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浙滇两个地方为什么都相中“吴房村模式”

新华网 2020-05-04 SG讲故事 读取中... 人已围观

简介浙江省慈溪,家家户户做生意,新型集体经济发达,当地的乡村,是长三角典型的“富村”。千里之外,云南省南涧县,大山里一个个村庄方才摘掉贫困帽子。如今,两个差异巨大的地区,因乡村振兴,与上海市结上了缘。 这

    浙江省慈溪,家家户户做生意,新型集体经济发达,当地的乡村,是长三角典型的“富村”。千里之外,云南省南涧县,大山里一个个村庄方才摘掉贫困帽子。如今,两个差异巨大的地区,因乡村振兴,与上海市结上了缘。

    这几日,南涧县三十位政府人员、农村企业家准备集体远赴上海市,参加为期一周的乡村振兴培训班;与上海市一桥之隔的慈溪,本周也有多位乡镇负责人来沪洽谈,希望由点及面,就乡村振兴开展更广泛合作。他们的目的地一致,均为奉贤青村镇吴房村。

    两个地方谋划乡村振兴,为什么要来国际大都市?上海市第一产业仅占GDP不到1%,在这里产出的新模式,又怎样适配长三角和云南大山里迥异的需求?

    吴房村“出圈”    曾经,吴房村在上海市仅仅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村。

    2018年开始,上海市国盛集团发起,联合社会资本成立市场化乡村振兴专业运营企业思尔腾公司,通过资产运营,盘活资源,将吴房村打造成风景如画、产业兴旺、新老村民融合的网红村。

    “吴房村模式”首先在上海市生根发芽。国盛在金山吕巷和平村探索“乡村振兴2.0版”,以市场化模式推动农民集中居住试点;又以产业升级为切口,为松江石湖荡镇量身定制振兴方案。

    近三年来,吴房村村民收入从户均二万至3万元,增长至近一十万元。“雨天走路一脚泥”的空心村,不仅村容村貌大变样,还来了一批批年轻人和初创公司。曾经在大城市边缘“灯下黑”的小村,焕发勃勃生机:既有一派田园牧歌景象,有多种产业支撑绿色发展。

    吴房村的故事在上海市出了名,也“出了圈”。2019年6月底,吴房村上了「新闻联播」。杭州湾对岸,慈溪市领导在电视上看到报道后,马上找到新闻链接,转给当地相关部门和乡镇负责人。

    “上海市的步子非常大,办法很活,很多乡镇估计不接受。我们这里的年轻基层干部,挺敢闯的,或许可以试一试。”慈溪市农业农村局局长史立权说。

    云南南涧县,则是国盛在上海市“百企帮百村”对口帮扶行动中的联系点。一样在2019年,当地脱贫攻坚任务提前完成,南涧县党政代表团来沪考察,了解吴房村的变化后,很快向国盛方面提出,希望“吴房村模式”引入脱贫后的南涧。

    两个地方都在寻路    桥头镇五姓村,是上海市国盛集团在慈溪着手推动的第一个乡村振兴项目。

    慈溪民营经济发达,住户收入高。“我们首次去时许夜深了,当地一线奢侈品店灯火通明。”国盛项目团队成员坦言,当时许心里犯嘀咕:这样的地方,为何急着找到上海市合作?

    当地政府却以为,农村发展依然存在痛点。以五姓村为例,2013年后村里下决心整治环境,曾经的“废塑料村”完全清退污染产业。但旧产业消失后,最美丽乡村怎样萌生“美丽经济”是道难题,村里一直在寻觅路径。

    “‘十三五’期间,政府投入上亿元资金打造最美丽乡村。但完全靠政府投入,很难形成不断产出。”当地干部表示,他们了解了吴房村今昔变化,最感兴趣的是其创新模式—通过国资引领,以设立基金形式撬动多方社会资本,用金融活水盘活沉睡的乡村资源,多重渠道惠及村民的钱袋子。“上海市的改革实践有启发,正是我们想要突破的地方。”史立权表示。

    南涧和慈溪,经济发展水平不同,但乡村振兴却有相通之处,完成脱贫后的南涧县,一样在“寻路”。

    一方面,当地两条高速公路、一座动车站正在抓紧建设,未来一小时许车程就能直达大理;另外,南涧还迫切需要一条“振兴路”,当地经济基础薄弱,财政收支仍不平衡,脱贫成果要巩固下来,产业内生动力就壮大。

    “无论吴房村、五姓村,还是南涧大山里的乡村,基础不一,但振兴乡村的意愿一样,乡村面临的发展瓶颈也类似。”上海市国盛集团董事长寿伟光表示,通太多次实地考察发现,当地农业生产分散、优质农产品缺乏品牌,大量资源沉睡……归根结底//还是缺乏资本投入和专业化运营能力,迫切需要激发农村、农业和农民的内生动力。

    去年,国盛的项目团队在南涧看到当地建起了土特产电商店,但进店的还仅仅是游客和少许本地消费者。最近,国盛在吴房村建起“南涧馆”,并计划整合南涧当地生产资源、引入第三方销售平台,以“前店后厂”的方式,形成农业产业链跨区域布局。“我们发现,吴房村的许多经验,能在南涧‘即插即用’。”团队负责人表示。

  复制推广破题    国盛旗下思尔腾公司董事长石强坦陈,首次接到外省市合作邀约时许,内心是犹豫的。

    “原本我就想踏踏实实把吴房村样板做好,在上海市一点点推动复制。”石强说,他担心接的业务多了,战线拉得太长,没法像一开始那样精耕细作。

    没想到,这一担忧却成了慈溪方面看重的“特质”。“我们见过不少投资农村的企业,从‘旅游+’到‘农业+’,最后还是落在房地产。追求短期回报,往往留下烂摊子。”慈溪政府部门负责人以为,乡村振兴投入大、产出慢,不秉持为老百姓服务的初心,未能“慢工出细活”的耐心,难成事。

    “样板打造易,不断发展难,复制推广难”,这也是长期盘桓在国盛项目团队负责人心中的一道难题。

    在吴房村的探索实践中,国盛项目团队意识到乡村振兴不管采取哪种模式,出发点和落脚点都在于人。村里原本一些生活困难的留守老年人,如今将多余的房子租给创业公司,自己又在这些公司里打了几份零工。于是,他们既是房东,又有了工作,收入大幅增长,受人尊敬。

    思尔腾公司设计了多种村民增收方式:房屋出租获取租金、集中居住获得土地流转收益、入股资产经营平台获得分红……而选择权在村民。“老百姓热衷哪种选哪种,各位才乐意一起干。这点特别打动我们。”史立权说。

    同时许,乡村振兴又需要为农村引入新生力量。国盛开设人才培训课程,帮助当地招募和实训项目团队,优先招聘返乡青年,建立新老村民间的代际情感。在慈溪和南涧,国盛都组建了以“90后”为主的本地化专业团队,挨家挨户了解需求意愿,田间的头上发现乡村特点……随着实践步步深入,“吴房村模式”复制推广越来越顺畅,难题也有了答案。

    “我们将补充推广上海市在乡村振兴中探索的‘塑形’‘铸魂’经验,吸引更多人才参与,释放更多创新活力。”寿伟光表示。

为什么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