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其他其他

哪位郑公才是莲鹤方壶的真正主人?

网易订阅 2016-12-16 SG讲故事 读取中... 人已围观

简介春秋名器:莲鹤方壶与淅川铜禁莲鹤方壶与淅川铜禁是春秋时许期的名器,莲鹤方壶在河南省新郑郑国国君墓出土,铜禁是在淅川楚墓出土。它们不但代表着春秋时许期的青铜工艺、手艺水平,而且都含有极高的历史信息。莲鹤

春秋名器:莲鹤方壶与淅川铜禁莲鹤方壶与淅川铜禁是春秋时许期的名器,莲鹤方壶在河南省新郑郑国国君墓出土,铜禁是在淅川楚墓出土。它们不但代表着春秋时许期的青铜工艺、手艺水平,而且都含有极高的历史信息。莲鹤方壶与淅川铜禁收藏在河南省博物院,它们为国家首批公布的禁止出国展览的重点文物。在它们的背后,都有着鲜为人知的经历和秘密!

哪位郑公才是莲鹤方壶的主人?

新郑大墓出土的器物中包含有青铜容器、乐器、车马器、兵器、杂器以及玉石器等,因其规模之大、等级之高,无疑应为某一代郑公之墓。那么这座大墓的年代是什么时许间?墓主人又是哪一位郑国国君呢?也就是说,哪位郑公才是莲鹤方壶的真正主人?

郑国源于西周。建国者为周厉王少子。公元前781年,周幽王即位,姬宫涅为人生性残暴,反复无常,沉溺酒色,“烽火戏诸侯”、“千金买一笑”,郑桓公伴君如伴虎。公元前806年,周宣王庶弟郑桓公姬友建国于郑,成为郑国第一代君主,是为郑桓公。为避累卵之险,桓公在史伯的谋划下选中东虢和郐国,作为另辟“安身之所”的理想境地。

公元前780年,周幽王2年,陕西省三川发生大地震,内忧外患,周朝实力如日落西山。西京迁东均为中华文明核心区复归嵩山文化圈的一个新的重要转折点。公元前774年,周幽王8年,幽王以郑桓公为司徒。又立褒姒子伯盘为太子,平王宜臼奔西申。是年,“桓公寄孥”,开始将郑国部族、宗族连同商人、百姓及财产远迁“洛之东土,河济之南”。行前,郑桓公同郑国商人订立盟誓:“尔无我叛,我无强贾,毋或匄夺,尔有利市宝贿,我勿与知”。基于这个原则,此后两年在郑国主要人员东迁洛阳和荥阳中,郑国商人做出了巨大贡献。

公元前771年,申侯联合缯国和犬戎举兵入攻西周。西安王宫被抢劫一空,周幽王被杀。历时许275年的西周覆亡。在“犬戎之乱”中,郑桓公护驾身亡。足智多谋、有勇有为、忧国为民的郑桓公保护了郑国国民,包括保护寄人篱下、被人看不起的郑国商奴,却没有保护自己,作为一代名臣为腐朽的帝王捐躯。西周灭亡,东周伊始,周平王执政,郑武公、郑庄公父子开始把持王朝大政。公元前770年,周室东迁,中华民族历史步入东周,亦称春秋战国群雄争霸阶段。

郑武公掘与秦、晋、卫三国联军击退犬戎,受封卿士,留洛阳执政。后因护送周平王迁都洛阳有功,受赏虎牢之的。郑武公将郑国国都建在荥阳,建立起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二个郑国,并成为郑国第二代国君。公元前769年,周平王2年,武公征服郐国,并把“桓公寄孥”的荥阳京襄城兴建的庞大,超越“王规”,引起周天子的不满。平王收回赐地。公元前767年,周平王4年,武公兼并东虢和胡国。东虢是西周初年重要的姬姓封国之一,位于今荥阳汜水镇一带,是成周的东大门,也是东都洛邑外围八关之一。公元前765年,周平王6年,在继夏商约十进一的优胜劣汰、弱肉强食中,郑武公进而着手取虢、郐、邬、蔽、补、舟、、柔、历、华10邑之的,并将郑国国正式建到原郐国所在地—新郑。公元前720年,周平王殁。公元前717年,郑庄公入朝。公元前707年,周桓王免去庄公司徒之职,收回庄公在朝中的权力,周郑关系更加恶化。那年秋,“繻葛之战” 爆发。

