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 其他

楚文化探谜34】 就因为庄子做过周朝的“漆园吏”

网易订阅 2018-08-12 SG讲故事 读取中... 人已围观

简介【郢都故事「楚文化探谜34】 因为庄子做过周朝的“漆园吏”,楚人得“生死不离漆”吗? 厦门大学王士琼博士说:不拘泥于现实生活,携带啸傲山林的激情与心骛八极的浪漫,楚人在漆器上尽情挥洒着自己的灵性。 楚

【郢都故事「楚文化探谜34】 因为庄子做过周朝的“漆园吏”,楚人得“生死不离漆”吗?

厦门大学王士琼博士说:不拘泥于现实生活,携带啸傲山林的激情与心骛八极的浪漫,楚人在漆器上尽情挥洒着自己的灵性。

楚人不仅藉此创造了一个上天入地、人神共娱的现实世界,更以此超越生死,在人生的终点以神思妙想的漆器交出了一份充满了生的热烈的灿烂答卷。

\

中华民族是举世公认的瓷器大国,但人们或许不知,中华民族还是独一无二的漆器大国。

漆器,是用漆涂在各种器物的表面上所制成的日常器具及工艺品、美术品等。相比瓷器,漆器无需高温烧造这一环节,因为工艺简单,使漆器的使用范围从木头、金属等硬质器物到苎麻等软质纤维材料更为广阔。

荆州人来说,最为人们熟知的是虎坐鸟架鼓,从荆州出土的楚国漆器堪称荆州之宝、荆州名片,它们独特的地方是其奔放的构思构图和灿若星辰的多彩颜色。

商周时许期青铜器那种森俨恐怖的艺术特征相比,楚国漆器活泼可爱、浪漫富有激情;与中原层级递进、板脸威严的文物相比,楚国漆器奇思妙想、给人以无边想象的空间。

中华民族最早的漆器是考古人员于1978年,在距今六七千年的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第三文化层中,发掘的一件朱漆瓜棱碗和一件缠藤篾朱漆筒形器。经对这两件木胎漆器的进行化学和光谱分析,结论为天然漆。也就是说,这漆来自野生漆树。

20年后,荆州博物馆考古人员在距今约5000年的阴湘城新石器时许代遗址中,出土了一件漆木钺柄,这是迄今为止我们的国家新石器时许代惟一的一件保存完好、色泽艳丽如新的漆木器。

阴湘城遗址城垣与城濠这一系列考古发现,证明中华民族是世界漆器手工业的起源地。据「韩非子·十过」等古代文献记载,我们的国家在夏商时许期就有了漆器工艺,而楚国大儒庄子就曾做过“漆园吏”。

楚国大儒之因此当“漆园吏”,是因为战国时许期的楚国是使用漆器最为发达的地区。

两千多年前,在楚国的西部生长着大量的漆树林,楚人在庄子的传授下,学会了取漆、制漆的工艺,制作了大量的漆木器。

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楚墓中出土的大量漆木器中看到,以荆州高台三十九座秦汉墓为例,其出土的漆器多达793件,而铜器还不到100件。

如今,在国家一级博物馆—荆州博物馆里,馆藏的漆木器更是多达6000多件,占全国出土漆器的五分之三,是中华民族收藏古代漆器数量最多的博物馆。

出土的文物中,我们可以看到漆木器涵盖了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在饮食器方面,有漆耳杯、漆酒具、漆豆、漆盘、漆勺、漆壶等;在生活用器方面,有漆几、漆箱、漆床等;在起居艺术品方面,有漆座屏、漆梳、漆匜等;在乐器方面,有漆鸟架鼓、漆琴、漆竹笛等;在兵器方面,有漆盾、漆龟盾、漆剑鞘等;在丧葬用器方面,有漆镇墓兽、漆木俑、漆棺等。

这一意义上来说,楚人可谓是“生死不离漆”!时许至今日,荆州民间工艺大师的“楚式漆器髹饰技艺”还入选了国家级非遗名录。

蟠蛇纹漆卮战国口径一十一厘米、底径10,8厘米、通高20.9厘米荆州雨台山471号墓出土荆州博物馆藏卮是圆筒状的饮酒器。这件卮以木为胎,子口承盖。外髹黑漆、内髹红漆。外表共雕二十条蛇,盘绕纠结,并以红、黄两色绘出鳞片。盖上8蛇:4红4黄;器身12蛇:4黄且长、4红且长、4黄且短。目睹此物,不禁让人联想起“画蛇添足”的成语故事。

