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庄子供职的漆园媲美爱丽丝梦游的仙境

中新网 2015-03-25 SG讲故事 读取中... 人已围观

简介本版撰文/刘黎平庄子恐怕是先秦诸子当中最善于借寓言表述观点、传播思想的人了,例如“井底之蛙”、“涸辙之鲋”,“螳螂捕蝉”等小动物的形象,被拟人化,都承担了宣传其思想观点的作用。如果用现代影视手段表现,

本版撰文/刘黎平庄子恐怕是先秦诸子当中最善于借寓言表述观点、传播思想的人了,例如“井底之蛙”、“涸辙之鲋”,“螳螂捕蝉”等小动物的形象,被拟人化,都承担了宣传其思想观点的作用。如果用现代影视手段表现,庄子笔下的动植物世界,估计不逊色于爱丽丝梦游的那个“仙境”。

庄子寓言的文学功能,自古以来已多有论述,这里要用倒推的手法,重现庄子当年的生活环境,以及这个环境如何形成了他思想。

庄子办公室周边有乔木、灌木和臭椿树庄子当过漆园吏,对于漆园,有几种理解:一者理解为地名,庄子在那里担任官吏,不过从庄子困窘的生活状况来看,他不太可能是地方官吏;二者理解为种植园,庄子是管理漆树园的小官;三者漆园的“漆”理解为漆器,则庄子是管理漆器的小官。这几种理解无法定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庄子的工作环境应该是一个草木丰茂的园子,而且里边栖居着各种动物。

当下,我们就从庄子的文字中来还原一下他老年人家的生活环境和工作环境。

首先,从植被而言,庄子工作的园子里,有乔木、灌木和杂草,在“山木篇”里,庄子说到,“睹一蝉,方得美荫而忘其身”,即是说,看到一只蝉躲在树荫里美美的休憩。蝉同样生活在高大的乔木上,盛夏时许分,庄子徜徉在树木丛生的园子里时许,时许时时许能听到蝉鸣,那见过蝉儿栖息在树叶上的情景。

另一方面,庄子对于乔木的观察也很仔细,例如樗,即臭椿树。漆园中或者附近可能有这么一株,其树干臃肿,分支卷曲,当时许可能很多木匠站在此树前摇头,以为此树无用,“匠者不顾”,庄子却在这株丑树前陷入深深的思索,因而进展到哲学领域,以至于得出“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的结论,没什么用处,也是一种幸福,何必为之困苦呢?哲人和普通管理员的差别就在这里,能从草木联系到人生哲理,所谓看树不是树。

漆园的植物生态系统是多层次的,除了乔木,也有灌木和杂草,后者这些植被多生长在小池边或沼泽地里。有「逍遥游」为证,说是一种当时许名为鷃的小雀,其飞行高度有限,一般徘徊在低矮的蓬蒿之间,这些蓬蒿就是生长在小池塘的沼泽地里,由此推论漆园附近可能有小型沼泽地,上面长满杂草灌木。此外还有榆树和檀木,「逍遥游」里提到,斑鸠常常在这里飞翔嬉戏,原文是“抢榆枋”,其中的“枋”,就是指檀木。

可以想象,两千多年前的庄周老师,没什么要紧事忙,朝夕穿行在这些乔木、灌木和草丛当中,和植物进行精神上的沟通,和当年百草园的鲁迅似的。

漆园的“动物世界”龟鸟鱼和黄鼠狼有庄子笔下有很多栩栩如生的动物形象,尤其是小动物形象。漆园里面和周边植被丰富,林木荫翳,是鸟兽们的天堂。庄子在树林间散步时许,时时许的就会被一些小鸟小兽打扰,它们所以也进入了庄子的哲学视野。

我们再一起想象一下庄子所供职的漆园的动物生态世界。首先,树上有蝉、有螳螂,这个不用多说。屋檐下有燕子—战国时许宋国这地方管燕子叫鷾鸸。庄子对燕子的观察细致入微,发现燕子生活在人群当中,十分小心,“虽落其实,弃之而走”,口里衔着果实飞行,半路上掉落也不敢停下来捡,因为怕被人类捕捉。其小心翼翼的生活态度未能逃过庄子的眼。