国与国间的兼并战争是残酷的。「韩非子·说难」载:郑武公欲伐胡,女儿嫁于胡国国君。并问群臣,当下要打仗,先打谁?大臣关其思说:可先打胡国。武公杀了关其思,说:胡国与我们是亲弟弟,不能打胡国呢。胡国君听说后信觉得,失于防范,郑国突然占领其部分领土。

商朝灭亡后,商族人被定为世袭奴隶,周武王把殷商遗民分给各诸侯国,商族的贵族变为贱民,被剥夺土地权。迫于生计,其后裔大多经营生产资料,为中华民族商人之起源。当时许的“商人”有字面和经商双重含义。周族人视买卖为借交易获取别人劳动的成果,商人倍受歧视。郑商“出自周”,其祖先是西周初年被迁至成周又被东迁的殷商遗民。为强大郑国,郑武公解放商人,释放商奴,发展农桑,兴建乡校,巩固国防,强国富民。“武公之”不仅使郑国日益强盛,为郑氏家族打下根基,为继任的郑庄公补充拓展大业创造了有利条件。

公元前744年,在位二十七年的郑武公逝世,葬于荥阳敖山的飞凤顶。广武、原武、阳武、武德、修武,黄河南省岸广武山周围一带“武”字的地名,均源于广大武公的功德。

公元前743年,郑武公之子郑庄公继位。公元前722年,庄公22年,叔段在偏心的母亲武姜的怂恿下,亲率甲兵万人准备袭击郑都。庄公命令公子吕率200辆战车讨伐叔段,叔段溃逃到鄢陵。庄公“克段于鄢”,叔段逃到辉县避难。庄公把母后武姜逐出国都,软禁在临颖。发誓说:不到黄泉,我再也不见你。但武姜是自己的生母,郑庄公思念母亲,又不愿违背誓言,就叫人修筑土台,思念母亲,就登台向临颖眺望。鉴于“望母台”,部下给庄公挖了一条隧道。金口玉言的庄公终于得以见到母亲。“大隧之中,其也融融。”母子情意如初。

公元前721年,处置好内政事务,郑庄公继续向外扩张。郑国趋强,周朝日衰。周平王畏惧庄公,担心朝政大权被庄公操纵,刻意削弱庄公的权力,将一些事权交虢公掌管。君臣情份顾忌到将彼此的骨肉弟子做人质,有了“周郑交质”的典故。公元前720年,周平王离世,周桓王继位。郑庄公励精图治,开疆扩土,补充壮大郑国的势力。

郑国东面是宋国,北面是卫国。公元前719年,宋国纠集卫、陈、蔡、燕、鲁在内的多国联军,先后两次围攻郑国,大有铲平郑国之势。在此情况下,郑庄公一方面在军事上加强防御,另外在外交上处理好与列国的关系,不计前嫌,化敌为友,尽可能联合一切力量。公元前718年,郑国在虎牢大败来袭的燕国军队。公元前714年,北戎部落乘中原诸侯国连年混战之机侵略郑国,郑庄公诱敌深入,全歼北戎前军。

