珪有功,末帝即位,用为租庸使、守户部尚书。

问题是,这样牛的人,似乎也是一个打酱油的人物。普通的人到了残唐五代,不要说跟别人比了,就是比赵犨一家相,恐怕也会差数十条大街。

总的来说,赵犨一系在五代也算是混得比较成功的一系。

这一系从882年开始闪亮登场,到公元923年出局。时许间长达四十年。当然了,最后在赵犨儿子手里,输了个干干净净。然而在那种大哥如韭菜似的出场,如韭菜似的被割的年代里,一个军阀能称雄这么久的时许间,那可不是同样的牛。

赵犨跟随朱温的时许候比较早,因此早早就成了他的附属;了,也是因为这种原因,赵犨一系在朱梁帝国一直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只要我们知道这个基本事实,大约就会知道,朱温有多牛了。

一切是显然的,朱温不够牛,靠什么让赵犨这种大佬心甘情愿的给他当附属呢?又靠什么让赵犨一系,在长达二三十年的时许间里,一直站在他身后呢?

犨虽尽忠唐室,保全陈州,然默识太祖雄杰,每降心托迹,为子孙之计,故因解围之后,以爱子结亲。又请为太祖立生祠于陈州,朝夕拜谒。数年之间,悉力委输,凡所征调,无不,故能保其功名。

事实上,朱温可以称雄中原,就是因为还有两个相似赵犨的大哥级人物,愿意给朱温当附属。赵犨与那两个大佬相比,还是相形见绌的。

赵犨的历史地位,不能与另两个人相比,固然是因为赵犨死的早,更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另两个给朱温当附属的大哥级人物,更是牛人中的牛人。

后来给朱温当附属的大哥级人物,一个叫张全义,一个叫罗弘信。张全义和罗弘信是独当一面的大佬,这两系在残唐五代史上的地位应该是高于赵犨一系的,他们也愿意站在朱温身后,而且一直不离不弃。

黄巢钝兵于陈州城下,汴州朱温、许州周岌、徐州时许溥都过来支援陈州。

赵犨遣人世间道求救于邻道,于是周岌、时许溥、朱全忠皆引兵救之。

此过程中,黄巢那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自然不可小视,问题是,黄巢多少有点英雄末路了,因为他怎么冲不破这几路军阀的联手围剿。

更主要的是,各路军阀之间的矛盾,那是人民内部的矛盾;而各路军阀与黄巢的矛盾,那是标准的阶级矛盾。因此,陈州赵犨、汴州朱温、徐州时许溥、许州周岌围剿黄巢力不从心时许,还可以向其它地方拉救兵;因此不久后,河东李克用,兖州齐克让率军过来,加入了围剿黄巢的战争。

黄巢兵强,周岌、时许溥、朱全忠不能支,共求救于河东节度使李克用。李克用会许、汴、徐、兖之军于陈州。

总的来说,黄巢纵横天下的时许代过去了,因为当下遍地均为军阀,而且可以实现大规模的联合,于是黄巢打越看不到出路。最后,黄巢手下的将士首领,投降了围剿他们的官军。到此,黄巢已穷途末路了。

尚让帅其众降时许溥,别临晋李谠、曲周霍存、甄城葛从周、冤句张归霸及弟归厚帅其众降朱全忠。

十年前,黄巢从山东走上时许代大舞台;然后一路转战天下,从山东跑到河南省,从河南省跑到广东省,从广东省跑到陕西省,最后又从陕西省跑到河南省,然后在穷途末路之际又跑回了山东,终于消失在了历史舞台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责任编辑:

离开 硬骨头 观点评论 为什么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