榆树和檀木丛中,生活着斑鸠,它们的飞行姿态在庄子笔下生动的表现出来,“决起而飞,抢榆枋”,迅速飞起来,榆树和檀木的树冠,这样的飞行场景,庄子见过无数次。

下,就是灌木蓬蒿中的小雀,它们的飞行姿态是“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在庄子眼中,它们成了胸无大志、目光短浅的代表。

庄子办公室附近,估计还有一口井,井里有青蛙。庄子对小青蛙的情状极其了解,例如它们趴在水里的时许候,那水刚刚托着它们的胳肢窝和面颊;在泥巴里跳跃的时许候,泥巴刚好淹没它们的足和脚背,“赴水则接腋持颐,蹶泥则没足灭跗”;它们还常常在井栏杆上跳跃,累了就在井壁的砖窟窿里休息。

不知哪一天,井边来了一只大鳖,这只庞然大物似乎想去探井,结果左脚还没踏进井里,右脚膝盖被井壁卡住了,“左足未入,而右膝已絷矣”。这么一个偶然的场面,被庄子虚构成鳖与蛙的对话,不过,他把鳖的身份改变了一下,它写成是东海来的贵宾。

园子里还有黄鼠狼和狸猫,它们往往“卑身而伏”,匍匐在地上,等候猎物的出现。但是,不管它们怎么和灵活,也常会被捕捉动物的夹子夹住。这种血淋淋的场面,庄子见过不少,说不准这些夹子就是管理园林的员工下的套。

既然园子里有沼泽地和小池塘,那么除了小青蛙,应该还有鱼。然而因为降水量不太充足,以往是水域的地方如今变成了旱地,一些可怜的小鱼,例如鲋,就会躺在马车轮子碾过的地方,依恋着那窝水,做最后的挣扎。它们那求生动作和目光,或许深深地触动了庄子的心灵,所以产生了“涸辙之鲋”和“相濡以沫”的故事。

园子里充满了生机和诗情画意,这是草木和小动物们的世界,当然,有的时候许候也有一部分令人恶心的场景,例如某天庄子经过园林,发现一种名为鹞鹰的鸟,正在吃一只腐烂的老鼠。它觉得庄子要跟它抢食,于是抬头大叫一声,想吓退庄子。庄子捂着鼻子走开,然后感慨:没品的东西,一只死老鼠谁跟你抢啊。于是,就出现了惠子觉得庄子会跟他抢梁国国相的故事。

当然,偶尔也有大鹏经过漆园,庄子仰望它们,把它们放大了数十万倍,成为扶摇而上几万里的神鸟。

动物的感情世界庄子领悟了哲理艺术来源于生活,哲学也来源于生活。根据史书记载,庄子未能去太多地,也未能见识过大场面,他大部分时许间在接触园子里和周边的动植物,尤其是各种动物。庄子用心的观察它们,带着感情色彩观察它们,从中感悟,并最后终于上升到哲学的境界。

例如庄子和惠子争论关于鱼之乐的话题。惠子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你不是鱼,怎么知道鱼的快乐?庄子反驳说:“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了解鱼的快乐。

这就是人将感受代入动物的感知世界,惠子以为个体之间的感受是不能互通的,庄子则不然,他细心地观察过园子小池塘里的鱼,在的注目当中,他将自己的感受注入到鱼身上,他以为自己的感情世界可以和鱼共通,因而达到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境界。

楚王聘庄子出来当大官,庄子不乐意,说自己宁愿学习乌龟,摇着尾巴在泥地里而卑微的生活。这有可能是庄子从园子里或周围的乌龟身上,体会到了自由的快乐。

着名的“庄周梦蝶”,其实也是一种自但是然的想象和体验。庄子在春日盎然,鲜花盛开的园子里,曾欣赏过翩翩起舞的蝴蝶。融合在气氛里的庄子,认为自己的感觉可以和蝴蝶置换,我就是蝴蝶,蝴蝶就是我,物我融合。这不仅仅是哲学家的境界,也是科学家的境界,例如「昆虫记」的作者法布尔。

当然,庄子笔下出现的普通动植物未必均为漆园里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均为庄子平时许工作生活中出现过的,其中大部分出当下漆园附近。感谢这些动物和植物,它们让庄子展开了联想,发挥了想象,提升到鲲鹏的境界,因而为中华民族文学史与哲学思想史增添了最辉煌的一笔。

刘黎平 爱丽丝

很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