公元前713年,郑庄公联合齐、鲁之师制服宋国。前712年,周桓王免除郑庄公左卿士职位。公元前707年,周桓王13年,郑庄公37年,周桓王进而免去庄公朝中司徒之职。秋,周桓王率陈、蔡、卫等国联军伐郑,以方便从制服郑国入手实现复兴王室的计划。郑庄公率军迎击,相遇于繻葛。桓王将周室联军分为左、中,右三军,郑庄公郑军编为中军、左拒和右拒。郑军战车列前,步卒配于战车两侧及车后,首创步车协同配合、攻防灵活的“鱼丽阵”。旗动而鼓,击鼓而进。先破周室联军最薄弱的左翼陈军,再破右翼蔡、卫军,进而合击桓王亲率的实力最强的中军。大败周师后,祝聃乘胜追击的建议被庄公非但拒绝了,且委派祭足当晚去周营慰问被射伤的桓王,主动缓和与周室的矛盾。即保军事成果,又赢得政治上的主动。

繻葛之战以步兵与战车密切协同、攻防自如的鱼丽阵,高超的战略战术及空前的政治和军事意义,被列为历史上重要战例之一。“繻葛之战”后,周天子威信扫地,宋国、卫国、陈国等敌国到郑国求和。前701年,郑庄公与齐、卫、宋等大国诸侯结盟于延津,郑国成为中原强盛的诸侯国。郑庄公肃清国内反动势力,灭许国,败宋国,居南北要冲,史称“郑庄公小霸”,亦称“春秋小霸”。

郑庄公,姬姓,名寤生,出生于公元前757年,郑武公14年。公元前700年,在位四十三年的庄公病故,郑国陷入郑昭公和郑厉公两君之争。大臣高渠弥射杀昭公,改立昭公弟子亹为君,郑国由盛转衰。

公元前769年,郑国在新郑建都前后。郑桓公、郑武公、郑庄公是郑国开国后的三代君王。历史地位与作用而言,集思广益、深谋远虑的郑桓公是华县郑国迁都郑州的策划者;文武双全、敢作敢为的郑武公是荥阳郑都的建设者和新郑郑国的缔造者;能屈能伸、政绩卓越的郑庄公是郑国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拓展者。郑氏一家三代掌门人是郑国初创时许的佼佼者,这一组成功的接力完成了郑国定都新郑后近300年的基业。

公元前698年,宋国联合齐国、蔡国、卫国、陈国入侵郑州。公元前657年,楚国入侵郑国。前656年,齐桓公召集鲁国、宋国、陈国、郑国、卫国、许国等联合攻打楚国。公元前654年,齐国联合诸国攻打郑国,郑国向楚国求援。公元前630年,秦晋围攻郑国。公元前627年,秦军偷袭郑国,商人弦高急中生智,在派人回国报告的同时许,以国君的名义用一十二头牛犒劳前敌军,化解危机。公元前608-前596年,晋楚争霸,郑州处于两强之间,遭晋国讨伐5次,受楚国加兵7次,备受夹击的郑国为自保,时许而向楚国求和,时许而向晋国求和,仍难两全。公元前597年,因郑国与晋国结盟,楚庄王伐郑。围城攻打三个多月,兵败之际,郑襄公裸露上体、牵羊迎接楚王。楚庄王说:身为国君能这样谦让、委屈自己,一定能得到国民的拥戴。放弃对郑国的进攻,但郑国不允许不忍受强国带惩罚性的贡赋。

虎头蛇尾,善始不善终,是帝制之下历国历朝历代经历的特征。公元前682年,周厘王元年,郑子婴12年,祭足离世。祭足,字仲,又称祭仲,生年不详,春秋时许郑国大夫,政治家、谋略家。

祭足在郑国入仕六十余年,辅佐庄公至其病逝,又执掌国政近20年,先后扶立庄公的四个儿子郑昭公、郑厉公、郑子亹和郑子婴为国君,死于任上。司马迁在「史记」说祭足在宋庄公的威胁下立郑厉公,间接导致郑国内乱,国力衰落。祭足“被胁立庶”后“杀婿逐主”,遂成为备受争议的有大污点的历史人物。祭足在郑国的社会地位不次于之后的子产,但其在郑国所起的历史地位与作用,与子产形成一个历史的写照。