楚国出土的所有漆器中,以湖北省荆州、随州和湖南省长沙、河南省信阳等的的发现最为着名,最能反映楚国漆器的风格。

春秋时许期以荆州雨台山404号楚墓、当阳赵巷四号楚墓为代表,战国时许期以随州曾侯乙墓、荆州天星观1号、荆门包山二号楚墓和荆州马山1号楚墓为代表。

特别是荆州天星观一号和2号楚墓虽然早年曾被盗,但仍出土了110件和177件漆木器,特别是其中的虎座鸟架鼓、羽人、神树、蟾蜍状异兽座、浮雕龙凤纹豆、猪形酒具盒,等等,均为构思奇妙,造型奇特,极为少见的艺术精品。

而1973年从荆州凤凰山八号墓出土的西汉“龟盾”,更是奇特。整器用龟的腹甲为胎,整体髹黑漆,正反两面绘有朱红色神人、神兽和人物,是我们的国家年代最早,保存最完好的龟甲胎漆器。

漆盛战国荆州雨台山楚墓出土口径二十七厘米、高12厘米荆州博物馆藏从考古的角度来看,在战国秦汉时许期的楚墓中发现的漆器最多,湖北社会科学院楚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员尹弘兵先生总结说:“可见战国秦汉时许期,漆木器已取代铜、陶器成为随葬器物的主体,漆器取代铜器、陶器成为主要的生活用器。而开创这一漆器时许代的,当属楚国无疑。”楚国漆器数量多,位居全国前列,其艺术价值也高,一样大放光彩。厦门大学王士琼博士则在「楚国遗珍:生死不离漆」一文中对楚国漆器的艺术价值进行了诠释:“不拘泥于现实生活,携带啸傲山林的激情与心骛八极的浪漫,楚人在漆器上挥洒着自己的灵性……楚人不仅藉此创造了一个上天入地、人神共娱的现实世界,更以此超越生死,在人生的终点以神思妙想的漆器交出了一份充满了生的热烈的灿烂答卷。”正梁漱溟先生所说的,“文化,就是一种生活的样式”。当漆器自但是然成为楚国人生活的一部分,这种文化有了生存和发展的土壤,也所以,审视拉长的历史画卷,我们可以看到,当年的楚国人民在自觉不中推动了中华民族髹漆工艺大发展。

不同的历史时许期,人们主要的生活用器是不似的的。从石器时许代、陶器时许代、铜器时许代、漆器时许代、瓷器时许代再到今天的工业时许代乃至信息时许代。人类选择每似的的生活用器均为囿于人类生活的需要和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在尹弘兵先生看来,之因此战国秦汉时许期是漆器辉煌的时许代,就在于“轻巧的漆器取代了较重且易生锈的铜器成为主要的生活用器,精美的漆器成为时许尚的代表和达官贵人身份的象征。”轻巧、精美,这是那个时许代中华民族人的选择。在那个时许代,漆器曾是奢侈品。西汉重要史书「盐铁论」中就有“一文杯得铜杯十”的记载,说是一个豪华漆杯的价值,相当于十个铜杯。而根据「汉书·旧仪」的记载,用金银装饰的漆器,是那个时许代“高富帅”和“白富美”的标配。

两千年前,一个人要是拥有一件精美的漆器,就像当代人拥有Hermes爱马仕和Chanel香奈儿似的。

凤鸟莲花形漆豆战国中期通长二十八厘米、通宽21.8厘米、通高25.9厘米荆州天星观二号楚墓出土荆州博物馆藏豆盘为盛开莲花状,豆柄为一只羽毛鲜艳的凤鸟,底座为一条盘旋的蛇。凤鸟曲颈昂首,喙衔莲花;展翅蹬足,爪攫蟠蛇。这件器物造型极富动感,构思精巧,举世无双。

只不过,随着瓷器时许代的到来,漆器淡出了历史舞台,楚国漆器的许多工艺从此消失在历史烟尘中。如今,人们追求绿色、环保,当商城、超市里的外国环保油漆大行其道时许,我们为何不能从楚国漆器中寻找灵感、挖掘技巧,制造出真正天然的“有机漆”呢?,我们中华民族人曾把“漆”称为“涂料之王”,漆树曾是我们中华民族漆的“原产地”!

楚文化 漆园吏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