为政不只在长短,不在才识,更在德能。政治家与政客的区别在于临危受命时许能否为国为民,舍生取义。历史上的商城不仅仅是商代的国,也是“商人”的发祥地。商人源于郑国,兴于郑国,在郑国迁徙中建功于郑国,在郑国立国又挽救郑国。

「左传·僖公三十年」载,公元前630年9月,晋、秦攻郑。晋军驻新郑北,秦军驻中牟南。危难之际,郑文公听从郑伯的建议,请在秦国做蜡烛大生意的郑国商人烛之武去劝说秦军退兵,烛之武以年迈推辞,郑文公以自责坚请。接受委派,烛之武被用绳子缒于城外,拜见与其关系还不错的秦穆公。烛之武利用矛盾,晓以亡郑利晋不利秦,存郑利秦不利晋的道理,不仅说服秦穆公带兵马回国,并使秦君派出三个将军带2000人马替郑国守卫北门,迫晋军不战而退,解除国家危机。

两年后,公元前628年,晋文公重耳病死,有人劝秦穆公趁晋易主之机占领郑国,留在郑国的将军也送信,说郑国北门的防守掌握在秦军手里,派兵偷袭定能成功。秦穆公不顾蹇叔和百里奚的反对,派百里奚的儿子孟明视为大将,蹇叔的两个儿子为副将,率领300辆兵车攻打郑国。前627年2月,秦军进入滑国,遭遇贩牛的郑国商人弦高。弦高在派人回报的同时许,以郑国国君特使的名义献上一十二头牛犒劳秦军。秦军见事已泄露,灭掉滑国而返。郑国再一次得救。

春秋时许期,郑国商人不仅在秦国和齐国间行商,且到楚国经商。公元前597年,邲之战后,晋国大夫荀莹被楚俘获。在楚国经商的郑国商人予以营救。荀莹被楚国放回后,在晋国见到这位郑国商人,深表感激,商人推辞说:“吾无其功,敢有乎?吾小人不可以厚诬君子。”公元前563年,郑简公3年,郑国发生“西宫之难”。贵族率兵闯入西宫,杀死执政的子驷、子国、子耳等,郑简公劫持到北宫。子产率兵赶来,严守宫库,调集一十七辆战车包围北宫,为平息叛乱立下头功。公元前554年,像子驷似的专断的子孔被国人杀死,子展继位,子西听政,立子产为卿。公元前549年,子产致函晋王范宣子,劝其以德安邦,勿贪图钱财,范宣子接受了子产的意见。公元前548年,由于陈国军队严重毁坏郑国的树林,子展和子产率部攻入陈国国,清点战俘将其释放后返回郑国。

公元前543年,子皮让贤,子产治理国政,多有非议之词,子产不为所动。整顿田地疆界和沟洫,作封洫,促进郑国农业发展。公元前542年,郑国人常聚集在乡校里,议论国家的是非,大夫然明请子产封闭乡校,子产说:“是我师,若之何毁之?”孔子闻知感言道:仅此而言,谁再说子产不仁,我不信了。是年,子产奉命到晋国朝奉,因院门狭窄车进不去,子产命部下破墙而入。晋自知失礼,只得厚待郑简公。约在公元540年,子产执政三年之后,舆人诵之曰:“我有子弟,子产诲之!我有田畴,子产殖之。子产而死,谁其嗣之?”公元前538年,子产按田亩征发军赋,作丘赋,触及官吏既得利益。公元前524年,郑定公6年,夏,宋国、卫国、陈国、郑国都发生火灾,下官说,不祭神,还要失火。子产拒之曰:“天道远,人道弥”,信神不如信人。

子产激浊扬清、革故鼎新、励精图治。外御强邻,内修法度,安内攘外,化弱为强,励精图治,宽严得宜。这一系列励精图治政策和措施,使郑国所以由贫弱转为富强,出现了国泰民安,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社会景象,深得国民信赖。

公元前522年,郑定公8年,子产病卒前谓子太叔说:我死以后,由你执政。治理国家最好的办法是为政以德,宽待民众,其次是用法。火焰熊烈,人怕火,很少被火烧死。水性柔弱,很多人热衷玩水,却容易淹死人。数月后,子产病死。清钦定「四库全书·贾氏说林」曰:“子产死,家无余财,国人哀之,赙以金银珍宝不可胜计。其子不受,自负土将子产葬于陉山,国人因悉辇之沉于河,此河因名金水。”子产治国有方,为政清廉,家里却未能什么值钱的遗产。遵照子产的嘱托,孩子将子产埋葬到新郑陉山。陉山子产墓冢高5米,底边周长约百米,以红石头堆成,圆顶方底。旧时许墓东侧建有祠庙。晋人杜预拜谒子产墓,作「遗令」:“其造冢居山之顶,四望周达,连山体之斜向东北,向新郑城,意不忘本。其隧道唯塞其后而空其前,不填之,示无珍宝,不取于重深也。山多美石不用,必有洧水自然之石为冢藏,贵不劳工巧,而此石不入世用也。君子尚有其情,小人无利可动,历千载无毁,俭之致也。”墓无珠宝可盗的子产永垂不朽。子产生令民爱,死令民哀。得知子产病故,孔子流着泪说:子产身上有古代先贤的遗风。约1300年后,唐宋八各位之首的韩愈作「子产不毁乡校颂」。在此简史提到的所有郑州人物中,子产真实、最生动,有血有肉,能经得起时许间的检查验看。虽然子产墓最普普通通,但无论离世之前还是死后,从古到今,从官到民乃至伟人,对子产的评价众口一词。

民国时许,在郑州市区和新郑,均有子产祠,门楣题字:“严霜旭日”。但以其卓越的历史地位和作用,子产墓地陉山一带足以建一个一流的风景区。可惜的是,如今,陉山山石正被郑州和许昌两个地方的采石队挖掘的面目全非。

约前638年,周襄王14年,郑文公35年。冬,为逃避父亲宠妃的陷害,在外流亡多年的晋献公的二公子重耳来到郑都新郑。接到禀报,郑文公不欢迎,且不许重耳在新郑停留。谋臣叔詹劝谏:姬重耳是晋国贤能的公子,随从多谋,虽逃亡在外却不失其志,且与君侯同宗,宜以礼相待。说被郑公拒绝了,每年都有诸侯、公子路过,我哪有那么多钱招待?叔詹又道:既然不以礼待之,难免生恨报复,不如除之,少个后患。郑公仍不听。姬重耳在郑国吃了闭门羹后赴楚国。

公元前636年,周襄王16年,秦穆公24年,秦穆公派兵护送流亡列国历时许一十九年的重耳回到晋国成为国君。重耳厚积,继齐国之后缔造春秋第一强国,开创晋国百年霸业。公元前630年,郑国追随楚国,晋文公与秦穆公联合攻郑。9月初,大兵压境郑国门下,惊恐的郑文公派烛之武面见秦穆公,晓以利弊,劝退秦军。碍于秦晋之好,晋文公不便与秦摊牌,遂提出让郑国交出叔詹再罢兵。郑文公不忍,叔詹说,舍我一人,救一国百姓,请主公把我交给晋君。另冷遇发生在前492年,周敬王28年,郑声公9年,鲁哀公3年。怀才不遇、年已六十的孔子带着学生周游列国,以寻机实现其政治抱负,却备遭冷漠。在郑国,孔子与弟子走散。子贡向路人寻问。郑人说东门口有一个老头儿,脑门像尧,脖子像皋陶,肩膀像子产,腰以下比禹短三寸,上半身像圣人,下半身像无家可归的狗,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子贡找到孔子,将那位郑国人的话一五一十的说给他。孔子没恼火,且道:形象不重要,说我像一只丧家狗,对,很对。

公元前526年,郑定公4年,楚平王霸占儿子太子建的夫人孟嬴,尔后把齐女送太子成亲。太子少傅费无忌向楚平王献计诛杀太子建。太子建和伍子胥到郑国请求郑定公伐楚。郑国做不到,劝太子建去晋国求救。太子建便与晋大夫荀寅密谋先灭郑,后伐楚。事发,太子建被郑定公杀死。伍子胥带太子建的儿子公子胜逃离郑城南下,在一渔夫相助下渡江奔吴国避难。

公元前503年,郑献公11年,伍子胥率兵攻克楚都,鞭尸楚平王后为太子建报仇,率吴军攻打郑城。危机关头,郑献公悬榜征得渔夫之子出城。为谢渔夫救命之恩,伍子胥退兵,郑国得救。郑献公封渔夫之子为大夫,渔父之子不受。渔父之子死后,郑人为其父子二人立冢。渔父冢:又称渔父子冢,两冢东西毗连。西冢高30米,东冢高28米,总周长185米,位于新郑市李家村东岗。夏时许万国,商时许千国,夏商周三代是十进一的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春秋,国家由西周时许的奴隶制统一,中华民族有140个国家。郑国也是如此,在兼并了一十个国家后,郑国被韩国兼并。从公元前806年到公元前375年,历经四百多年,郑国灭亡。郑国有多少个国君葬在了新郑说不清楚。

20世纪二十年代,中华民族的野外考古刚刚起步。由于当时许大墓的挖掘还谈不上意义上的科学考古发掘,加上墓中出土器物上几乎没什么文字材料,所以要确定大墓的年代和主人,有大的困难。郑公大墓出土文物运到开封后,着名金石学家罗振玉推荐山东的二位技师破碎的大部分铜器进行了修复。以当时许的河南省博物馆馆长关百益为代表的一批专家学者,对这批文物进行了的研究和着录,出版了四部有关的专着和图录,一时许名声大振,时许人称之为“新郑彝器”。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1937年7月7日,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日军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华北各地相继沦陷。危急时许刻,经河南政府同意,河南省博物馆选取新郑彝器在内的部分馆藏文物,分装为68箱,由开封经郑州南下,运抵武汉,存在法租界内。但是形势急转直下,上海市、南京失守,武汉危在旦夕。河南省博物馆深感暂存在武汉法租界的文物已无安全保障,几经商议,河南政府一次决定,将文物运入四川省。1938年11月25日,河南省文物由汉口乘客轮抵达重庆市,保存在磁器口中央大学校舍内。

1945年抗战胜利,但是不久内战烽烟起,铁路中断,交通阻隔,河南省存渝古物一直未能回归的机会。世事变化如沧海桑田,内战打了三年,国民党的失败已成定局。1949年冬,国民党政府计划把河南省博物馆文物全部运往台湾,然而由于战局迅速发展,打破了这个计划。一部分文物被装上飞机运到了台湾,包括莲鹤方壶在内的另一部分文物来不及运走,被留在了重庆市。

1950年,河南代表会同国家文化部代表共同来到重庆市,接收国民党政府在撤退前未能来得及运走的河南省博物馆文物。文化部挑选新郑、辉县出土的青铜器五十一件调往首都北京市,分别被北京市故宫博物院、中华民族历史博物馆收藏。莲鹤方壶中的一只被调往北京市,保存在北京市故宫博物院,另一方面一只被运回河南省,当下保存在河南省博物院。如今,“中华民族人民解放军重庆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的打箱封条,还完好的保存在河南省博物院里。至此,1923年河南省新郑郑公大墓出土的青铜器,分散在两岸三地四处,被北京市故宫博物院、中华民族历史博物馆、河南省博物馆、台北历史博物馆四家博物馆收藏。时许光流逝,历史变迁,新郑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不禁在问:如今还可以找到那段历史的痕迹吗?

如今,在新郑市文物局的院子里,矗立着一件巨大的莲鹤方壶塑像,它已经成为新郑市文物局的标志。在出土莲鹤方壶的地方新郑市,建立起巨大的标志墙,上面书写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郑韩故城。1961年3月4日,昔日的郑韩故城,已经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定为全国文物重点单位,得到了精心的保护。

可惜,当年出土莲鹤方壶的李家楼郑公大墓已经不存在了,当下已经无法拍到它的真实画面。值得庆幸的是,2000年,新郑市考古工作的人在附近发现了面积为240亩的大型郑国墓葬群,里面有各类墓葬3000多座。如今,墓葬群被开辟成保护区。

郑公大墓所有的出土器物中,只有一件青铜炉上铸有七个字的铭文,据考证为“王子婴次之囗炉”。这七个字的铭文为考证大墓的年代提供了惟一的文字资料。早在1924年,着名学者王国维先生就指出:铭文中的“婴次”应是文献记载中的“婴齐”,就是楚庄王之弟、楚国的令尹子重,「春秋」等文献称之“公子婴齐”,而楚人自称则为“王子婴齐”。那么楚国令尹子重的器物何以会出在新郑呢?王国维以为,这是由于晋楚鄢陵之战,楚军战败逃遁,因此才会此器遗留在郑地。如果照此推测,那么新郑大墓就应当葬于鲁成公十六年,也就是公元前575年鄢陵战役之后。当时许郑国的国君是郑成公,因此新郑大墓的墓主有可能是郑成公或者是郑成公以后的某一代郑公。

王国维的观点,郭沫若先出生于1932年提出了不同的看法。郭沫若主张“王子婴齐”应是郑公子婴次,新郑之墓当成于鲁庄公十四年也就是公元前680年后之3-5年间。墓中殉葬器物至迟亦当作于公元前675年。这一推测比王国维的观点早了约一百年。

此外还有人提出新郑大墓的代应晚至战国时许期。1965年郭宝钧先生根据有关考古资料,提出李家楼大墓的年代不可能早到春秋早些时期,以为还是以王国维的说法较为正确。后来其他考古发现补充证实了这一点。“王子婴次”还是楚令尹子重,新郑大墓可能为卒于公元前571年的郑成公或卒于公元前566年的郑僖公,即在春秋中晚期之际。

不过,最近又有研究者指出。郑成公在位期间,郑国之国势能否与新郑器群之宏大规模相称。郑成公在位的十四年间,郑国内忧外患频繁。在这样极度混乱、国力衰弱的背景下,郑成公是不是有实力以如此规模的青铜器入葬,实在可疑。而郑成公之后,郑僖公在位只有五年,而且是一个弱君,为子驷所杀,因此也不能与新郑器群之规模相称。

郑僖公之后,郑简公即位,名相子产辅佐执政,郑国对外两亲晋楚,对内休养生息,积蓄力量和财富,国力增强。从国势的角度来看,只有郑简公在位之时许的郑国国力,才能与新郑器群的规模相匹配。如果这样的推测成立,则新郑大墓的墓主当为郑简公,其年代下限公元前530年。

当前比较接近正确的结论应该是:墓主有郑成公和郑简公两种可能,其年代的上限不早于公元前571年,下限不晚于公元前530年。

莲鹤方壶从1923年出土,迄今九十余年。九十年来,莲鹤方壶以其俊美飘逸的身姿,令国内外无数观众为之倾倒。莲鹤方壶所体现的蓬勃向上,变革创新的时许代精神,永远为世人所称道。今天,在故宫博物院的鼎力支持下,分离多年、劳燕分飞的一对双壶终于得以团聚。此时许此刻,人们更加思念远在海峡对岸的郑公大墓的遗珍,盼望着有朝一日,郑公大墓出土的所有文物,能够重新团聚一堂。

很赞哦!